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5章 逃窜

第25章 逃窜

  出名善妒的沈夫人得知程墨到处留情立马怒了,喝令府里的奴仆下人停止筹办嫁妆不说,还派小厮把刘淘甫叫回府,好顿臭骂,差点没抓花刘淘甫的脸。√ .

  凭良心说,是刘大姑娘自己非程墨不嫁,并不是刘淘甫非逼女儿嫁程墨。可沈夫人不管这个,腔怒火尽数泄在丈夫身上。

  刘淘甫从没听说程墨好色,老婆火,他没话说,更不敢说程墨拒婚,要不然,脸就要变花猫了。

  刘思莹把闺房的摆件古董摔得稀巴烂后,带了群婢女操家伙直奔程墨住的小院。万幸的是,小院里铁将军把门,赵雨菲没在,要不然小命就没了。在小院没找到人,她带群悍婢浩浩荡荡奔宫门来了。

  皇宫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但那也得看谁。谁不认识刘大姑娘?卫尉可是她亲爹。刘思莹畅通无阻,带着婢女就进来了。

  成功人士有个共同特点,那就是特别会做人。程墨也是如此,看透人心,与人为善,结善缘几乎成为他的本能。在宫里当差两个月,早就和那些小内侍打成片了。

  小内侍们见刘大姑娘气势汹汹打听程墨在哪里,马上有人飞奔过来报信。

  众同僚见程墨狼狈逃窜,都笑成团。罗安也笑,笑容不无兴灾乐祸,看来,要报被摔晕之仇,只能着落在刘大姑娘身上了。

  刘思莹来得太快了,罗安念头还没转完,群雌已冲进校场。声断喝如炸雷般响起:“程五郎在哪里?”

  敢到处勾搭,他是嫌死得不够快吗?

  笑声骤歇,武空低头,张清瞪眼,盛夏团成员集体为程墨默哀。万簌俱静,罗安慢慢抬起手,向程墨逃窜的方向指去。

  刘思莹秒懂,胖手挥,喝道:“走!”

  众婢女轰然应诺,群雌轰轰而去。

  张清怒视罗安,要不是手臂被武空紧紧拉住,他非和罗安单挑不可。

  罗安慢慢退入策马团成员,觉得安全了,才向张清挑衅似的笑了笑。

  张清额头青筋暴跳。武空低声道:“事有蹊跷,看看再说。”

  刘思莹今天太反常了,得先弄清楚生什么事再说。张清也是聪明人,很快会意,狠狠瞪了罗安眼,和武空等人起跟了上去。

  程墨二话不说,气儿跑出宫门,翻身上马飞奔而去。

  刘思莹找了半天,没找到人,身后又跟了条长长的尾巴,更加生气。

  武空等盛夏团成员跟上去,是为了关键时刻能挡挡,让程墨有机会逃跑;策马团成员跟上去,是想帮刘思莹找到程墨,截断程墨逃跑的后路,最好能让刘思莹把他打死。至于别的同僚,那就是纯粹看热闹不嫌事大了。

  程墨就像凭空消失样,刘思莹四处寻找,连个影儿都没找到。她闹得鸡飞狗跳,连前殿的昭帝都惊动了,派内侍过来问怎么回事。

  这就闹大了。刘思莹唯唯诺诺回了话,心里气得不行,无意间瞥见站在人群的罗安,心头无名火起,喝令婢女:“都是这货闹的,给我打。”

  众婢女听命,不顾切冲了过来。

  罗安开始没想到刘思莹指的是自己,待得见手持棍棒的群雌朝自己冲过来,大惊,想躲已经躲不开了,棍子像雨点般落在身上。

  把罗安胖揍顿,刘思莹多少出了气,挽回点面子,这才带婢女出宫。

  张清还想蹊落罗安几句,武空拦住他,道:“快去找五郎。”带了盛夏团成员出宫。

  家是不能回的,兄弟是不能连累的,程墨找了家酒楼,要了两样菜壶酒,慢慢喝着。看看日头偏西,才结帐出来。

  要不为了让刘思莹死心,他也不会自污到处勾搭,四处留情。为了拒婚,他也真豁出去了。不知她气消了没有,是认命另嫁他人,还是非要在他这棵树上吊死?

  程墨准备到巷口找个小孩进去看看,于是往家里走,还没到坊门,斜探里跳出个老头,道:“程五,你造了什么孽哟,害得人家姑娘非砸了你的家泄愤不可?”

  天还没黑透呢,程墨看得清楚,可不是里正?程墨奇道:“里正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  里正唉声叹气道:“你快去看看吧,刘家姑娘快和安国公家的郎君打起来了。”

  刘思莹还在他家?张清也在?程墨喊嗓子:“里正,就说我说的,叫十二郎快回府吧。”

  说完,不待里正答应,翻身上马,双腿夹马肚,跑得飞快。这女人真是太狠了,砸了他的家不说,还在他家守株待兔。这下真是有家无处回了。

  程墨奔了阵,确定刘思莹没有追来,放缓马。看前面家客栈,下马过去敲门准备投宿,没想到小二开口便道:“客官可有路引?”

  得,连店都住不了。

  牵马在路上晃了半天,心想要不回去磨里正开张路引?就是不知那固执的老头肯不肯通融。正想着,前面人手提灯笼骑马过来,两马交错而过的时候,来人把灯笼高高举起,桔黄色的光照在程墨脸上。

  程墨警惕,扬鞭打马,准备逃窜。那人已大声道:“是五郎君么?我家四郎君让小的们到处找您,小的运气好,总算找到您了。快请随小的到府上歇宵。”

  这人声音有点熟。程墨手里的马鞭差点点就落在马屁股上,却生生止住。他定眼看,道:“你是小定?”

  小定是武空的小厮。

  “是小的。我家郎君找得您好苦。”小定诉两句苦,再对身边另人道:“快去禀报君,五郎君找到了。”

  总算能回府了,小厮们激动。

  程墨边走,边道:“四哥让你们找我,要是让刘姑娘知道,会不会惹得她大闹吉安侯府?”

  可不要连累武空才好。

  小定笑道:“五郎君放心。我家郎君吩咐了,把您接到别院,先住两天,过两天风头过去再说。”

  程墨确定武空不会有麻烦,放了心,随小定飞马到处两进院落的院子。小定把马牵去后院,道:“五郎君请自便,我家郎君很快过来。”

  院子幽雅静谧,装饰别出心裁,估计这里是武空金屋藏空之所。不过,程墨所住的是前院,前后院之间有道角门,此时天色已晚,早已落锁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