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6章 出手

第46章 出手

  邻居齐出动,不到两个时辰,地上的黄白之物清理掉了,食物残渣扫除干净了,白幡烧掉了,环境恢复整洁空气重新清新。.

  里正列了名单,送到程墨这里,共百二十户。为捍卫自己家园,附近居民可以说不遣余力,人人出动。

  程墨把银票交给里正,里正叫了几个汉子,去把银票兑了,换成铜板。顿时,洗涮新、窗明几净的小院里欢声雷动。汉子们笑声爽朗,妇人们笑得见眼不见缝,盘算着晚上添条鱼。

  赞美声快把程墨淹没时,武空和张清来了。两人跑回新院,等了半天,没见程墨的踪影。担心他被章家抓住,派人过来探听情况,才知章家的人已经退了。

  张清进门,便把院子的人赶走,埋怨道:“五哥在这里散财,我们却到处找你。”

  这半天,他担心吊胆的,程墨倒好,在这里乐善好施。

  程墨道:“邻居们无故受累,我过意不去,弥补他们些。四哥,章家的人被放出来了?”

  他派新买的小厮榆树去廷尉所附近守着,榆树说,这些人进去半个时辰就被放出来了。要不是知道以现在的身份,去找沈定也没用,他会在这里安抚邻居?

  武空听说章家人被放出来,皱眉道:“沈大人铁面无私,能让他放人,必定……”

  必定是霍光吩咐的,要不然他不会这么做。

  程墨点头:“正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霍光给昭帝面子,也照顾到章家的情绪,算是两不相帮。毕竟章秋死了,死在离开刘淘甫府,回家的路上。死了位素有大儒之名的官员,无论如何是不能善了了。至于安仁坊的百姓,并不在霍光的考虑之。

  武空沉默了。

  张清急道:“怎么办?”

  程墨道:“开始制作官帽椅时,四可曾提过有人会以箕踞为由,拒绝接受官帽椅,我们也曾商议出几个办法。现在看来,这些办法全然用不上了。我们先这样……”

  他低声说了几句话,张清的眼睛猛地睁大,道:“这样行吗?”

  武空道:“我们分头行事。”

  三人同出了小院,武空和张清回府找父亲,程墨去了刘淘甫府上。

  刘淘甫得报沈定出动,章家人离开,赶紧进宫谢恩。程墨等了小半个时辰,他才回来。

  “你说章家不会善罢干休?”刘淘甫瞪眼。把人家闹得有家不能归还想怎样?

  程墨道:“正是。还请大人跟朝几位要好的大人商议下,借助舆论解决此事。”

  这是朝大佬才能解决的事儿,自然得由刘淘甫出面。吴朝臣武将并没有分得那么清楚,常常皇帝道旨意,便从臣变为武将,或是从武将变为臣。像霍光是大将军,领军权,可他同时处理朝政。刘淘甫是武将,相交莫逆的,也有臣。

  “先观察两天吧。如果章家就此收手,也就罢了,若是章家依然不依不饶,本官也不会放任不管。”刘淘甫还是不大相信章法敢再兴风作浪,他可是刚被弹劾,昭帝也下旨训斥了。

  程墨没有再说,道谢后告辞。

  回到新院子,赵雨菲在门口迎他,喜气洋洋道:“真漂亮。”

  “嗯?”程墨挑眉。

  赵雨菲嗔道:“我是说新院子啦,花园还有个秋千呢,还种了石榴。”

  程墨哈哈大笑,道:“你不是夸我么?”

  赵雨菲不依娇嗔道:“哪有?”

  话出口,她呆了下,程墨向本正经,什么时候这么跟她开玩笑了?

  程墨迈步入内,在厢房坐了,道:“明天人牙子会送些人来,我这院子,小厮婢女看家护院都缺,你挑可用的留下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赵雨菲温温顺顺跟在他身边,副当家主妇的模样,柔声应了,道:“这儿,不能让那些人知道吧?”

  要是他们跑这儿闹怎么办?

  提起章家,程墨俊美的脸庞闪过丝阴沉,道:“看家护院多挑些,他们敢来,立刻动手,打死不论。”

  真当他好欺负么?

  赵雨菲伸出柔荑,轻握他的大手,脸轻轻蹭蹭他的手臂,道:“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  她还不知道到底生什么事呢,只听说程墨把个大官气死了,人家子孙不干。这个大官也太会生了,这么多子孙,太可怕啦。

  程墨轻揽她的纤腰,道:“没事儿。”

  赵雨菲并没有追问,依偎会儿,轻声道:“饭菜做好了。”

  好些天没有吃过她做的饭菜啦,程墨还真有些想念,笑道:“我们先吃饭。吃过饭,你回家跟大娘商量下。要搬过来的话,明天就搬吧。”

  话音刚落,收获赵雨菲幽怨眼神枚。

  程墨不解。

  吃过饭,又说了好会儿闲话,主要是赵雨菲关心程墨这几天在哪儿住,化身好奇宝宝,问东问西。直到天色不早,程墨才送她回去。

  要到赵雨菲家,须经过小院的巷口。

  两人慢慢走着,低声说着话。赵雨菲闻着程墨身上的阳刚气息,颗心晃晃悠悠的,没有看路,脚下个趔趄,身子歪。程墨忙扶住,道:“怎么了?”

  赵雨菲还没有回答,旁边跳出个黑影大声道:“五郎,你可回来了,欠我的三百个铜板什么时候还我?”

  黑蒙蒙的突然冒出个人,猛然大嗓门来这么声,饶是程墨胆子大,也吓了跳。赵雨菲更不用说,吓得整个人缩进程墨怀里。

  “赵大哥,你怎么在这儿?”程墨没好气道。

  哪有人这样追债的?

  赵大郎得意洋洋道:“我可等到你了。你那么有钱,把几个月前欠我的三百个铜板还我呗。”

  户吊钱啊,他领到手的时候还不敢相信。想到跑太远,来得迟了,找不到程墨,他便急得抓心挠肝,晚饭也没心情吃,在这里等半天了。

  钱不是程墨借的,他还真忘了这茬了。想到以前的程墨借的钱,也算是他借的,程墨道:“行,你放出风声,明天下午我过来,有借我钱的,拿借条过来,我还清。”

  这笔帐,迟早得还。

  赵大郎苦着脸道:“别人我管不了,我没借条咋办?”

  邻里之间借钱,要什么借条啊。再说,他大字不识个,借条看得懂吗?

  “里正证明也行。”程墨道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