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19章 打翻醋缸

第19章 打翻醋缸

  随着闭市的钟声响起,人潮慢慢散去。√.く★1 W .华掌柜长吁口气,只觉浑身上下无处不痛,屁股坐在官帽椅上。刚下,见程墨来到面前,忙站了起来。

  “不用客气,快坐下。”程墨笑容满面,伸手按在华掌柜的肩头,让他坐下。

  绞尽脑汁把官帽椅设在西市门口以吸引眼球,是他的计划,可接下来还得去找店铺。朝廷规定,商贾只能在东西两市开店营业,别的地方不律不能开店。正因为店面难寻,所以能在两市开店的,背后都有势力。

  会昌伯指望不上,盛夏团成员都是二世祖,吃喝玩乐在行,让他们想办法弄店铺,实在难为他们了。程墨只能走步算步。

  华掌柜不敢坐,程墨移开手,他忙站起来,双手把下午收的定金奉上,道:“东家请看,今天卖出了三百多张椅子。这是全部成定金。”

  张清那份定金已在他没注意时,由华掌柜交还给程墨,要不然程墨哪有银票还他?

  “我说过,安宜居由你负责。这些银票放在你那里,请人、管理、购进木才都由你负责。过两天我找好场地,我们把作坊建起来。”

  安宜居是程墨为店铺取的名字,先面世的是官帽椅,接下来还有与官帽椅配套的仙桌,各种明式家具。

  倒不是程墨心当甩手掌柜,而是他习惯只掌大局,琐事由手下的人负责。华掌柜无疑是他聘请来处理日常琐事的人。

  至于找场地办作坊,在西市买下铺面,就由他亲自出马吧。好在有了定金,启动资金足够了。

  华掌柜想起几天前实是走投无路,才会受聘的情景,不禁庆幸好在当时答应了,要不然哪能跟随这么有本事的个东家?如果前几天有人告诉他,张从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过的椅子能卖到两百两的高价,他定不相信,更不相信会有人下子定了百张。当罗安说定百张时,他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“东家大才。请人我有把握,进木料可以请褚木匠帮着掌掌眼,要如何经营这么大家作坊,还请东家指教。”华掌柜恭敬行礼道。

  他岁进珠宝店当学徒,从学徒步个脚印做到掌柜,向自负,可见识了程墨神乎其技的营销手法后,实是觉得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。如果说在刚认识程墨时他还有些轻视这位少年的话,现在只有满满的崇拜。

  果然是后生可畏呀。

  程墨从袖子里拿出块折得整整齐齐的旧布,上面写了字,道:“这是安宜居的规章制度,只要你按照上面规定的操作,日常管理没有问题。”

  程墨白手起家,哪里会不知道制度的重要,考虑再三,列了四条对现在来说,最重要又能执行的,化繁为简,写在上面。

  华掌柜心下激动,双手颤抖接了,道:“我定好好珍藏。”

  旧布条是从程墨的旧小衣上撕下来的。华掌柜看也没看,珍而重之折好,就要放入怀里。

  “制度不是用来珍藏,而是用来执行的。”程墨笑道:“你先看了记在心里,我们有了作坊,我会写在墙上。安宜居每个人都要牢记,日常分辨是非对错、奖罚,以这制度为准。”

  华掌柜这才明白,连连点头,再次自腑肺地道:“东家大才!”

  程墨道:“你忙了半天,也累了,快回去歇着吧。”

  让两个新买的小厮人扶华掌柜回去,人雇人搬官帽椅。

  华掌柜边走,边回头望向程墨离去的方向,口喃喃自语:“能跟随这样的东家,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。”

  在小院乐当田螺姑娘的赵雨菲并不知道有款划时代的家具横空出世。她像平时样,把程墨前天换下来的衣服洗了,晾在绳子上,再打水准备擦地。就在这时,群婢女簇拥个胖大女子涌了进来。

  大概没料到井边站了个少女,刘思莹怔了下。

  手握井绳的赵雨菲听到脚步声,转头望去,看清来人,也怔了下,道:“你们是谁?怎么私闯民宅?”

  陪刘思莹来过很多次的贴身丫鬟反应极快,双手叉腰做茶壶状,喝道:“哪里来的女贼,敢进程家偷东西?来呀,给我抓起来,送官法办。”

  立即便有两个婢女越众而出,左右,大有把赵雨菲围起来的意思。

  赵雨菲感觉到危机,把水桶从井里扯起来放好,不理婢女,瞪了刘思莹眼,沉声道:“你是谁?”

  刘思莹已反应过来,看赵雨菲虽然衣着普通,但身材曼妙,肌肤胜雪,无名火腾的下升起,不答她的话,指使婢女:“绑起来。”

  先前丫鬟说的抓起来送官是恐吓,同来的婢女都听明白。现在主子吩咐了,她们点不含糊,下子过去三四人,加上先前两人,七手脚的,立刻把赵雨菲制住。有人解下腰带,把赵雨菲捆了。

  赵雨菲极力挣扎,却哪里挣得开?

  丫鬟同仇敌忾之心大盛,脱下鞋子,把只臭袜子塞进赵雨菲嘴里。

  程墨回到小院,进门见刘思莹跽坐在席上,个婢女为她捏肩,个婢女为她奉茶,廊下两排婢女鸦雀无声。他脚步微滞,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刘思莹有个多月没纠缠他了,他以为她有新目标了呢。

  “五郎太花心了。”刘思莹气愤愤别过脸,恨声道:“人家几天没过来,五郎便勾搭上别的女子。”

  程墨没去理她说什么,漂亮的桃花眼落在屋角被捆得像棕子样的赵雨菲身上,二话不说,过去取下臭袜子,解开腰带,扶她起来。

  赵雨菲被捆半天,又惊又怕,又羞又急,臭袜子的味道差点没把她熏晕。见程墨回来,“嘤咛”声,扑进程墨怀里,放声大哭。

  个多月了,两人直守礼,并没有肢体接触。温软的身体入怀,程墨鼻闻到淡淡的处子香味儿。

  “委屈你了。”程墨拍拍她的后背,轻声安慰。

  眼看两人如此亲热,刘四莹打翻了醋缸,霍地站起来,不顾切冲过来,双胖胖的手便去扯赵雨菲乌黑的辫子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