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3章 接着编

第33章 接着编

  刘淘甫也怒了,道:“五郎,既然上官太仆诚意殷殷为族人赔不是,这银票你就收下吧。 . 1W.”

  程墨笑眯眯道:“是。不收,倒显得我们没有接受上官太仆道歉的诚意了。”

  亲信大怒,你当自己是谁,上官太仆用得着管你怎么想么?眼看程墨把放银票的漆盘拨拉到自己身边,把银票揣兜里,他眼珠子差点没凸出来。

  “族人是族人,上官太仆是上官太仆,不可混为谈。程五郎也真是的,怎么听人家姓上官,便吓得屁滚尿流。”亲信咬牙道,还说上官太仆诚意殷殷给你赔不是?你小子给我等着,总有天让你死无全尸。

  程墨得了实惠,听他颠倒黑白并不生气,连连点头道:“说得是,以后程某只对上官太仆恭敬,对他的族人,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。”

  这下,不要说武空,就是刘淘甫也侧目。亲信觉得没有跟程墨这白痴说话的必要,向刘淘甫拱手告辞,怫袖而去。

  刘淘甫看了程墨半天,不知说什么好,挥手道:“都下去吧。”

  武空陪笑道:“五郎伤了脑子,有时候拎不清,还请大人看他在羽林卫当差的份上,照看他些。”

  要是刘淘甫不管,程墨又不肯走霍光的门路,小命随时不保啊。当然,他愿意走霍光的门路,也得霍光愿意接纳他才行。可他连表示下都不肯,那就太不识相了。

  以上官桀的权威,程墨要么站到霍光的队列,要么娶了刘思莹,才能保住小命。

  刘淘甫翻翻眼皮,道:“他脑子是伤了,脸可没伤,小女配不上他。”

  武空忙扯程墨的袖子,让他赶紧表态。

  程墨起身长揖,道:“大人厚爱,小子感激涕零。只是小子心有所属,不敢有负白头之约。”

  先前刘思莹喊打喊杀,根本没有给程墨解释的机会。现在程墨趁刘淘甫亲事重提,表示自己有了意人,不能娶刘思莹。这只不过是他的借口。他总不能说你女儿长得太丑,我看不上吧?若是片痴心不能移情别恋,刘淘甫便容易接受得多。

  果然,刘淘甫怔了下,道:“你心有所属?不是说先前的事都忘得干二净吗?”

  “是,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。那位姑娘,刚认识不久,我们见钟情,已经私订终身。”程墨恳切地道:“若是我贪图富贵,弃了那位姑娘,大人敢把令爱嫁给我吗?”

  武空悄悄翻了个白眼,心道,你就编吧。

  刘淘甫大为感动,能不为富贵权势所动,坚持真爱的男人,实在难能可贵。若真是这样,他不娶自己女儿,反而是为女儿好。

  “天下好男儿多的是,思莹总有醒悟的天。这件事,就揭过去吧。”刘淘甫叹息道,看程墨顺眼了很多,深觉若把他收为心腹,他定会对自己忠心耿耿。

  程墨眼眶湿润了,哽咽道:“大人对小子实在太好了。”

  武空捂眼,你再接着编。

  刘淘甫示意程墨坐,道:“思莹是个好姑娘,只是太固执了些。这些天在家茶饭不思,整天以泪抹面,唉!”

  这是谈心的节奏?程墨陪着小心道:“是小子不好。大人为她说门好亲,过段时间也就好了。”

  刘淘甫沉吟不语。以他的身份门庭,找门当户对的,人家嫌弃刘思莹长得糙,要择寒门小户的,他又不甘心。程墨好歹在羽林卫,虽说是旁支,勉强也算勋贵,说出去不丢人。

  程墨是什么人,哪会看不出他那点小心思,恳切道:“大人只有这么位爱女,怎么舍得她嫁到夫家受苦?不如择品性纯良之人入赘,过两年生下孩子,大人也可以含饴弄孙。”

  话说得婉转,其实是劝他不要挑门庭,招个寒门小户的男子为婿。他嫌弃刘思莹长得丑,不见得别人也嫌弃啊,只要细心寻找,总能找到嘛。

  刘淘甫微微点头,道:“你说的也有道理。”

  武空无语问苍天,这是什么人哪,怎么三言两语,刘大人不仅不记恨他,反而和他推心置腹?

  程墨热心地道:“只要大人不挑门户,我倒可以为令爱留意。”

  安仁坊住的大多是普通百姓,只要放出风声,不见得没有人愿意。

  刘淘甫颌,道:“思莹喜欢美少年,长相上头,还请留意些。”

  说出来他都不好意思,女儿长得不怎么样,却喜欢帅气的男子,要不然也不会对程墨情有独钟了。

  程墨表示理解,道:“我明白。”

  看看时候不早,程墨和武空起身告辞。走出公庑不远,武空看看周围没人,随即给程墨拳:“你小子真会编啊。”

  程墨嘻嘻笑,道:“要不然呢?”

  “要是刘大人问你所爱之人是谁?你怎么说?”刚才武空为他捏把汗。

  程墨淡定道:“他怎么可能问这个?”

  只要昭帝信任刘淘甫,无论霍光还是上官桀就都不敢动他。刘淘甫向护短,要不然也不会放任刘思莹闹得满城风雨。只要他肯护着,程墨必定没事。

  武空朝程墨竖起大拇指:“你可真行!”

  夹缝求生,还活得这么骚包,不服都不行。

  同时间,罗安父子来到上官桀府上,递了张拜贴,随同拜贴递上去的,还有份厚礼。有了霍光那句话,他们不敢轻易动程墨,只能借助上官桀的力量。要说朝有谁能和霍光抗衡,那就是上官桀了。至于两人是亲家,倒不用担心。霍光怎么可能为了程墨这样个小人物和上官桀冲突?

  上官桀得亲信禀报,程墨居然真的收下银票,气得连声冷笑。

  亲信道:“阿郎,是不是问问大将军,为什么要帮这小子说话?”

  上官桀看了亲信眼,亲信不敢再说,低头退下。

  两人本来关系不错,要不然不也会成为儿女亲家。可自从几年前为了昭帝皇后的人选,两人便形同陌路了。霍光的妻子霍显想把小女儿霍书涵嫁给昭帝为后,两人年岁也相当,没想到上官桀暗箱操作,把六岁的孙女送进宫。

  这就不能忍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