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5章 谣言中伤

第35章 谣言中伤

  刘家招婿,宾客盈门,礼物堆积如山,大多登录入库,唯有程墨送的两张官帽椅被放在显眼位置,刘淘甫夫妇更是坐在这两张椅子上受新人的礼。★★ . ★1 √Wく.不过是跽坐而不是箕踞。虽然跽坐在官帽椅上有点不伦不类,但来宾位还是深受震动,有预定没有取到货的羡慕,已经取到货的却会心笑。那些接受新生事物不快,还没有定的,也决定明天赶紧去定几张。

  时间,席上人人谈论官帽椅,官帽椅再次轰动。

  靖海侯也在席上,听着身边的人热烈的谈论,唇边噙着丝冷笑,道:“这官帽椅不过是漆上得好,看着流光溢彩而已,其实不甚耐用。小儿十郎曾订了百张,用不到个月,已有几张坏了。”

  “还有这事?”同席之人惊讶,人道:“不是说做工精细,就是用五百年也不会坏么?我可听说,宜安居做保,只要使用得当,可保五百年不坏。”

  就是石头做的,也用不了五百年呀。同席几人没听过这话,都震动了:“还有这事?”

  人道:“如果真能用五百年,就算花两百两银子买下也值得。”

  两百两银子对这些人来说不算什么,能够买件传家宝,那就太物所值了。

  靖海侯嗤笑:“宜安居胡吹大气,五百年后生什么事,谁能知道?我们这些人能再活个二三十年就不错了,谁管得了百年之后的事?”

  这么说也是,众人顿时都沉默起来。过了会儿,有人想起靖海侯先前的话,道:“靖海说十郎曾经订了百张?”

  刘淘甫为女儿办婚宴,来的都是勋贵公卿,坐席的安排也是按照官位、爵位高低而设。跟靖海侯坐在起的,都是位居侯爵之人。最近几年,靖海侯跟上官桀派走得近,倒跟这些勋贵来往得少了。罗安订了百张官帽椅,也没送给这些人。

  靖海侯点头,再次强调:“已经坏了几张。好在是我们这样的人家,要是那起小门小户的人家,白白损失了银子岂不心疼?”

  这话在座的人就不爱听了,先前说话的人道:“话不是这样说,既然宜安居承诺可以使用五百年,若使用不到个月就坏了,理该要求对方赔偿才对。”

  说得只有你有钱,我们都是穷光蛋似的。

  靖海侯叹气,道“诸位有所不知,宜安居的东家程墨跟十郎同在羽林卫。”他手指不远处和两位老者谈笑风声的程墨,眼闪过丝恨意。那两个老者他认识,都是九卿之。

  没想到程墨这小子混得这么快,居然能和位居九卿的大臣搭上话了。要是和他们谈笑风声的是十郎,不知有多好。

  他抬眼四顾寻找罗安的身影,找来找去却没找到,不由阵气闷。

  这两位老者看刘淘甫受礼的官帽椅,稍打听,得知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就是这东西,马上要见程墨。刘淘甫正是对程墨好感爆棚的时候,立即派人叫程墨过去。

  程墨和武空说话,听说刘淘甫找,马上赶了过去。

  刘淘甫当即为他们介绍,两位老者见程墨,都感叹不已,矮老者道:“我家大孙子跟你年龄差不多,怎么就没你半点本事呢?”

  程墨笑道:“大人是想小子给个折扣吧?这可办不到哦。”

  “没大没小。”矮老者巴掌拍在程墨头上,笑骂道:“听说刘大人千金的亲事是你牵的线。你自己呢,成亲了没有?”

  程墨笑得挨了这轻轻的巴掌,道:“还没有。大人家里是不是有美若天仙的小娘子?要是有的话,不妨为我牵个线,我们相看相看。”

  矮老者笑对高老者道:“这小子奸滑得很,跟他说话,不小心就被他绕进去。”

  程墨不仅看破他的心思,还揭破他的心思,倒让他不好开口了。他家里确实有个小孙女,今年十五岁,跟程墨倒是年龄相当。

  高老者笑道:“听说现在都以收藏你家的官帽椅为荣,谁家里要没有张两张,倒不好意思待客,可有这事?”

  官帽椅确实在小部分上流社会流传开来,但还没到他们说的程度。

  程墨敛了笑,道:“老大人说笑了,不过是有心人放出的谣言。”

  两人和程墨交谈阵,各自定下十张官帽椅,程墨应了。他突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,眼神儿很是不善,顺着这目光看去,便看到靖海侯。

  罗安挑衅在先,靖海侯护短,而再地生事,终至无解,程墨也无奈得很。不过,他的性子很是执拗,你要找事,我便接着。所以,每次都是寸步不让,每次却都赢了。

  “靖海侯跟人说,你的椅子用不了个月就坏了。”武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,悄声道。

  他可真是毁人不倦。程墨道:“放出话去,若用不了个月,宜安居十倍偿还。”

  武空小声道:“话可不能乱说,要是他自己弄坏呢?”

  以靖海侯对程墨的恨意,这种事肯定做得出来。

  程墨笑了:“人为损坏还是质量问题,总能看得出来。只怕他不敢拿出来,要是拿出来,必定名声扫地。”

  以堂堂侯爷之尊诬陷间小小家具店,他好意思吗?只要他敢站出来,程墨就能让他身败名裂。

  武空见程墨很有把握,不再多说。他也有自己的关系,借着婚宴,把程墨的话传了出去,不过柱香的工夫,人人便在谈论这件事。

  靖海侯没想程墨消息如此灵通,随口句话不过会儿便能传到他耳里。如今骑虎难下,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。他心里暗恨程墨,隔着人群,狠狠瞪眼他眼。

  程墨笑眯眯看他,那笑容,在他看来,就是赤/裸/裸的挑衅啊。

  这小子背后都是些什么人?靖海侯不得不认真考虑起来。

  就在这时,外头叠声道:“上官太仆到。”

  没想到上官桀亲来贺喜,刘淘甫的面子可真大。群臣震动之余,马上起身整理衣冠,列队迎了出去。

  再见程墨,上官桀表情复杂。

  程墨仿佛从来没有跑到前殿去问这位天下第二人要债样,行礼毕,笑眯眯道:“难得上官太仆大驾光临,小子忝为女方媒人也倍有光彩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