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4章 大功告成

第34章 大功告成

  程墨回到安仁妨,马上宣扬开来,刘卫尉刘大人要招女婿了。.

  刘卫尉可是大官,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,他远在九重天。他要招女婿,关他们什么事?大多数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,在巷口吃面片儿汤的时候卦番。

  可是有人不这样想啊,那些东家长西家短,以掇合未婚男女为已任的媒婆们觉得机会来了。刘淘甫的门槛太高,她们进不去,程墨的门槛不高啊。时间,小院的门槛差点被踏低三分。

  当确定刘家有女初长成时,媒婆们激动了,财的机会来啦。只要能促成这桩姻缘,还怕刘家的谢礼不重么?

  不过短短天,媒婆们送到程墨这儿的人选便有四五十人之多。程墨就这些人的年龄长相筛选遍,剩下二十多人。确定这些人愿意入赘,再根据他们的情况,例如是否读过私垫,做什么工作,分门别类,送呈刘淘甫。

  刘淘甫没想到程墨效率如此之高,略为感动之余,把这二十多人叫到府上,自己躲在屏风后,派管家问这些人的话,勉强能回话的只有六七人。

  很快,这六七人祖上三代,本人自出生到现在都干了些什么,详细资料都在刘淘甫手里。他对其三人还算满意,这三人祖上是良民,本人也老实本分。

  刘思莹在绣楼里闹了好几天,只觉人生灰暗,再没有乐趣了。然后,某天,爹娘突然说给她找了位夫君,比程墨长得还好。

  她起初不信,隔着屏风看了之后,觉得虽然长得不如程墨,倒也不难看。重要的是,人家愿意接受她。

  这位从四五十人杀出重围,极有可能雀屏选之人,确实长得不错,就是有点娘娘腔,俗称伪娘。说话时常不自觉翘起兰花指,跟程墨俊美透着勃勃英姿完全是两种风格。

  刘思莹沉吟半天,幽幽道:“他没程五郎长得好。”

  两人之间隔了扇美人屏风,里边说话,外头听得清清楚楚。话音刚落,候选者接声道:“程五郎好赌,我不赌。”

  被刘淘甫指名做为参谋列席的程墨躺着也枪,只好苦笑道:“你除了不赌,就没有别的优点吗?”

  非得揭人伤疤,就不怕他恼羞成怒,向刘淘甫举荐别人?

  候选者翘着兰花指道:“我会洗衣做饭,还会缝衣。”

  这人是个裁缝,家里只有个瞎了眼的老娘,家务活全包。说完,还向程墨抬抬下巴,道:“五郎会这些么?”

  程墨汗,小声道:“跟我比什么?你就不会说你对刘家小娘子情深意重,非她不娶?”

  刘家婢仆如云,用得着你洗衣做饭吗?这人什么脑子!

  候选者得程墨提醒,顿时醒悟,当下当着满屋子的人,大胆说起情话。有些话尺度之大,程墨听了都脸红。

  这样滔滔不绝半个时辰之后,刘思莹终于被感动了:“五郎从没对我说过这样贴心的话。”

  她从屏风后走出来,尊荣把候选者吓跳,望向程墨。

  程墨点头:“这位就是刘家小娘子,货直价实,童叟无欺。”

  候选者脸色苍白,憋了半天,贴在程墨耳边道:“她不应该貌若天仙吗?”

  貌若天仙轮得到你?程墨鄙视。眼看刘思莹两腮飞红,春心荡漾,飞扑向新的意人,程墨当机立断,带头退了出去。时间,屋里只剩两位当事人。

  程墨站在廊下,暗暗为候选者默哀,入赘这样位母老虎,下半辈子够他受的了。

  不知刘思莹许诺什么,候选者最后还是屈服了。

  女儿的婚事向是刘淘甫的心结,如今姻缘已定,了了他桩心事,程墨功不可没。刘淘甫不仅消除了对程墨拒婚的芥蒂,还把他引为心腹,叫他到书房密谈个时辰。

  既然婚事已定,自然越早成亲越好,以免夜长梦多。刘家当即宣布喜讯,程墨为女方媒人,受谢媒礼。

  消息出,同僚震惊。程墨不是拒婚,被刘大姑娘追杀么?怎么眨眼间又成刘家座上宾?

  以刘淘甫的身份地位,女方媒人岂是般人能当的?分明是刘淘甫抬举程墨,赤/裸/裸的声明这人他要罩,谁也动不得。联想到几天前程墨在未央宫前殿拦住上官桀要债,众人恍然大悟,原来程墨背后有刘大人撑腰,才敢让上官桀颜面扫地呀。

  “刘大人如何比得上上官太仆权有势?他怎么会为程墨撑腰?”有人质疑道。

  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刘大人背后是陛下呀。”有人副你懂的表情道。

  霍光也好,上官桀也好,都不敢对昭帝不敬。昭帝虽然没有亲政,但他偶尔出声,两人都不敢违逆。

  昭帝的心腹不多,刘淘甫算个。如此位人物,两位大佬都得忌惮三分。

  武空接到请柬愕然,这小子真的把刘大姑娘的婚事解决了?

  张清得到消息,蹦老高,大声道:“我就说嘛,五哥不简单。”

  连刘大姑娘这老大难的问题都让他解决了,还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?

  也有人不以为然:“不过是做了个媒。”

  “哼!不过是做了个媒!”张清学着那人不以为然的语气,道:“那你怎么不去做?”

  那人讪讪道:“大家不是都在看刘姑娘的笑话么?你不也样?”

  “我五哥不样。”张清深以程墨为荣,与有荣焉道。

  罗安气得把屁股底下的官帽椅踹了,踹翻后又心疼,那可是两百两银子啊,忙蹲下仔细看,可有损坏。

  “真是邪门,什么事到他手里,就跟别人不样。”罗安恨恨道。

  他个人了半天呆无法可想,挨到老爹回来,父子俩在书房密议半天,再次去上官桀府上投拜贴,礼也比上次增加倍。

  上官桀把拜贴丢在边,道:“他们能成什么事?”

  想挑拨他和刘淘甫斗?他们还嫩了点。

  亲信瞟了拜贴眼,道:“多个人在羽林卫给程五使绊子也好,阿郎为什么不见他们呢?”

  过了半天,上官桀才漫不经心道:“叫他们明天下午过来吧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9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