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0章 醋海风波

第20章 醋海风波

  程墨轻轻格开刘思莹的手,松开赵雨菲,把她护在身后,冷冷道:“刘姑娘想干什么?”

  刘思莹呆了呆,怒吼:“把小贱人活活打死!”

  真是太过份了,不就是身材苗条点嘛,用得着这样护着?刘思莹仿佛掉进醋池,嫉火伤,恨不得把赵雨菲撕成碎片。.

  婢女们齐声答应,对被程墨护在身后的赵雨菲虎视耽耽,就要冲上去群殴,却为程墨气势所慑,不敢过去。

  程墨挺拔的身姿让赵雨菲倍有安全感,情不自禁搂住他的腰,张娇羞的俏脸贴上他的后背。

  对刘思莹胡搅蛮缠有些愠怒的程墨突然感觉腰被紧紧搂住,双柔软贴上后背,不由怔住。此时,他不好推开赵雨菲,可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。

  无数双眼睛落在赵雨菲交叉在起,紧紧搂在程墨腰间的手上。

  “五郎!好得很,你就是这样对我的!”刘思莹怒火烧,悲愤欲绝,出声厉喝:“给我把小贱人打死。”

  今天,她非打死这个敢勾引她的五郎的狐狸精不可。

  婢女们迈步上前,步步紧逼。

  “你有完没完?”程墨漂亮的桃花眼冷冷看着刘思莹,淡淡道:“你敢动她根手指头试试。”

  婢女们停步,回头看刘思莹。眼前这位,可是自家姑娘心尖上的人,真惹恼了他,他和姑娘闹起别扭,姑娘定会迁怒她们。

  刘思莹瞪了程墨息,尖叫声,整个人朝程墨扑去,同时十指向程墨脸上抓去。她十指留了长长的指甲,要被她抓实了,脸上就开花了。

  如果是平时,程墨定侧身避开。现在却不行,身后还有个赵雨菲呢,他要避开,这十指就抓在赵雨菲脸上了。

  婢女们见自家姑娘像人肉炮弹般射向程墨,可在距程墨两尺处却诡异地停住了,手臂上举,像被施了定身法,动不动。

  程墨的动作太快,她们没看清。

  “我和姑娘非亲非故,我的事,轮不到姑娘指手划脚。回去吧。”程墨松开刘思莹的手腕,冷淡道。

  刘思莹手腕圈乌青,疼得眼泪在眼眶直打转。可是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,死死咬着下唇,半天才道:“好,你给我等着!”

  说完,气冲冲转身快步离去。婢女们呼啦啦跟上,屋子人,下子走得干干净净。

  程墨轻声道:“雨菲,松手吧。”

  赵雨菲脸红,松开手,道:“这位姑娘是谁?得罪了她,可怎么办好?”

  这么大的排场,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。

  程墨不愿赵雨菲担心,道:“不用理她,个无理取闹的人罢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赵雨菲道:“她……”

  可是她好想知道,胖女子跟程墨是什么关系啊。

  程墨在席上坐了,伸直双腿,示意赵雨菲也坐,道:“吓着你了吧?”

  赵雨菲在几案另边坐了,眼圈微红,低头不语。她确实吓坏了,特别是被那些婢女捆起来扔在屋角的时候,要不是程墨刚好回来,她有没有命在还两说呢。她们到底是什么人哪?

  程墨略沉吟,道:“你放心,以后她不会再来了。”

  还没完没了了,真当自己是女主人啦。程墨不打算再任由刘思莹闹下去了。

  滴眼泪从赵雨菲眼角滑落,她轻轻擦了,柔声道:“我来这儿,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?要是她不愿意我来,我不来就是。”

  程墨知道她在转弯抹角打听刘思莹的来历。这并没什么可瞒的,他把刘思莹的身份告诉她,道:“这件事我会处理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赵雨菲没想到刘思莹是太尉的独生女,怔住了,可听到程墨最后句,又笑靥如花,温温柔柔道:“是。”

  直在接近他,为他做力所能及的事,却从没得到他的承诺,有他这句话,值了。就算担心受怕,就算再被捆次,又有什么?

  幕色四合,堂点了灯。赵雨菲端上菜肴,眼含浓浓爱意睇着程墨,道:“五郎饿了吧,快吃饭。”

  两人对坐起吃完饭,赵雨菲几次欲言又止,待她收拾碗筷,程墨道:“你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

  赵雨菲鼓起勇气道:“如果刘家娘子要五郎入赘,五郎答应吗?”

  “啥?”程墨瞪大眼。

  这是什么神逻辑,他堂堂七尺男子,如何会入赘?女方还长得像大水桶。

  赵雨菲道:“刘姑娘不是独女吗?我看她,好象很喜欢你的样子。”

  先前颗心被感动填得满满的,她没有想太多,可在做饭时,她想起刘思莹对程墨的神情,下子明白了。要不是刘思莹喜欢他,怎么会不问青红皂白,先是让人把自己捆起来,后来又要活活打死自己呢。

  这是试探吧?程墨挑眉看她,勾了勾唇角,道:“喜欢我的人海了去了,难道谁喜欢我,我就得喜欢谁吗?我哪里喜欢得过来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没想到程墨这样回答,赵雨菲傻了。

  程墨长身而起,道:“我还有事要出去,你收拾好了就回家吧。”

  个多月了,他已习惯现在这种生活状态。自从赵雨菲主动化身田螺姑娘后,他就不做家务活了。

  “嗯。”赵雨菲温顺地点头:“五郎有事快去吧。”

  并没有问他要去哪里。

  程墨出了柴门,直奔吉安侯府。

  武空刚回府,正由婢女服侍换衣服,听说程墨来了,忙吩咐请进来。

  张清没有找到他,他并不知道生在西市的事。

  “五郎可是稀客。来呀,摆宴。”见面,武空便笑着吩咐丫鬟们。

  有人答应了吩咐下去。

  程墨笑道:“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”

  “五郎快坐下说。”武空把丫鬟们支出去,和程墨对坐,道:“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快说,只要我能办得到的,定没有二话。”

  他可等很久了,总算等到程墨肯开口。羽林卫的俸禄不高,他们也不是只靠俸禄过日子。可是程墨不样啊,没有家里可以依靠,手头短了很正常。

  程墨微微笑,道:“不知西市有没有铺面?”

  “啊?”武空张大了口,道:“五郎要铺面做什么?”

  难道说,他想开店么?他虽然戒赌,可真要说经营,那是窍不通啊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