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28章 砸店

第28章 砸店

  自从那天要求入股被拒绝后,上官华以及手下的狗腿子们把两市的都找遍了,也没找到华掌柜。√★. 1 くW .√√这段时间华掌柜忙着招人进木料,并没有去西市。

  上官华以为他骗把就走,没想到今天手下有人报告,在西市现华掌柜了,就在家叫宜安居的家具店。他还敢出现?上官华兴冲冲带了人,直奔宜安居。

  华掌柜高兴啊,总算开张了。店铺的事由他负责,作坊的事由褚木匠负责,开店做生意,他擅长啊。

  刚送走两个顾客,还没转身,群人冲了进来,当先人,看清他的脸,立即喝道:“砸,给我狠狠地砸!”

  华掌柜还没看清对方的脸,乒乒乓乓阵响,木屑纷飞,官帽椅断成几截,成了堆木头。

  “快,请东家!”华掌柜大喊。吓呆了的伙计个激灵,飞奔而去。

  把宜安居所有家具砸个稀巴烂,看着地的木屑,上官华得意洋洋走到老泪流了满面,心疼得蹲在地上抱着截椅腿的华掌柜面前,踢了他脚,道:“老货,可还记得本大爷?”

  华掌柜抬起头,咬牙切齿死死瞪着他,如果目光能杀死人,他定杀死眼前这个恶霸。

  上官华又踢了华掌柜脚,笑道:“哟嗬,不服?不服来找你爷爷啊。你爷爷坐不改姓,行不改名,上官华是呀。”

  凭上官家的权势,砸了也是白砸,宜安居能把他怎么样?见华掌柜还死死瞪着他,他又脚踹了过去,把华掌柜踹翻在地,道:“再看,挖了你的眼睛!”

  华掌柜被踹得爬不起身,肚子翻江倒海地疼。他嘴角溢血,双手捂肚,依然死死瞪着上官华,恨不得扑上去,咬下上官华身上块肉。

  上官华又是脚踢去,道:“老货,你在西市出现次,我打你次。你要不信,就试试。”

  “哦?上官家的人什么时候这么蛮横了?”程墨右手的马鞭轻轻打在左手手心,云淡风轻地迈开长腿,走进宜安居,站在华掌柜身前。

  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上官华曾经打听过程墨,先是听说他是个赌徒,后来又听说刘淘甫的女儿对他情有独钟,赛番安的美名已传遍京城,连皇后都知道了这么个人。

  他看不透程墨的来历,只好按兵不动,没想到程墨此时会自己送上门来。

  “原来是你小子……”他冷笑道,句话没说完,程墨手里的马鞭暴长,鞭子霹头盖脸打了下来。他带来的狗腿子来不及反应,他已被程墨打得惨叫连连,满地打滚。

  程墨足足打了柱香,又连踹两脚,才停手,喝道:“绑起来。”

  那些反应过来的狗腿子冲上来时,总是被程墨脚踢出去,这会儿没个能站着说话,个个趴倒在木屑上直哼哼。可就这样,宜安居的伙计也畏畏缩缩不敢上前。

  程墨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,道:“不想在这儿混饭吃了是吧?”

  店里的伙计都是雇的良民,并不是买的奴仆。

  两个伙计被东家的眼神扫,股威压扑面而来,赶忙过去,手忙脚乱解下自己的腰带,慌里慌张把把上官华绑了。

  上官华怪叫:“谁不怕死敢绑我?”

  回应他的,是程墨又踹了他脚。

  这人是个赌徒啊,不会拿他向堂兄勒索银子吧?上官华惊恐,色厉内荏道:“我堂兄定不会放过你的,定不会。”

  程墨冷笑:“你堂兄巴不得你这人渣早点死掉吧?”

  他可打听了,上官桀对上官华很不感冒,不过是上官华借他的名声在外面作威作福。

  “你你你……”上官华心惊,这人哪来的神通,连这样隐秘的事都知道?上官桀确实对他说过,如果他再在外头以他的名义惹事,定开祠堂逐他出宗族。要没有上官家的权势,他可怎么混啊。

  程墨凌厉的桃花眼扫过那些狗腿子,狗腿子们惊恐,个个不由自主跪下哀求,不顾地上都是木屑,嘭嘭嘭地磕起头来。

  华掌柜已在两个伙计的搀扶下站起来,看自家东家大神威,不由老泪纵横,喃喃不知说什么好。

  程墨低喝:“自断臂,边儿去。”

  狗腿子们不敢违拗,自己下不了手,互相打折了条手臂,跪在旁,不敢动弹。

  程墨鄙视地瞥了眼地上的上官华,果然人渣,跟的奴才也渣。

  上官华被程墨瞥,心惊肉跳,低下头,哀求道:“好汉饶命。”

  你小子给我等着,等我得自由,定不会放过你。上官华心里恨恨地想。

  程墨像看透他心里想什么,让两个伙计:“把他扒光了,抬去仁美街号。”

  上官华很快被扒成了光猪,连块遮羞布都没有,身肥肉被粗布腰带勒住,被两个伙计抬了,穿街走巷。两个伙计边走,还边喊:“快来看啊,有人假冒上官太仆的名头行骗。”

  烂菜叶臭鸡蛋如雪片般丢在上官华身上,上官华惨叫声不断。

  程墨问华掌柜:“伤严不严重?把店关了,去看大夫吧。”

  “东家,和上官家结仇……”华掌柜伤心啊,话都说不下去了,和上官家结仇,这店可是开不下去了。

  程墨拍拍他的肩头,道:“没事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  华掌柜抹了把老泪,垂头不语。东家这是安慰他呢,怎么可能处理好。

  程墨不再多说,骑马跟在两个伙计身后,慢慢去了仁美巷。

  仁美巷在安平坊,安平坊是著名的红灯区,把家安在那里的,不是勾栏妓馆,便是流莺,或者是被包养的外室。普通人家也有,但数量极少,大多是做些赚青楼女子银子的营生。

  上官华这副尊荣实在太引人注目了,人越聚越多,浩浩荡荡奔仁美巷而去。走近巷号,只见门口个精瘦的悍妇手扯着个美貌女子的长,手扇美貌女子的耳光,嘴里还恨恨骂道:“我让你勾引男人!我让你勾引男人!”

  上官华已羞愤欲死,听到这声音,大叫声:“程五,我跟你不共戴天!”

  真是太过份了,让他游街示众也就算了,还把他老婆招来,打他外室,这口气他如何咽得下?

  程墨微微笑,道:“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

  “对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围观群众齐声道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8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