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0章 守株待兔

第40章 守株待兔

  府门外这出,赴宴的宾客没人察觉,众人越喝兴致越高,越喝气氛越热烈。√ .只有武空见程墨随刘府管家走后直没回来,放心不下,把刘府管家叫过来询问。

  管家小声把生在府门外的幕说了,道:“程五郎君确实是人杰,下子把那些人引走了。”

  武空越听越是心惊,狠狠瞪了管家眼,强抑怒气,沉声道:“他人呢?”

  管家为难道:“老奴不知。”

  只要章家的人不在府门口闹事就好,他哪有闲心管程墨去哪?

  武空望了眼和几个朝臣谈笑风生的刘淘甫,指节捏得咯咯响,刘淘甫要不是上司,他早就拳打倒在地了。有他这样的吗?推程墨出去顶事,自己在这里谈笑风生。

  刘淘甫有所感觉,望了过来。

  武空重重放下杯子,大步出门。待刘府管家奉命追出来,武空已打马离开。

  别院,程墨微闭双眼,泡在浴桶里,水面上撒落的花瓣鲜艳欲滴。

  脚步声由远及近,人扯下帘子走了进来。

  程墨刚睁开眼,劲风袭面,只大手探向他卧在水下,不着寸褛的身体。

  “嘭”的声响,水花四溅,武空身上衣袍尽湿,头脸的水。抹了把脸上的水,他怒视程墨道:“你本事了啊,什么都往自己身上兜!”

  亏他以为刘淘甫会护住他,没想到最后竟是他挺身而出。到处惹事也就罢了,现在还会替人受过。这小子还想不想活命?

  程墨掌击在水面,水花飞溅时飞快扯过放在旁边衣架的长衫套上,把湿漉漉的长往脑后甩,笑吟吟道:“他们不敢找刘大人的麻烦,专挑我这软柿子捏。人家堵住卫尉府是要找我,不是找刘大人。”

  武空理直气壮道:“刘大人有的是办法把那些人打走,用得着你?谁让你什么事都掺和了?我告诉你,再这样下去,你就是有十条命也保不住。”

  真是气死他了。

  程墨道:“不是我掺和,而是这件事,从头到尾都针对我。章秋指责官帽椅只能箕踞难道不是在说我?就算没有罗安,我也躲不过去,他们定会把线引到我这里。”

  武空想了想,程墨说得没错。气消了些,却依然板着脸,道:“无论如何你都不该出面。以后你走到哪,他们追到哪,后患无穷了。”

  “啥?”程墨瞪大漂亮的桃花眼,道:“还有这事?”

  不是今天揭过去就算了吗?

  武空叹气:“你以为呢?要不然为什么满朝武人人对章秋这老头子避之不及?今天他气死了,你倒是做了件好事,可这个黑锅你背定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武空咬牙,刘淘甫实在太卑鄙了,怎么能让程墨背黑锅呢!他倒是自在了,可程墨怎么办?再看程墨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气又不打处来,道:“你怎么不跟我商量?”

  程墨翻了个白眼,道:“当时的情况,哪容我跟你商量啊。算了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。反正事情做下了,多想无用。”

  武空气道:“你倒看得开。”

  “看得开看不开都无所谓了。”程墨道:“我喝了肚子酒,菜倒没吃几口,不如弄几个菜,先填饱肚子。”

  武空瞪了他眼,回头吩咐侍候的婢女传下去。很快,厨子整了几个菜,盅酒,两人对坐而饮。

  章家的人追到小院,见铁将军把门,商量后,分部分人在小院门口守着,又安排人沿路把守,只要程墨来了,马上传讯。他们还真不信了,程墨会连家都不回。不回家,他能去哪?

  自从小院差点被刘思莹拆了后,程墨便不让赵雨菲过来收拾了,实在太危险了,要是误伤了她就不好了。最近段时间,程墨住在武空的别院,赵雨菲更不会过来。

  夜已深,巷子里突然多了很多陌生人,邻居们都被惊动了。很快,里正来了。

  赵雨菲在人群,听着章家的人指责程墨,忍不住怒道:“你们把人逼得有家不能回,还颠倒黑白,真是岂有此理!这里是天子脚下,岂容你们胡作非为?”

  邻居们纷纷点头,道:“里正,快把这些歹徒送官法办。”

  章家的人衣着不俗,可黑暗谁顾得上这个,总之趁夜闯入民居,定不是好人。

  里正看了眼大门紧锁的小院,道:“贵人所言,无法证实,还请回去。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

  留在这里负责的是章秋的曾孙,名叫章布。他在同辈向以能言善辩著称,也不生气,含笑道:“某奉命守在这里,里正及各位高邻若是不服,尽可报官。”

  摆明了不怕官。

  里正比邻居们见的世面多,知道这些人都是官家子弟,只怕报官,最后吃亏的倒是他们。可邻居们群情激愤,又不能不管,正拿不定主意,瞥眼见躲在人群的会昌伯,忙过去行礼,道:“这件事怎么办,还请伯爷拿个主意。”

  会昌伯躲闪不及,苦笑道:“老夫去和他们说说,要是他们不肯走,只好明天报官了。”

  里正道:“是。”

  程墨这小子真是个惹祸精。会昌伯心里暗骂,又后悔不该听到这边嘈嚷,时好奇,过来看热闹。要是章家见他这个程家家主在这儿,赖到他头上,跑他家里闹,可怎么办?

  章布以晚辈礼拜见会昌伯,绵里藏针道:“程五郎是程五郎,伯爷是伯爷。我们章家以诗礼传家,向有分寸,还请伯爷不要淌这浑水。”

  言外之意,你要是掺和,我们便连你并算在里头。

  会昌伯本就不是善于言辞之人,这时更担心章家迁怒,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有苦笑。

  赵雨菲气道:“你们要是知书达理,以诗礼传家,也就不会堵在人家门口了。真不要脸。”

  邻居们哄笑起来,孩童们跟着学舌,道:“不要脸!不要脸!”

  章布也不生气,夜色掩映看不清赵雨菲的容颜,只从声音听出是个女子。从手头掌握的资料看,程墨并没有成亲,也没有定亲,这女子应该不是他的亲眷。他不愿引起安仁坊众百姓的反感,对赵雨菲的话充耳不闻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9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