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7章 遇上老赖

第17章 遇上老赖

  罗安口气堵在胸口。★ .★★1 W★.★这样张椅子,要两百两,百张就是两万两银子啊。他所有的私房钱只够付定金。

  他气得两只手微微抖,无意间瞟到笑眯眯没事人似的坐在旁的程墨,火更大了,冷声道:“五郎买了多少张?”

  拳头大又怎么样,你个破落户,能拿出两万两银子吗?

  程墨笑得很欠揍,道:“正在考虑。”

  他这会儿心情好得不得了,就不跟罗安计较了。

  罗安却不想这样放过他,满面煞气道:“我和张十二都买了,你还考虑什么?信不过我们吗?”

  好得很,如果程墨承认没钱,就只能当众认怂了。程墨欠屁股债,哪来的钱买这么贵的椅子?要是真拿得出银子,不用等到明天,他就能让同僚们把他的小院围了,非让他还钱不可。

  程墨翻了个白眼,道:“十郎,你家大业大,院子又大,放百张官帽椅没问题。我人吃饱全家不饿,要百张椅子做什么?哪来的地方放,莫非你要送我座院子?”

  做傲娇望天状的张清配合的大笑三声,道:“罗十送你座院子,我送你几张椅子,如何?”

  程墨笑眯眯道:“无功不受禄,怎么好让你们破费。”

  说得跟真的似的。罗安气得变了脸色,恨恨道:“真不要脸。我钱多烧手,才会送你院子,以为自己是谁呢!”

  程墨笑眯眯道:“你想送,我还不收呢。”

  “你!”这人真是疯了。罗安狠狠瞪了程墨眼,带了众随从气呼呼走了。背后,传来张清响亮的笑声。

  张清觉得跟程墨在起就是爽,总能把罗安压得死死的。

  “五郎,两个月后,我送几张椅子过去。”他诚心诚意道。

  程墨摇头:“不用。”

  官帽椅是他的产业,哪里用得着别人送。张清哪里知道内情,以为程墨谦让,刚要劝说,悠扬的钟声响起,开市了。

  围观党们目睹两位纨绔掷千金,早就目瞪口呆,连上前问价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  西市两扇高大的朱门缓缓推开,与平日不同的是,只有少数人走了进去,更多的人选择留下来看热闹。刚才的幕,让他们看得大呼过瘾。

  官帽椅在这个时代第天面世,程墨自然重视,但也没重视到非亲自跟进不可的程度。他既然聘了华掌柜,便放权给他。刚才他直当旁观者,从头到尾没有插手,由华掌柜出面应付。

  华掌柜亲眼看到人是程墨带来的,东家有这样的人脉,何愁官帽椅不成为贵人们的新宠?不到刻钟入帐四万两,那是天数字啊,他早就激动得嘴唇哆嗦,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  程墨意有所指道:“掌柜能力出众,贵店定生意兴隆。”

  这就是夸他生意做得好了。华掌柜强抑激动,道:“多承贵人帮衬,小老儿不敢当。”

  说话间,又有两个锦衣少年走过来,人指着官帽椅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  华掌柜迎了上去,像刚才那样的对话又开始了。

  程墨迈步进西市的大门时,锦衣少年白净的手已摸上官帽椅的椅背,正在犹豫要不要像华掌柜说的那样,箕踞在椅子上。

  张清并没有在黄金堂看到那把传说的承影古剑,两人随意逛了圈,从西市出来,特地经过华掌柜那儿。

  围观的人依然很多,也有产之家抵受不了诱惑,壮起胆子过来近距离观赏,要是没有贵人在坐,还上去体验把箕踞在椅子上的乐趣。

  坐过的人都觉得,这样比跽坐舒服多了,让人试难忘。

  张清见华掌柜和个气质不凡的年男子说话,年男子慢慢伸出尊臀,在官帽椅上坐了,不由大乐,道:“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上官家的人。”

  当年,武帝的托孤大臣有四人,除了霍光之外还有上官桀、桑弘羊、金日磾,桑弘羊和金日磾已病死,现在权倾朝野的便是霍氏和上官氏两族了。两家是亲家,霍光原配夫人东闾氏所出的长女嫁给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。

  这位年男子,是上官桀的堂弟,上官华。看他对官帽椅很感兴趣的样子,张清奇道:“怎么他也来凑热闹?”

  程墨不解。

  张清解释道:“这人人品不好,上青楼不给钱,老鸨敢怒不敢言。我看,他看上官帽椅肯定没安好心,不是强取,便是豪夺。”

  程墨道:“生意人也不容易,我们去提醒那位老丈声。”

  那是他的产业,怎么能被人巧取豪夺?程墨说着,急步走了过去。张清要拉,没拉住,只好跟过去。

  “这样把椅子,怎么就值两百两银子?”上官华坐在椅上,腰背舒舒服服靠在椅背上,质疑道。

  华掌柜陪笑解释:“贵人有所不知,官帽椅造型精巧,上等的工匠半个月也做不了张,更是用酸梨木制作,价值不菲。两百两只是成本价,推广期过后肯定要涨价。”

  太可恶了,挑剔了半天,不就是为了砍价么。不想买就别在这儿浪费他的时间了,还有大把的人等着买呢。华掌柜腹诽着,面上点不敢露出来,耐心陪上官华说话。

  这椅子又新奇又精美,摆在那儿高档大气上档次,上官华确实动心。可是让他掏钱,那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。上官家,是什么人家,怎么可能掏腰包买东西?看上什么,拿走就是。他对华掌柜的不识相很不高兴,刚要让随从提示下,抬头,看到张清,马上朝他招手:“张十二来了?”

  张清脸色很不好看,不理他不好,理他又不愿,嘴里含含糊糊说什么自己也不清楚。

  上官华并不在意,道:“张十二快看,这个东西,说是叫什么官帽椅,颜色不好看,还有四只脚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”

  张清别过脸不理他。

  程墨淡淡笑了,道:“不好看,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?快把地儿让给觉得好看的人吧。”

  华掌柜看东家到了,大喜,让到旁。

  上官华双三角眼上上下下打量程墨半天,冷哼声,道:“你小子哪里冒出来的?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