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3章 程五在这里

第43章 程五在这里

  “走,看看去。★. ★1 √W .★”程墨坐不住了。

  武空把拉住他,道:“章秋的子孙全聚齐了,还有他们的族人。你门前那点空地,密密麻麻全是人不说,连巷子里,巷口外面也是人。这时候过去,不是送死吗?”

  到处是人,随地大小便,间还搁具棺材,这情景,想想就让人作呕。可是小院是程墨穿到这儿的居所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他的根,他怎么能容许被人这样糟蹋?

  “那又如何?他们人多,就可以不讲道理么?”

  武空来不及责怪张清告诉他这些,用力把程墨按在椅上,道:“你知道满朝武为什么惧怕章家?就因为他们向是这个德性。他们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,被他们围堵的人家又不好用强……”

  “谁说不能用强?”程墨冷笑道: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如果不是人人畏惧纵容,他们会这样无法无天吗?”

  张清道:“刘大人不是说廷尉会出面么?或者这时候廷尉已经带人过去了呢。”

  章家再怎么嚣张,也不敢对廷尉沈定摆谱啊。沈定为人凶狠,铁面无私,有他出面,定然能把章家的人赶走。现在章家人把章秋的死算在程墨头上,人人对程墨恨之入骨,程墨过去,哪能落得了好?不死也得残废。

  手头没人就是不行啊。盛夏团只有十几人,就算心甘情愿随他冒险,他也不能把他们往里头带,人数太悬殊了。再说,他们不是嫡系。

  程墨道:“我们乔状打扮,去看看廷尉是怎么办事的。”

  这个好,张清马上赞成,道:“我们打扮成什么好?最好能不被认出来,又能看到他们的衰样。”

  对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,武空也是无语了。

  三人打扮好了,上了马车,出了安仁坊,特地绕圈,再来到小院。

  离三四条巷,便人声鼎沸,臭气冲天,马车再也行进不了。

  程墨把车窗上的竹帘拉开条缝,往外张望,只见满满当当的到处是人。很多身着短褐的男子手持棍棒,和些豪奴对持;也有些身着长衫或是绸衫的男子,气愤愤地大声说着什么。

  穷苦百姓穿短褐。

  安仁坊没有像霍光、上官桀那样的大官,但也不是贫民区,大多打工度日,也有些京官、读书人。看样子,是附近的居民受不了,自组织起来了。

  有人喊:“让让。”

  没人动。

  那人不停喊着,不知谁说了句:“你他娘的没带眼睛吗?哪里有地方可以让?”

  都人挤人,前胸贴后背了,还让个屁啊。

  局面时僵住了。

  程墨道:“下车吧。”

  武空凑在他身后跟着往外看,听他这么说,怔了下,道:“下车?”

  进得去吗?

  程墨笑道:“我去掉伪装,道路就畅通了。”

  不等武空说话,他把身上的披风解下来,把脸上的蒙面巾也扯掉,掀开车帘,站在车辕上大吼嗓子:“程五在这里!”

  咒骂声没了,阳光下,近千双眼睛直愣愣看着程墨。

  程墨跳下车辕,转身就跑,所到之处,人人避让,很快闪出条路。

  武空只手伸在空,刚才他只差寸,便抓住程墨的衣领了。这混小子,怎么可以这样跑下去?他不要命了吗?

  张清就没那么多顾忌了,跟着从车里出来,也大吼嗓子:“程五在这里!”随即跳下车辕,向程墨相反的方向跑去。

  原来还可以这样。武空二话不说,也照葫芦画瓢来回。

  刚才那个喊着让让的男子最先反应过来,大喝声:“给我追。”不管里面有没有程墨,总之先把这三人捉到再说。就算他们不是程墨,也脱不了关系,就算没有关系,章家也有办法让他们有关系。

  不是章家的人笨,而是从前夜到现在,近两天两夜的时间在小院门口守着,吃不好,睡不好,又被臭气熏得脑袋疼,慢半拍完全是人的正常反应。

  里正觉得这两天像噩梦,就差头撞墙了。居民们认为他没有用,章家人觉得他碍事,他劝了这个劝那个,和这个交涉和那个交涉,累得老命丢了半条,丁点效果也没有。这会儿,他在人群见程墨出现,心漏跳了拍,见章家的奴仆不顾切挤开居民,追赶程墨,马上大喝声:“拦住他们。”

  居民们,特别和程墨同条巷子的居民们,对章家已经是恨之入骨了。谁愿意不相干的人抬着棺材搁家门口哭丧?这些人不仅没日没夜干嚎,还弄得臭气熏天,简直不让人活了。他们去干涉,还指使恶奴打伤他们。这个仇,算是结大了。

  居民们迅行动起来,用人墙把巷口堵得死死的。

  里正在两个青年搀扶下颤颤巍巍站在梯子上,眺望程墨远去的方向,确定程墨没有被追上,才在青年的搀扶下慢慢下来。

  程墨这具身体素质还算不错,穿过来又练了两三个月的马术和弓箭,更是强壮了不少,协调性也更好。跳下车辕,马上向南边飞奔。他想引章家的人追赶他,邻居们就可以趁这个机会把这些人渣清理出去了。

  至于廷尉沈定什么时候带人来,不在他的考虑之。人只有靠自己才稳妥,靠个素未谋面的人,太不靠谱了。

  程墨跑了阵,回头看,现没人追来,不由大奇。他站住了,张望了下,真的没人追。这不科学。

  “小孩,你去那边看看,有没有人跑过来。”

  这里离小院约摸有十七条巷,已没有臭气。很多人去那边看热闹,只有两个妇人在院子里做针线,三四个七岁的孩子在门前的地上玩弹珠。程墨拿出两个铜板对个男童晃了晃。

  男童小眼睛亮晶晶看着他手里的铜板,犹豫了下,转头喊了声:“娘?”

  妇人抬头,眼睛下停在铜板上。那可是铜板啊,还在阳光下闪着光呢。

  “还不快去看看。”妇人朝儿子暴喝声,然后放下针线,起身恭请程墨入内等待孩子回来通报消息,顺手还端了杯水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399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