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39章 引开

第39章 引开

  “程五郎君,我家阿郎有请。く.く★1★ W .★”管家走到程墨身边,悄声道。

  程墨微微颌,和对面的宾客相互碰了杯,仰脖喝了,亮了杯底,含笑走向下席。下席那位刚才大赞程墨浑身是胆,膜拜之情溢于言表,早就在等程墨到来了。见程墨和邻席喝完酒,忙把自己的酒杯添满。

  他放下添酒的木勺,却只看到程墨的背影,不由愠怒:“老子这么膜拜他,他居然看不起老子?”

  正想出声质问,却见程墨没有在他下那位面前停留,而是快步出了厅堂的大门。他心里顿时平衡,刚好有人过来敬他,于是把刚才的不快丢开,喝起酒来。

  程墨随管家到厢房,明亮的烛下,刘淘甫眉头紧皱,道:“章秋死了,他的子孙堵在外头,要本官交出你。”

  虽然章秋的子孙没有干嚎,可人人身着白衣,堵住他的府门。他这里张灯结彩办喜事,来这么群人,多晦气啊。

  程墨道:“大人打算怎么办?”

  要把他交出去吗?

  刘淘甫道:“你以后就在这里住下,这些人不离开,你别出府。”

  这是要保他?程墨剑眉挑了挑,桃花眼看着刘淘甫道:“大人不把我交出去,他们可是要大闹喜堂的。今天是思莹姑娘的大喜日子,怎能让这些人搅黄了?”

  刘淘甫挥手让管家退下,在席上坐了,道:“章秋真是害人不浅,死了也不消停。你可有办法让这些人散去?”

  交出程墨这卫尉他就不用当了,不能护住自己的部下,禁军们谁会再跟随他?羽林卫的部下就更不用说了,谁不心寒?可是不交人,他们闹腾个没完,不仅晦气,还颜面扫地,只怕不用等到天亮,他就成了京城的笑话了。

  这件事,棘手得很。

  他素知程墨做事天马行空、脑洞大开,或者有办法也不定。

  程墨笑了,老狐狸叫他来,原来是要他出主意啊。

  “大人,这件事,你尽可以推到属下身上。我们这么办……”程墨轻描淡写说了几句话。

  刘淘甫睁大眼睛,细想每个环节,道:“你有把握?”

  他可真是大胆,这样的办法不仅敢想,还敢干。果然后生可畏,古人诚不欺我。

  程墨笑道:“他们不过揣摩大人的喜恶,又仗着人多而已。哪敢真把我怎么样?大人要不放心,安排几个身手好的护院暗保护我就是。”

  刘淘甫想,章家子孙就像苍蝇样,人人避之不及,可要说真的多凶狠,倒也不见得。他拍拍程墨的肩头,真心实意道:“刘某承五郎这个情。”

  “大人说哪里话?这都是属下该做的。”程墨副有事下属服其劳的样子,道:“还请准备匹良马。”

  刘淘甫叫管家进来,吩咐把他的座骑牵来。

  厚重的朱漆大门开了条门缝,程墨脸贴门缝朝外看。台阶下或坐或站约有近百男子,大多是二三十岁的青年,也有少部分长须飘飘的老者,更有不少人朝这里聚拢。可以想见,章家子孙众多,接到消息正从城里各处往这里赶。再等下去,人更多。

  “把门打开。”程墨道。

  管家看他脸淡定,心里的震惊和敬佩难以形容,颤声道:“真的要打开吗?”

  章家断然不敢攻打卫尉府,只要大门紧闭,府里的人就都安全。这打开府门,章家的人冲进来,怎么办?他回头看了眼院里的护卫,道:“再去调三百人过来。”

  待人调来,再开门不迟。

  程墨道:“不用。你把门打开,我出去后立即关门,谁来也不要开,待这些人走后你再开门送各位宾客出府。”

  管家面露坚毅之色,道:“老奴晓得。”

  他能从众多奴仆脱颖而出成为管家,还是有些见识的,当下亲自和另个心腹拨下横栓,角门悄没声息开了。

  章家诸人彼此之间正互相打招呼,人太多,不可能处住着。这会儿眼见可以狠狠敲刘淘甫笔,大为兴奋。至于心伤章秋之死的倒真没有几人,近十年来,他们这样讹武百官,早就做得熟了。在他们口,章秋早就死过千百遍了,哪会在乎这遍。不过是这次真的死了,得大敲特敲笔,最好能夜暴富。

  这些人正说得热闹,突然匹青骢马从天而降,高高扬起前蹄,从几个青年头上跃过。

  程墨在武空悉心教导下,马术进步神,远非当初刚穿过来时可比。青骢马又神骏非凡,能领会主人意图,人马在章家人没反应过来之前,早就去得远了。

  待青骢马转过街角,那几个青年才反应过来,惊呼出声。想想若是那马个马失前蹄,自己岂不成了肉泥?不由阵后怕。

  就在这时,府里大喊:“程五郎跑了!程五郎跑了!”

  最近程墨风头很劲,先是在未央宫拦住上官桀要债要说法,接着官帽椅风靡京城,卖到断货。可章家人并没见过程墨的长相。灯笼下光线朦胧,人骑又眨眼不见,谁都没意识到刚才马上骑者是程墨。直到这声音传遍府前上空,章家人才跳了起来:“程墨跑了?”

  有人急道:“快去追啊。”

  他们倒想追,来青骢马早去得远了,刘淘甫临街开府,道路空寂,眼望去,哪里有程墨的踪影?二来,他们或是坐马车,或是坐驴车,或是步行而来,谁都没有追赶的交通工具。

  这些人本来就是盘散沙,靠章秋的名头到处讹诈,这下更是乱了起来,有要去追的,有要去找刘淘甫讨要钱财的,有要去程墨家堵门的,不而足。

  大门内侧的院墙架起架长梯,只灯笼晃啊晃的伸了出来,然后探出张十二三岁小厮稚气的脸。小厮处在变声期的公鸭嗓子道:“喂,程五郎回去了,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?再不走,我可要禀报我家阿郎了。”

  这是怎么说?章家的人顿时互相埋怨吵成团,正没主意时,个须皆白的老者来了,得知情况,道:“还等什么?去程五郎家。”

  小厮看近百人下子走得干干净净,惊魂未定拍了拍胸脯。

  刘淘甫得报,松了口气,道:“五郎确实是人才。”

  不服都不行啊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