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2章 兄弟同心

第22章 兄弟同心

  自帝王至百姓,坐卧起居都是用席。く.く√1★★W√. 富贵人家的席,有用貂皮做的貂席,用兽毛做的旃席(毡席),为防席角卷翘,席的四角用“镇”压住。贫苦人家只能用竹席,不论春夏秋冬,概铺在地上。

  官帽椅横空出世,无疑会改变人们的坐卧习惯。可新事物的出现,必定会损害部分人的利益,有阻力是定的。程墨既无权势,家世又不显赫,想要破除阻力,实是难如登天。

  武空比张清大了近十岁,看得长远,见坐法不同,马上担心。

  他能想到的,程墨早就想到了。椅子经过汉隋唐宋近千年演变,到明朝才成型,时间跨度长达千年。现在少了演变的过程,提前千年出现,定会被些人所排斥。可同时,也是巨大的机会。

  总不能因为有阻力有排斥,就不去做。这不是程墨的风格。

  “武四哥说得是,这是箕踞。为什么坐席?那是因为还没有人明椅子。为什么跽坐,那是我们的先人以兽皮为衣,跽坐能遮掩没有纨裤的双腿。随着时代的变化,椅子的出现必定成为趋势,箕踞也会成为时尚,没什么失礼的。”程墨道。

  武空有些失神,是这样吗?可他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啊。

  张清连连点头,道:“五郎说得在理,谁耐烦天天跽坐啊,每次坐后起来,腿总是麻的。”

  不由分说,把武空按坐在官帽椅上。

  程墨微微笑,他的客户群是这些不愿跽坐的贵族青少年,可不是那些希望这个世界永远成不变的老学究。

  武空坐是坐了,手脚不知往哪放,惹得张清笑,道:“四哥,你可真逗。”

  也难怪,武空自小被做为继承人培养,哪里有张清那么无所忌惮。

  程墨道:“或者某天,这样坐,才是不失礼的行为呢。”

  现在所谓的失礼,在明代可是正式的坐法。多了张椅子,坐法不同,规则也不同,不能以老标准衡量新事物嘛。

  武空见程墨胸有成竹的样子,不再多说。虽然很不习惯,可到底还是在张清的帮助下放开手脚,在官帽椅上坐得有模有样。

  “卢尚书犯了事,两家店铺被查没,我明天去看看,先替五郎买下。”武空道。

  盯着这两家店铺的人多得很,不知能不能拿到手。武空打定主意,无论如何,都得帮程墨这回。不说他开了海口,就凭程墨肯认真做事,也不能泼他冷水,得助他臂之力才是。

  程墨道谢。

  张清毫不客气在那张巨椅坐下,道:“我能不能先把这张椅子搬回去?再也不想坐席子了。”

  程墨笑问:“上官华的事可禀报令尊了?”

  “说了。”张清自认是传话筒,话传到便没他什么事了,没心没肺道:“放心,我爹会处理的。”

  武空却不知这茬,问清两人把上官华得罪得死死的,吓了跳,道:“这还了得!”

  上官华是什么人?他背后可是托孤大臣上官桀啊,除了霍光,没人能和上官桀抗衡。

  武空分析完利害,张清笑嘻嘻道:“五郎,你不如从了刘姑娘吧。刘大人可是跟霍大将军走得很近,只要霍大将军肯说句话,上官华算什么?”

  刘淘甫不仅是昭帝的心腹,跟霍光也走得很近。奇怪的是,昭帝并没有因为两人走得近而疏远刘淘甫,更没有把他撤下。

  武空目光凝,若有深意看着程墨,缓缓道:“众所周知,刘姑娘对你情有独钟。”

  虽然很多人觉得刘大姑娘瞎了眼才会看上程墨这个赌徒,但不可否认的是,刘大姑娘情愿自降身份,低三下四,百般迁就,就是非程墨不嫁。对别的男人却是疾言厉色,摆足了刘家千金的谱。

  “为今之计,也只能如此了。”武空语重心长道。他早就劝过程墨,只要从了刘思莹,便能从此平步青云,可是程墨说什么也不肯。

  程墨把头摇得像拨浪鼓,道:“不行。我堂堂男子汉,岂能屈尊事女子?”

  为了荣华富贵,把自己打包大甩卖,这样的事他可做不出来。

  张清强忍笑意,做愁苦状,道:“难道为了兄弟我也不行么?你就忍心看我族惨遭上官华报复?”

  程墨目光坚定,道:“这件事因我而起,我力承担便是,绝不连累十二郎。”

  他相信办法总是有的,却不是娶刘思莹这条。

  张清看程墨态度坚决,再也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,道:“好五郎,真是好男儿!我没看错你。”

  刘思莹的身份摆在那儿,羽林卫多少人垂涎。张清看不起那些为了攀附权贵不择手段的同僚,刚才不过试探程墨,要是程墨稍有犹豫,他定离他远远的。没想到程墨很有志气,这样的人,才配和他结交嘛。

  程墨也笑,傲然道:“那是。”

  武空无奈看他两人,道:“你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  来自上官桀的报复,是程墨介伯爵旁支能挡得住的么?

  张清豪气万丈,道:“四哥,不是我说你,你胆子也太小了。小小个上官华,怕他做什么?”

  “就是。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怕他做什么?”程墨也道。

  其实程墨知道上官华很可怕,他这样说,不过是不想兄弟担心。事情已经生,担心有什么用?

  武空叹了口气,道:“好,为兄和你们起担了便是。”

  他肩负光大吉安侯府的重任,能说出这句话,足见兄弟情重。程墨心里感动,伸出右手,道:“我们兄弟,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。”

  张清先把只手放在他手上,武空再把手放在张清的手上,程墨的左手复又覆在武空的手上,如此往复,三人六只手紧紧握在起,每个人心,都豪情满怀。

  武空道:“我们都有些人脉,也不见得怕了他。”

  程墨和张清异口同声道:“正是。”

  三人相视笑,同出门,去程墨的小院坐了,商议对付上官华的办法。

  赵雨菲已经回去了。见席子几案尘不染,张清赞道:“五郎真是我辈楷模,个人住也能收拾得这么干净。”

  他的寝室乱得像狗窝,要不是有四五个婢女天天跟着收拾,哪里住得了人。

  程墨笑而不语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7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