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1章 保护伞

第31章 保护伞

  昭帝下跽坐个年美男子,皮肤白哲,剑眉星目,最让人见难忘的是三络长须极其飘逸。 √. 1くW.

  可不要小看男子的胡子,这个时代美男子的重要标志之,便是有部好看的胡子。

  美男子便是霍光了。散朝后,昭帝留他说话。内侍,也就是和程墨交好的小内侍的干爹,描述刚才幕时,霍光附和昭帝道:“这少年倒是个有骨气的。”

  店被砸了,不姑息隐忍,偏不折不挠找上门要求赔偿,这样不畏权势的人,现在已经很少了。

  内侍陪笑道:“大将军说得是。只是……”

  只是什么,内侍没有说完,霍光也没有问。

  昭帝道:“他在朕的羽林卫任职吗?”

  这是要保他的意思?内侍忙道:“是,正是在羽林卫。”

  昭帝却又不说话了,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霍光眼。霍光略沉吟,道:“臣立即派人去调查,若他那个什么宜安居确实让人砸了,臣当为他主持公道。”

  霍光的话很快传了出去,视程墨如洪水猛兽的武百官们都张大了口,纷纷道:“没想到傻人有傻福,这小子居然能得霍大将军青眼。”既然如此,有空得去他那个叫宜安居的店铺看看,顺便买点什么才对嘛。

  武空听到霍光说的话,目瞪口呆,半晌,用力拍程墨的肩头:“你小子运气真好!”

  张清则是高兴得直蹦哒,连声道:“我就说嘛,五哥吉人天相。”

  如果说上官桀是朝第二人的话,霍光便是朝第人啊,有这朝第人罩着,怕上官桀做什么?

  程墨没想到会惊动霍光,而且他还站在自己这边。这是另个平行空间,个叫吴朝的朝代,并不是以前那个空间里,史上记载的两千多年前的汉朝,虽然姓名相同,他可不敢把两个朝代弄混了。霍光为什么会为他说话,他还真不知道。

  “上官桀和霍大将军是亲家?”他问武空。

  武空点头,道:“不错。”

  “政见如何?”程墨再问。

  联姻是政治需要,紧要关头当然要以自己家族利益为重。霍光和上官桀恐怕不仅是亲家,还是竞争对手吧?只是这话,却不方便说出来。

  武空是吉安侯内定的继承人,眼力自是不同,程墨稍提点,他便明白了,拍大腿,道:“对啊,你既然得罪上官桀,以后只能走霍大将军的门路了。”

  他这么会惹事,总得找个靠山,要不然小命迟早丢了。

  程墨摇头。以前那个空间的霍光下场可不好,他不想站队,只想在羽林卫混吃等死,再开家家具店赚够花销的银子,逍遥快活过辈子。

  张清道:“多少人想走霍大将军的门路而不可得,现在霍大将军为你说话,你不趁这个机会和他多多亲近,要等什么时候?”

  他没有明说的是,安国公也在绞尽脑汁接近霍光,不过不得其门而入。

  “别人是别人,我是我。”程墨笑对两人道:“现在没事了,你们总该放心吧?”

  武空还想再劝,程墨以要去宜安居看看为由,走了。今天他不用当差,进宫完全是为了找上官桀的麻烦。没想到事情竟会这样解决,程墨也很意外。

  被上官华砸烂的家具已清掉了,伙计正从库房里抬新家具摆上。见程墨回来,两人都用敬佩的眼神儿看他,道:“东家,上官华再来捣乱,我们就和他拼了。”

  自从华掌柜说东家列了清单去找上官桀要赔偿,两人就把程墨当神看待了。上官桀是什么人,那是先帝托孤大臣,他家的奴仆在街上都横着走,能被他欺负,那是荣耀。现在东家居然上门欺负他,这绝逼是比上官桀段数更高的存在啊。能跟随这么个东家,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份呢。

  老百姓不懂大道理,两个伙计听程墨敢挑战上官桀的权威,崇拜得不行,就差说声:“老大,请收下我们的膝盖了。”

  程墨哪知道他们的心思,道:“干活专心点。”

  两人手上还抬着官帽椅呢,要磕了碰了,他找谁去?

  华掌柜担了半天心事,见程墨回来马上扑上去把抱住,道:“东家没事就好,东家没事就好。”

  他以为程墨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程墨拍拍他的后背,道:“我没事,银子过两天就能要回来了。”

  有霍光这句话,上官桀不敢不给银子。

  华掌柜浑身震,道:“东家,这银子我们不能要啊。这不是银子,是催命符啊。”

  东家就是太年轻了,不知轻重,要是伸手拿了赔偿,这店以后还开得下去吗?

  程墨道:“没事。我找了两个护卫,平时在后头呆着,要是有人闹事,把他们叫上,能顶阵子。”

  店铺后面就是库房,隔出间小房子让两个护卫在那儿坐着,有事他们就是打手了。人是张清找的,昨晚他听说上官华砸了店,气得哇哇大叫,要不是程墨去找过上官桀了,他想摸黑叫几个人蒙面去把上官华暴打顿。不过,让他找上官桀,他却没有胆子。

  今天早他送了两个护卫过来,人是他从安国公府挑的,百里挑,身手好得没话说。

  华掌柜连连点头,道:“东家好手段。”

  说话间,两个护卫出来行礼,程墨好言抚慰。两人是张清派来的,知道自家小主子是东家之,倒没觉得从安国公府的护卫变成商贾的保镖掉价,拍胸脯保证道:“小人定护住店铺,不让坏人得逞。”

  反正出事有张清顶着,他们点心理压力都没有。

  护卫刚进去,店里来了个熟人。罗安脸黑如锅底,站在店门死死瞪着程墨就是不说话。

  程墨笑吟吟道:“大主顾来了,快请进。”

  宜安居东家程墨大闹前殿,让上官桀颜面扫地的消息传进罗安耳朵时,他差点吐血。他可是在宜安居定了百张官帽椅啊,前天椅子才送到,银货两讫。现在就算要退货,也不行了。别的不说,上当受骗和不讲信用的名声就够他喝壶的。

  这口气他咽不下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8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