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4章 追杀

第24章 追杀

  程墨从刘淘甫的公庑出来,去了众同僚平时休息的院落,还没走近西厢,阵阵吵闹声传来,其尤以张清的声音最为响亮。 . 1W.

  羽林卫部分小团体占了房间,西厢是盛夏团的休息场所。

  “别吵别吵。”张清站在几案上,左手拿竹简,右手握手笔,道:“想好了到我这儿报名交定金。”

  人道:“大家兄弟场,难道怕我们反悔不成?还要交定金?太见外了。”

  主要是官帽椅长什么样没瞧见,便要交钱,不大放心。

  张清瞪眼道:“这是规矩。规矩你懂不懂?快点。”

  他在盛夏团是小霸王,那人不敢多说,犹豫了下,掏出张银票,还没递过去,早被人挤到后头。另人道:“五郎信不信得过两说,十二郎我却是信得过的。”

  程墨以前有不良记录,有些人多少有些担心,还在观望之。但张清就不同了,那绝对是信得过的,有他作保,就没问题了。

  “你们做什么呢?”程墨走了进来,看张清边收银票边写字,忙得不亦乐乎,心里感动。

  几个刚交了定金定下官帽椅的盛夏团成员把程墨围在间,七嘴舌道:“五郎不再赌,改行做生意了?”

  程墨笑了笑,道:“以后不要再提赌的事了,那是年少轻狂不懂事时犯了糊涂,谁还没个犯错的时候呢?这不是改过自新了么?”

  要不是张清跑到这里宣扬,他还真不想让同僚知道官帽椅是他的产业。勋贵们名下产业众多,可没有谁到处大声嚷嚷的。

  听他这么说,交了定金的人心宽不少。先前犹豫那人用力挤到张清面前,把银票往张清手里拍,道:“给我记十张。”

  张清忙偷闲,朝程墨咧嘴笑,道:“五郎,你的官帽椅很受欢迎啊,下子定了好多。”

  都是看你的面子下的友情单吧?程墨也不说破,笑吟吟道:“十二郎,别为难兄弟们。”又朝众人抱拳,道:“小本生意,经不起风浪,大家都别传出去。”

  盛夏团成员们见程墨这个样子,都笑了。有先前在张清强势要求下才付定金的便笑道:“五郎都这么说了,十二郎是不是把我的银票还我?”

  张清坚决不肯,义正辞严道:“兄弟开店,你不帮衬,好意思吗?”

  程墨拍拍张清的肩膀,道:“把定金还他吧。我正愁赶不出工呢。”

  有人笑道:“生意这么好?”

  “就这么好。你是没见过那椅子,要是见过了,保准见猎心喜。”张清抽回先前那人的银票丢还他,道:“错过今天,再没有机会了,以后别哭着求我给你说情啊。”

  那人接过银票,犹豫道:“要不,五郎让我们见见那张神奇的椅子?”

  可别真的很好,要买没处买去。

  程墨道:“我们是兄弟,家人不说两家话,待我把手里的订单做完,人送你们两张也就是了。都别破费,把定金拿回去吧。”

  张清苦笑:“别啊,五郎,你这不是拆我的台吗?我都忙活半天了。”

  有人不信道:“你这么好?真送我们?”

  武空直没吭声,这时道:“五郎仗义,你们可别得寸进尺。今天要没定的,以后都别定了,也不能收五郎送的官帽椅。”

  句话说得那几个想伸手要回定金的都不好意思了。可不是,人家当自己是兄弟,自己却计较那么点银子。不就是两百两的定金吗,值得么?兄弟情谊才要紧。

  程墨拉过张清,悄声道:“忘了罗十的事了?还到处嚷嚷!”

  张清讪笑,道:“怕他做什么。”

  程墨恨钱不成钢道:“你呀!”

  他做生意,用得着找亲戚朋友搞团/销吗?以官帽椅的质量档次,用得着在这里强买强卖吗?张清的出点是好的,做法却让程墨接受不能。

  没有熟人帮忙,官帽椅也会风靡京城。要没这个能力,程墨前世怎么可能白手起家,创下商业王国?

  西厢渐渐安静下来,众人已达成共识,程五郎名下即将有家具店的事不能传扬出去。

  看看时辰差不多,众人等当差的当差,出操的出操,院子里重新恢复安静。

  程墨出操完毕,和同僚在校场对练。自从和罗安单挑招制胜后,没人敢小觑他,他又胜多败少,不知不觉,只要他下场,必定引起阵阵掌声,同僚和他对练时都小心小心再小心,生怕败在他手下。

  日头升到半空,汗水把衣袍湿透,程墨正打算休息下,个内侍飞跑过来,大声喊:“程五郎快跑,刘姑娘来找你了。”

  校场所有人的眼睛齐唰唰盯在程墨脸上,有嫉妒的,有羡慕的,也有鄙视的。

  张清和武空对视眼,笑道:“五郎,刘姑娘对你可真是片痴心。”

  “是啊,五郎,要是我,早就从了,把她娶回家。”说这话的,是先前要求退回定金的那位盛夏团成员。

  罗安也在校场,自从堵在门口被程墨摔回陈三怀里后,他能避则避,尽可能不和程墨面对面,在校场对练时,也有意错过程墨。

  这时听刘思莹又来找程墨,不禁嫉火烧,狠狠瞪了程墨眼,心想,不过是长了张看不用的脸,有什么好得意的。

  程墨苦笑,这位刘姑娘,可真执着,都这样了还不放弃。

  小内侍呼喊跑近,见程墨从校场走来,连连挥手,道:“快跑,快跑。”

  这下众人大奇,有人不解道:“为什么让他快跑?”

 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,刘思莹就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,也不敢把程墨怎么样吧?

  小内侍喘着粗气道:“刘大姑娘带群手持棍棒的婢女冲进来了。”

  众人更奇怪了,纷纷道:“她要做什么?”

  话没说完,只见条修长的身影飞快从眼前飞奔而去,众人还没回过神,程墨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就说我今天不当值。”

  什么执着,那是执着要打死他的节奏啊。

  众人茫然:“什么情况这是?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8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