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4章 同仇敌忾

第44章 同仇敌忾

  程墨没等太久,孩子气踹吁吁满头大汗跑回来,上气不接下气道:“来了很多公差。 ★.★√1 ★W .く”

  他走了几条巷,有没有人跑来没看到,反正看见来了很多公差,然后人就哄而散了。他差点被人踏了,吓得小心肝嘭嘭跳。

  沈定来了?来得可真快。程墨又抓了把铜板放在孩子手上,向妇人告辞,朝小院方向走去。

  路上乱糟糟的,看热闹的人四散乱跑,程墨几次差点被人撞上。有人认出他,好心提醒:“你怎么回来?快走吧,公差抓人了。”

  对升斗小民来说,公差的威慑力比什么都大。公差来了,还不快跑,还往上撞,那是作死。

  程墨问:“来了多少人?”

  “好多人。”那人道:“快跑吧,再不跑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其实他远远见群公差簇拥个大官过来,撒腿就跑,哪有看清楚来了多少人?

  问不出个所以然,程墨道了谢,继续往前走。那人脚步顿了顿,想把程墨扯回来,再想,还是自己跑路要紧,于是不再管程墨,撒腿跑得飞快。

  远远的,个身着廷尉袍服的精瘦汉子阴沉着脸站在巷,几个腰佩大刀的汉子站在他身后。这人就是沈定了。

  程墨站在墙边看了会儿,两个差人押人,总共抓了五人,还有人被叫到沈定跟前回话,那人花白胡子,不是里正是谁?

  “五郎?你不是跑了吗?怎么还在这儿?”人惊奇道。因为跑得太快,收脚不住,他倒退两步,确定眼前的俊朗少年是程墨无误后才开口。

  这人,是隔壁赵大郎,以前的程墨还曾向他借过钱。大概是被借钱借怕了,程墨穿过来后,他刻意保持距离。

  “赵大哥家不是在这边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看他跑得气喘吁吁,程墨同样惊奇。人跑是回家,你家在案地旁边,乱跑什么?

  赵大郎抹了抹额头的汗,苦笑道:“章家那些人真是害死人。刚才你走后我们就打起来啦,我失手打了章家人棍子,这不是怕公差审问清楚,秋后算帐么?”

  “刚才打起来了?”程墨睁大眼,随即感动,难怪章家的人没追过来,敢情被邻居们堵住了。

  赵大郎急道:“你快跑吧,要是被公差抓住就麻烦了。”

  眼前这位可是始作俑者,别人不定有事,他定逃不过。

  程墨感觉到他的真情,再次感动,道:“你先走吧,我在后面顶着。”

  他想看看事态展。赵大郎也感动了,可是在公差面前,不是客气的时候,点头,如离弦之箭飞奔而去。

  很快,里正回完话,退到旁。沈定走了,公差押了人,跟在后面。

  刚才这阵鸡飞狗跳,章家的人跑掉些,剩下的在沈定的威压下不敢不离去。不到柱香时间,抬着章秋的棺材,走得干干净净。

  百姓们跑的跑,逃的逃。很快,刚才摩肩接踵的巷口空荡荡的,只剩黄白之物在阳光下散臭味儿。

  程墨小心翼翼注意脚下,慢慢往前走。

  “你小子怎么又回来了?”个疲惫的声音低低响起,似乎怕被人听到似的,又道:“还不快跟我来。”

  里正佝偻着腰,神色疲惫,站在两团大粪之间,朝程墨招手。总算把那些兔嵬子赶走了,他松懈下来,觉得浑身像散了架。想到程墨冒着被打残的危险,跑来引走章家人,里正的神色不由温柔几分。

  程墨过去扶他,道:“您老快回家歇着吧。”

  里正叹了口气,道:“那些公差是你请来的吧?还有那个大官,真是好威风,好气势,来就下令抓人。”

  程墨道:“邻居们可有人被抓?要是有,我去找人通融,尽快让他们出来。听说还打架了,伤着了谁?您老陪我去看看,请大夫和药费我付。”

  连累他们就够过意不去了,还害得他们受了伤,程墨想多赔偿他们些银子。

  里正看着程墨笑,抬手拍了程墨下。程墨个子高,他够不着脑袋,只拍到肩头,就这样也心满意足,道:“你小子真的长大了。”

  能为别人着想,而不是跑了之,还像个人。

  章家的人在这里闹腾两天,真正生冲突是昨天的事。先是言辞交锋漫骂,然后章家恶奴仗着有主子撑腰,动手打了个让他们走开的小女孩巴掌,冲突升级,双方互有受伤。总体来说,邻居们气势弱了些,要不是生活环境被破坏,实在没勇气跟官家子弟对抗啊。

  到了小院巷口,黄白之物外,还散落着吃剩的食物,殡用的白幡。苍蝇在黄白之物和食物上流连不去。风吹动白幡,出“哗哗”的声音。这里本来环境整洁,现在却成了不是人住的地方。

  “他们真的抬了棺材来啊。”里正气呼呼道。那可是棺材!在这个讲究人死之后落地为安的国家,抬了棺材上人家门意味着什么?

  程墨脸色阴沉,道:“里正放心,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仗着有上官桀撑腰吗?如果上官桀倒台了呢?宦海风高浪急,分分钟钟船崩人亡。

  里正叹道:“人家世代为官,我们只能忍了这口气。”

  最可恨的是会昌伯那个老东西,自第天出现之后,再也不见人影。要是他肯挺身而出,章家总会有所忌惮。

  为了不让里正担心,程墨没有多说。

  邻居们院门虚掩,人都躲在门后,只到两人说话,不约而同开门出来。见程墨,都如见亲人。

  刚开始,他们对程墨有些怨气,觉得他是害人精,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。可随着章家跋扈,怨气渐渐被怒气所取代。再到程墨现身意图引走章家人,他们对程墨已经没有丝毫怨气了,有的只是同仇敌忾。对他们来说,程墨是他们的邻居,虽然顽劣了些,还是在可教的范围内。而章家人则不同,他们是敌人。

  在这种认知上,他们拦住章家人,械斗生。如果沈定来晚些,只怕不仅有人受伤,还会有不人死亡。

  他们把程墨围在间,有的咒骂章家人,有的关心程墨这两天的去向,还有的吹嘘着要和章家人再大干场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