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7章 横着走的羽林卫

第47章 横着走的羽林卫

  程五郎要还钱了!整个安仁坊轰动。√ .

  程墨留下榆树协助里正处理还钱的事,自己进了宫。

  这几天,整个羽林卫都传得沸沸扬扬,程墨又惹事了。不少同僚平时和程墨说说笑笑,可并没有到为程墨两肋插刀的地步,更没有章家欺负到羽林卫头上的觉悟。

  可是当听说,程墨要还钱了,他们对程墨的观感顿时不同。以前很多人借钱给程墨,不过是因为他不要脸不要皮,不借摆脱不了纠缠。借出的银子,就当丢了,也没想到程墨能还。

  可现在程墨主动要还钱了,只要有借条或是人证,都能去西厢领银票。

  同僚们顿时激动,原以为这些钱打了水漂,没想到还有收回的天。

  很快,西厢房外排起了长龙,人人笑容满面。

  程墨看着二三十米长的队伍,心情复杂,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,真是借遍羽林卫无敌手啊。

  “五郎,我可不是揪着这点钱不放,你不还也没什么,你既要还,我就收了。”个同僚要回了自己的五两银子,想想五两银子不算什么,又有些不好意思,笑对坐在旁的程墨道。

  程墨笑得和气,道:“祝三哥,多谢你高义。当时实在是手头短了,才向兄弟们借。”

  这钱,真的不是他借的。

  也有人没能找到人证,在程墨纠缠不过时,顺手给几个小钱打了,现在当然要不回来。不过,这些人也不在意,跟着去看热闹,对程墨同样改观。

  另间厢房,罗安站在窗前,看着院子里长长的队伍,脸色很不好看。该死的,程墨不是被章家追得如过街老鼠,四处逃窜吗?怎么还敢大摇大摆回未央宫,大张旗鼓宣布还钱?难道他不怕被章家人追杀?

  陈三站在他旁边,脸色也很不好。

  因为罗安的原因,策马团成员都没有去领银子。罗安在刘思莹的婚宴上伸手那么指,随后章秋死了,章家人抬着棺材大闹安仁坊。这么来,罗安和程墨的仇就结得狠了。

  程墨是人才啊,从他慷慨还钱的手段就可以看出,这人绝非池物。羽林卫无人不知他失忆了,他也好象变了个人,可他还是选择还钱,说明什么?说明他有大气魄,只有把前帐清了,才能坦荡坦荡往前走。更说明他有能力,这些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还了也就还了,他不在乎。

  对这样个人,罗安不说冰释前嫌,还和人结了仇。以前就算有小小冲突,也在可调解范围内,这下却是无解了。无故竖这样个敌人,那是猪脑子啊。

  两三个领了银子的同僚说说笑笑走过窗前,说没想到程五会还钱,这钱像白捡似的,晚上去吃花酒。个策马团成员按耐不住了,霍地站起,道:“我也领去。”

  他借程墨十两银子。十两银子不算什么,可就这样白白没了,心里股气总是不顺,哪怕要回来,去喝花酒也行嘛。

  罗安生气了,喝道:“站住。你要去,我们兄弟就没得做了。”

  谁不知道他们是个团体?这会儿不说跟程墨老死不相往来,还上赶着往前凑,有拿他当兄弟吗?

  策马团成员站住,回头看陈三,道:“三哥,你怎么说?”

  随着他的话,又有五六人站了起来。外面欢声笑语,他们窝在这里,憋得难受。

  陈三低头想了半晌,道:“十郎跟程五之间纯属私人恩怨。”

  罗安叫道:“三哥!”

  你怎么能这样说?

  “你跟程五有些私人恩怨,策马团跟盛夏团不是没有冲突么?大家是同僚,是袍泽,是能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人,是要起面对敌人的。”陈三道。

  这几个月,尽管程墨和罗安不对付,但两个小团体之间还是互有来往,武空跟陈三表面上关系还算不错。个大集体下面会分很多小集体,小集体下面再细分,直至到个体,总得先考虑大集体的利益。

  话是这样说没错,可听在罗安耳,特别是在同僚们交口称赞程墨的时候,就很不是滋味了。

  陈三是老大,有他这句话,五六人兴兴头头出门了。

  放银子的是张清,看到几人过来,沉下了脸。程墨朝他使个眼色,他低声嘀咕了句什么。程墨在他耳边道:“别任性。”

  大家是同僚,这是事实。而且和他有仇的只是罗安人,跟其他人无涉,应该区别对待。

  轮到几人,先前站出来的那个策马团成员看了程墨眼,笑道:“五郎这是在哪里财?”

  对示好,程墨照单全收,笑道:“在西市开了家家具店。”

  话题由此说开。对官帽椅,以及由此引的冲突,几人都清楚得很,他们家里都有罗安送的官帽椅。

  这些天,同僚们大多听说过官帽椅,可得知是程墨的产业后,很多人没有了兴趣。现在就不同了,银子热乎乎捂在怀里呢。通过还回来的银子,他们重新认识了程墨这个人,也认可了程墨这个兄弟。

  不知谁提起章家大闹安仁坊,然后,大家都不爽了,纷纷道:“章家算什么东西!敢招惹到我们羽林卫头上,真当我们羽林卫是吃素的吗?”

  “就是,我们要是放任章家欺负,连陛下都脸面无光。”不少人附和。

  羽林卫是皇帝亲军,在京城横着走,不去欺负人,人家就该烧高香了,还欺负到他们头上,真是岂有此理!

  都是热血青少年,都在兴头上,三言两语间,便要去找回场子,要不然羽林卫脸上无光。

  张清有些呆滞,怎么突然之间,章家从欺负程五郎变成欺负羽林卫了?

  “走走走,去把章家砸了。”不知谁吼了嗓子,群人蜂拥而出,西厢里只剩程墨、武空、张清。

  起去的人,还有五六个策马团成员。

  张清愕然道:“这是……”

  怎么变成这样了?

  程墨笑笑起身,道:“走,我们也瞧瞧去。”

  武空目含深意看了程墨眼,心想,这小子心机可真深沉,不声不响的,便把同僚的力量动起来了。

  章家这下麻烦大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