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48章 以其人之道

第48章 以其人之道

  常员外带了个俊俏小厮,在街上晃荡,是到酒楼喝酒好呢,还是去青/楼好?想到昨晚那位千娇百媚的妓/女,他伸舌舔了舔唇。 √√.く√1 くW★.

  突然,街上如同炸雷般响起急促的马蹄声,接着惊呼声、奔跑声不断。常员外回头看,不远处尘土飞扬,墨压压千军万马奔腾而来。

  “什么情况?”常员外惊呼,要不是小厮眼明手快扶了把,他就摔倒了。

  不过息,奔马便来到面前,呼啸而过。

  常员外惊得半天说不出话,刚回过神,要说点什么,炸雷声又起,又是群骑者奔驰而过。如此三四次。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街上的尘土慢慢回落时,有人叫了起来:“不是说不能在街上纵马么?”

  这些人不是纵马,而是成群结队的纵马啊,就没人管管吗?

  百姓们愤怒了,就在他们齐声声讨时,又群骑者奔驰而来,跑得快的吃了嘴沙,跑得慢的差点被马踏死。这下他们真的没话说了,说什么都不如性命重要啊。

  程墨、武空、张清来到章家府门前时,章家已被包围了。羽林卫的人点不含糊,已把大门砸裂了条缝,砸门行动还在继续。

  章家嫡房居住在这所大宅子里。宅子很大,还是不够住,第五、六代的孩子只能人住间厢房,没办法人个小院子。外面砸门声砰砰响,院里早就乱成锅粥了。从来只有他们堵人家的门,什么时候被人堵过?何况来的这些人如狼似虎,二话不说,来便扔砖头、砸门。

  这是哪里来的煞星?

  乱了阵,总算有人想起去请章法了。他是章秋嫡长子,章秋死后,他便是新代的家主。

  在章法没回来之前,总得有个人出来应付下。章布被推举出来,不得已,只好硬着头皮来到大门口。

  管家架了梯子露出半张脸,大喊:“诸位英雄暂请停手,我家小主人有话说。”

  同僚们看向程墨,下令砸门的祝三哥道:“五郎怎么说?”

  程墨冷冷道:“他们抬着棺材去我家时,可没问我怎么说。”

  先前逃窜,是因为手头没人,现在再退让,就不是人了。程墨可没打算放过章家,他们既有抬着棺材闹事的胆量,就该有承受大门被砸的后果。

  程墨没来之前,祝三哥暂代指挥职,这时把指挥大权让了出来,道:“要怎么做,五郎说了算。”

  “砸,给我狠狠地砸!”程墨冷冷道。

  同僚们砸得更卖力了,砰砰声传出两三里远。

  管家站在梯子上老泪纵横,声嘶力竭哀求道:“哪里来的英雄,说声,老奴也好去禀报啊。”

  突然群人从天而降,二话不说先是往里扔砖头,接着砸门,这得是多大的仇啊。

  他不知道的是,之所以没有先砸门,是因为羽林卫们从未央宫过来,没有带家伙。到这儿后,才在附近户人家家里找到根准备建新房里做横梁用的木头。

  程墨哪里去管他,见大门还得好会儿才砸开,来到群同僚面前,抱拳道:“多谢各位袍泽为我出头。”

  羽林卫除了在宫里当差的和罗安外,几乎全部出动。没有在宫里的,听说程墨要还钱,也进宫看热闹,这会儿刚好碰上。领了钱离开的,听说这件事,也飞马而来。敢欺负到羽林卫头上,是作死。

  这也是百姓在街上看到好几拨人的原因了。

  砸门的只是十几人,同僚们轮流也就是了。大多数人围在章家府门前,或是随手扔几块砖头,或是让随从铺了席子,就那么随意坐着看热闹;还有人派人回府取官帽椅。

  见程墨抱拳,都站起来还礼,道:“五郎说哪里,章家辱你,就是辱我,辱我们众人。我们堂堂羽林卫,陛下亲军,岂能受人欺辱至此?”

  还有人埋怨程墨道:“五郎也真是的,怎么受这么大委屈不说声?我要知道,早把他们大门拆了。”

  程墨也不说破,道:“众位兄弟高义,我铭记在心,以后有什么事,说声。”

  “那是自然。我们兄弟,那还有什么说的?”众人纷纷道。

  章布叫管家下来,自己爬上梯子,看到坐在人群间的程墨,牙齿咬得格格响。程墨的画像他可看了两天,眼就认出来了。

  “程五郎,你敢现身了吗?”他扬声喊道。

  撞门声太响,声音传不到程墨那里。

  他露出张脸,双恶毒的眼睛死死盯着程墨。程墨看他绾着头,估计是章秋的子孙,故意大声道:“兄弟们,用力些,把大门砸开。”

  “好。”十几个抬木头的同僚轰然应道,更加用力地撞了起来,围坐看热闹的人跑上去几个,帮着抬木头。

  章布气得浑身抖,腿抖,梯子摇晃了下。扶梯的小厮本就心惊胆战,生怕门被砸开,外面那些如狼似虎的人冲进来杀人放火,只顾望着大门,没有扶紧梯子。

  于是,章布悲剧了。梯子倒了下去,他从梯子上摔下来。

  从附近的酒楼叫的酒菜送来了,官帽椅也抬来了。有人坐席子上,有人坐官帽椅上,说笑吃喝。程墨看乱成这样,叫人去抬了几张仙桌,几十张官帽椅过来。好在章府门前地方开阔,要不然哪里放得下这些东西。

  吃喝到半,章法来了。

  门前摆了几桌,有人走来走去吃东西,有人坐着喝酒吃菜,还有人赌牌九,片混乱。章法目眦欲裂喝道:“程墨!”

  接到翻墙跑出来的小厮禀报,他就猜到程墨找人堵住了他的府门。

  娘的,他们还在找程墨,想悄无声息把他弄死,他倒长本事了,还敢带人上章家闹,难道他就不怕上官太仆威吗?

  程墨见章法铁青着脸,双通红的眼睛在人群看来看去寻找自己,问身边的同僚:“这人是谁?”

  同僚告诉了他,再添上句:“不用怕他,有我们呢。”

  程墨点头:“不怕。”

  他连章秋都没怕过,会怕章秋的儿子?何况章秋已死,谁会为个死人讨公道?

  “来了啊?”程墨箕踞在官帽椅上,手里拿只鸡腿,咬了口,懒洋洋道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