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8章 结仇

第18章 结仇

  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,要不是张清在旁边,上官华早就叫随从把程墨扔出去了。 .く 1W.

  上官华越是气势汹汹,程墨越是笑眯眯的,道:“看你衣着华贵,想必也是富贵人家,怎么连两百两也拿不出来?”

  围观党们哄笑,些唯恐天下不乱的,更是大声道:“对啊,没有两百两,就快滚吧。”

  张清赶紧扯程墨衣袖,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实在是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上官华啊,这人心胸狭隘,睚眦必报。

  程墨低声道:“不能走。原因我等以后告诉你。”

  张清在罗安的刺激下,不得不定下百十张官帽椅,程墨要没在场也就算了,他在场,自然不会让张清花这么多冤枉钱。

  看两人嘀嘀咕咕,上官华冷笑声,道:“张十二,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是吧?安国公不是想把你妹妹十四娘送进宫吗?告诉你,这事门儿都没有。”

  十四娘比张清小岁,长得花容月貌。

  昭帝的皇后上官氏是霍光的外孙女,上官桀的孙女,上官华的嫡女,进宫为后时只有六岁,今年才十二岁。进宫至今,直没有和昭帝圆房。

  安国公便打着送女入宫,受昭帝宠幸,生下皇长子的主意。

  上官桀怎么肯让安国公如愿,自然是不肯的。要不然,上官华哪敢用这个威胁张清?张清哪里知道内情,听这话气得脸色铁青,把攥住上官华的衣领,恨恨道:“你敢!”

  你们上官家还不是要看霍光的脸色,在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。

  上官华衣领被攥住,得意带着怒意,只是冷笑。想跟上官家斗,张家还差得远呢。

  “慢来慢来。”程墨笑容不变,拉开张清,转头对上官华提出质疑:“你当得了皇上的家?皇上纳谁进宫,由你说了算?”

  上官华僵住了。他不过是个混吃等死的旁支,仗着是上官桀的堂弟,在外面作威作福。人家看在他姓上官的份上,敢怒不敢言。他想见上官桀面也不容易,说什么当皇帝的家?皇帝是他能见得着的吗?

  “哈哈哈!”张清听程墨嘲讽,放声大笑,道:“你不过是太仆面前只狗,也敢谈论天子家事?真是不知死活!”

  上官桀位居太仆。

  上官华脸阵红脸白,想说什么,程墨又适时添上句:“十二郎说错了,人家好歹姓上官。”

  这下子,不要说张清,就是围观党们也哄堂大笑,经过的路人听到笑声,都围了过来。

  上官华在震耳欲聋的笑声灰溜溜走了,心恨意满满,誓定要让程墨和张清好看。

  笑声,又有人上前定官帽椅。华掌柜满脸的褶子像盛开的菊花,迎上去。

  为了上官华不迁怒,程墨朝站在旁的小厮使了个眼色,拉张清,走了出来。不知是上官华人缘太差,还是两人的勇气让人敬佩,围观党们纷纷让出条路,让两人通过。

  西市对面,有家酒楼,程墨当先走了进去,上了二楼,在临窗的座头坐下。

  张清胸怀大畅,对程墨崇拜得无以复加。这可比把罗安摔晕痛快多了,能让上官华那样横行霸道的人物灰溜溜滚蛋,真是大快人心啊。

  “五郎,你真了不起。”张清坐下,马上朝张清竖起大拇指。

  程墨微微笑,道:“只怕上官华会挟仇怨报复,十二郎回府,还是跟令尊说说,提前防备的好。”

  现在张清牢牢拉满仇恨值,程墨反而安全。至于上官华会不会找人查他,会不会找他麻烦,那是以后的事,起码有两三天缓冲。两三天的时间,可以做很多事了。

  张清立即坐不住了,道:“我现在就去。”

  程墨把两张银票递过去,道:“这个还你。过些天我送你两把官帽椅坐着玩吧。”

  张清已起身,见递来的是他付官帽椅定金的那两张银票,不由怔,道:“这是做什么?”

  程墨朝四下看看,酒楼静悄悄的,只有他们这席,没有第三人。他还是压低声音道:“实不相瞒,这官帽椅的图纸是我画出来的,也是我让人制作的。有你带头,开门红了,我已经感激不尽啦,怎么能让你破费?”

  张清定了十张官帽椅时,程墨就想悄悄告诉他了。两人是朋友兼同僚,不好瞒他。他是第个吃螃蟹的人,因为他,罗安可是实实在在定了百张官帽椅啊,随着两人大出血,带动很多人付定金。

  吴朝风气还是很纯朴的,谁答应下的事反悔了,定会被唾沫淹死,何况是付了定金?

  张清真的怔住了,呆呆看了程墨半晌,不敢置信地道:“你的?”

  那是个划时代的新产业啊,它将带来滚滚财源。现在程墨说他是这个产业的带头人,让张清怎么相信?

  “五郎,你开玩笑吧?”他结结巴巴道。

  程墨早猜到他不相信,也不解释,道:“你要多少张自用,我送你。”

  看程墨说得煞有介事,张清迟疑道:“真是你的?”

  程墨点头。

  凭张清第个站出来掏腰包的举动,就算送他几张官帽椅也没什么。

  张清半信半疑,天人交知半天,艰难地道:“那怎么成,你的店铺刚刚起步,哪能让你破费。我不仅要自己用,还要送人呢。”

  他打算所有亲戚朋友都送几张,要不然也不会口气定下百十张。虽然有罗安激他的因素在里面,可他要不想定,罗安又能拿他怎么样?

  程墨笑道:“我哪有店铺?要有店铺,怎么会摆在西市门口?”

  在西市门口设摊,他可是付了巨资的,而且只能摆天。

  西市的店铺可不是有钱就能拿到的。张清醒悟,拍胸脯道:“这个容易,我帮你留意下。”

  安国公府在西市也有店铺。

  程墨笑道:“你可不能把你家的物业转给我。”

  张清被他说破心事,哈哈大笑,道:“不会不会。”

  他打定主意,先回府把得罪上官华的事告诉父亲,再去找武空,商量怎么帮程墨弄到间店铺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7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