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2章 你就编吧

第32章 你就编吧

  “你和张十二串通气坑我是吧?”想到被两人唱和坑了两万两银子,他真想把程墨掐死。★★.★ 1 ★W√.√那可是两万银白花花的银子啊!

  程墨道: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当日是你自己跳出来非要买官帽椅。我们还没有现货呢,要不是因为你下子定了百张,怎么会导致木匠们日夜赶工?你要不想要了,把官帽椅退回来吧,我把两万两的银票还你。”

  “你!”罗安气结。他能说收到货后,马上得意洋洋送亲戚朋友了吗?光是岳丈家就送了十张,现在怎么好意思讨要回来?

  程墨脸无辜看他,道:“我们是同僚,我才让你退货,别人可没这待遇。你不愿意退货,又诬陷我骗你,真是太让我伤心了。你到底想怎么样?只要你说,我能做到的,定满足你。”

  罗安憋到内伤,恨恨道:“你等着,我跟你没完!”

  就在这时,几个衣着不凡的老者急步走来,人指着宜安居的牌匾道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  更有人指着程墨道:“就是他。”

  几人跑进来,有去看刚刚摆上的官帽椅,有上上下下打量程墨,啧啧赞道:“天庭饱满,鼻直口方,此子不凡。”

  程墨退后两步,道:“老丈要做什么?”

  又不是相女婿,管他天庭饱满不饱满呢。

  胖老者道:“小子无礼。你今早的行径我们可都看到了,我们是来看看你这里有什么好东西的。”

  他话音刚落,去摸官帽椅的瘦老者已叫了起来:“这东西设计新奇,做工不错。”

  起来的几人呼啦啦围了过去。

  罗安更是愤恨,双眼如欲喷火,誓不放过程墨,转身离去。在西市门口,他又看到几位朝臣相继过来,说着去宜安居看看的话。

  宜安居出名了。霍光句话,让朝臣们误以为站在程墨背后的人是他,更有人猜测宜安居是霍光的物业。权倾朝野的霍大将军可不是谁都能巴结上,现在有这样的捷径,哪有不大大巴结的道理?

  再者,个月前官帽椅在西市门口炮而红,已在百姓心留下印象。这几天开店,便有百姓进来逛,虽然大部分人被两百两的高价吓住,但顺手买些席子几案的不在少数。

  这么来,宜安居常常人满为患,华掌柜再添三四个伙计也忙不过来,

  官帽椅做工精细,多次油漆、晾干更需时间,有定生产周期,又要交付以前付定金的三百多张。这些日子木匠们日夜赶工,还是卖到断货。不得已,程墨吩咐限购。每位顾客只能购两张,要多购,只能付定金,三个月后提货。

  这个时代从没有限购说,货能卖出去就不错了,还限购?这是怎么说的!

  有朝臣仗着自己是官身,不肯接受限购,非要口气定三四十张,被华掌柜告知,只能付定金,三个月后再来取时,气得爆跳如雷。

  纷纷乱乱,三天时间到了。

  上官桀派人送三万四千两的银票到羽林卫,当着刘淘甫的面交给程墨,说是请刘淘甫做个证人。

  自从程墨拒婚后,刘淘甫直对程墨不冷不热,此时坐在那里,眼观鼻,鼻观心,面无表情。

  武空自告奋勇陪程墨起过来,不停向程墨使眼色。程墨会意,看了眼托盘里那叠银票,道:“程某只要个说法,至于银子嘛,那倒不用。”

  如此来,上官桀便得承他个天大的人情。

  送银票过来的是上官桀的亲信,冷笑声道:“别呀,我家阿郎可不是那起子见钱眼开的小家子。”

  不就是转弯抹角嘲讽程墨见钱眼开么。程墨只当听不懂,副白痴样道:“程某担心,拿了这银子,会得罪上官太仆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刘淘甫口茶汤直喷出半丈。真没想到这小子看着挺机灵,实际却是个绣花枕头,看不用。这样的话也能说得?

  亲信脸色很不好看,语气更冷几分,道:“程五郎,你要为你今天说的话负责!”

  武空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程墨眼,别人不知道,他会不知道么?这小子明明就是装的,既要收银票,又要拿话挤兑上官桀,让他吃这个哑巴亏,还不能下手报复。见过奸诈的,就没见过程墨这么奸诈的。

  程墨只当没看见武空的眼色,苦着张俊脸,可怜兮兮道:“大人,属下要如何自处,全凭您句话了。”

  刘淘甫擦着唇角的茶渍,百忙之翻了个白眼。你小子要是我女婿,拼着这张老脸,我也得为你把这事圆了。可你不肯当我女婿,你是死是活与我何干?

  他还算厚道,没有给程墨小鞋穿,这就不错了。要指望他帮程墨收拾烂摊子,就太过了。这件事,刘淘甫坚决不掺和。

  “这个,你和上官太仆族弟的事,本官并不清楚。”刘淘甫慢条斯理道。

  亲信呵呵笑了两声,拱手道:“刘大人高义,小人会禀报我家阿郎。”

  只要刘淘甫不掺和,上官桀完全没压力。

  武空坐在刘淘甫下,凑过去低声道:“这位信使在上官太仆面前能说得上话,大人不妨和他多多交好。”

  堂就那么几个人,虽是压低声音,但亲信还是听见了,顿时面有得色。能得上官桀信任,就是在刘淘甫这样的宠臣跟前也有面子。

  “嗯?”刘淘甫虎目瞪,不乐意了。他是昭帝的人,霍光权势再大,对他也客客气气的。亲信这么说,岂不是说他得巴结讨好上官桀?

  武空再添上把火,道:“上官太仆的孙女可是当今皇后。”

  “那又怎样?妇人怎能干政?”刘淘甫明知武空使激将法,可走上官氏门路的名声传出去,他也不用在朝堂混了。

  吴朝是太后政治,就算要把持朝政,也得从皇后熬到儿子当了皇帝,自己成为太后再说。上官氏还没跟昭帝圆房,儿子更不知在哪,要当太后还早着呢。

  武空点到为止,应了声:“是。”再不言语。

  亲信不干了,上官桀可是走了长公主的门路,才把孙女送进宫当皇后。府里出了位皇后,那是无上荣光啊。

  “刘大人,说话小心点。”他怒道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8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