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7章 糟老头子

第37章 糟老头子

  所有人的眼睛“唰”的下全投射在程墨身上。★.くく1√ W .

  程墨像没睡醒,抬头时脸茫然,左右看看,道“怎么了?”

  坐在他旁边的是刘淘甫的本家刘二十,刘家管家把他安排在这儿,可见刘淘甫已有把他当子侄辈看待的意思。刘二十看他桃花眼惺松,长长的眼睫毛抖啊抖的,颗心软得塌糊涂,轻声道:“你嗤笑章大人了?”

  “章大人是谁?”程墨脸上茫然之色更重,桃花眼眨眨的,更是无辜。

  刘二十想解释下章大人的可怕之处,章秋爆了,声断喝如霹雳响起,炸得堂上横梁的灰尘簌簌掉落:“你是什么东西,敢耻笑老夫?老夫不活了!”

  轻微的叮咚声不断响起,却是胆子小的宾客在这声断喝心胆俱裂,手筷子汤勺掉落在地。

  武空翻了个白眼,暗道,又来这招。

  张清没有接到请柬,安国公倒是来了,隔空和武空对望眼。两人都从对方眼明了,无论如何定要在章秋撒泼保下程墨,千万不能让罗安得逞。

  程墨转头看章秋,讶然道:“老爷子,你吃了炸药啦?这么大火气!”

  宾客们不懂什么是炸药,见程墨讶然的神色,全都绝倒。刘淘甫也怔住了,他刚要放出狠话,和章秋没完,没想到程墨轻描淡写的句话,像轻风拂过湖面,把他的怒火吹散了。

  “是啊,你什么火,看吓坏小孩子。”他不知道怎么的就笑了出来,神色也温和了不少,道:“今天是小女的大喜日子,在座的都是本官的嘉宾。你的年纪,就是做程五郎的曾爷爷也足够了,怎么反而和他较起真来?”

  所谓在座都是本官的嘉宾,即是说,谁和程墨这混小子过不去,就是和他刘淘甫过不去了。

  大闹人家的婚礼,这仇可结得不轻。武空端起酒杯轻轻抿了口,眼已微有笑意。只要刘淘甫兜住了,程墨小命能保。

  安国公神色如常,心里却乐开了花,没想到程墨这混小子运气不错,能得刘淘甫说这句话,难怪小儿子天天说他能干。

  从年龄上论,章秋确实不像话,大闹人家的婚礼现场不说,还声震屋瓦,吓坏不少人。可是章秋的儿子孙子曾孙,都得上官桀提携,他不卖力怎么行?所以说,生育能力太强也麻烦,家里那么多张嘴等着吃喝呢。

  程墨既没被吓得跪地求饶,也没色厉内荏地争辩,反而跟没事人似的看着章秋,让章秋拳像打在棉花上。他做出副怒气勃,张牙舞爪的模样,却没得到应有效果,这下有些不知怎么办,不由望向上官桀。

  上官桀眼皮子动了动。

  这是让他继续闹的意思?章秋揣测,不理刘淘甫,继续厉声道:“你小子敢耻笑老夫,老夫跟你没完!”

  他只能揪着这点不放了。虽然是小题大作,总比无理取闹好。

  程墨见章秋双喷火的眼睛死瞪着他,指指自己的鼻子,道:“你说,我耻笑你?”

  “难道不是?”章秋暗暗松了口气,只要对上话就好,凭他的口才本事,吓也能把这小子吓死。不过个十七、岁的娃娃,哪里见过世面?

  程墨头摇得像拨浪鼓,道:“我为什么要耻笑你?你既不是二佳人,也不是青年才俊,不过是个糟老头子。哪怕你做了什么可笑之事,我也不会跟你般见识。”

  说白了就是,你算哪根葱,我不屑于耻笑你。

  满堂俱静。不少人低头捂嘴双肩耸动,却是忍笑忍得很痛苦。反应慢的觉得这话不对啊,程五郎怎么能直白的说章大人是个糟老头子呢?看章大人时,张布满老人斑的脸已红如关公(这个时候还没关公,借用下哈)。

  章秋确实气坏了,他四十五岁有才名,然后成为博士(官位),步入仕途。几十年来听过无数赞美之词,今天却被人指着鼻子骂“糟老头子”,这口气如何能忍?

  “不能笑,不能笑。”刘淘甫暗自告诫自己。他忍笑忍得很辛苦,嘴巴抽蓄,声音也带了笑意,道:“你小子胡说道些什么,还不快快向章大人赔礼?”

  “哦。”程墨从容如流起身行礼,道:“小子不该说你是糟老头子,虽然你确实是。唉,总之是小子心直口快。这里给你赔不是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

  爆笑声掀翻屋顶。

  满堂宾客再也忍不住了,就算顶着章秋的怒火,也要先笑了再说,要不然肚皮就要爆开啦。

  爆笑声,章秋喷出大口血,身体慢慢软倒。

  上官桀愕然。先前程墨在未央宫拦着他要债要说法,他还以为这是个怔头青。现在看来,这人不畏强权,临危不惧,敢与章秋对抗,假以时日,实在是个棘手的对手啊。

  要知道章秋倚老卖老,家里子孙众多,动不动子子孙孙几百人出动,跑人家府门口又哭又闹,弄得人家像死了人似的,实在晦气。满朝武没人敢惹,就连昭帝见了他,也客客气气,对他礼让三分。

  没想到今天被程墨气成这样。他是不知道章秋府里的传统,还是根筋?或者有所依仗?上官桀望向刘淘甫,却见刘淘甫同样愕然,只是愕然却带着丝赞赏之意。

  难道不是他授意?上官桀眼角瞥到墙上的大红喜字,看向程墨的眼神再次变了。刘淘甫独生爱女新婚,怎么可能招惹章秋这老头子,被他的子孙到府上闹?

  真是众人皆醉我独醒,人人笑得东倒西歪,只有人本正经端坐如仪。这个人就是程墨,他无辜地看着爆笑的众人,似乎十分不解众人为何笑。

  笑声长久不歇,直到个声音惊呼:“不好了,章大人晕过去啦。”

  章秋吐血晕迷了。这次是真晕。

  几个奴仆进来,把章秋抬回去,自有人飞快去请太医。

  上官桀觉得没意思,找借口告辞了。

  刘淘甫恼他带人大闹婚礼,也不挽留,不冷不热送到府门口。这个梁子,两家算是结下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9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