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1章 闹到驾前

第51章 闹到驾前

  伍全又是叫屈又是讨饶,说了半天好话,直到上官桀来了。

  上官桀憋屈,本来指使马仔出面就能搞掂,没想到马仔上了年岁,下子气死了。章秋不能白死。他放任章家人大闹,算是挣回点面子。可更没想到的是,没权没地位不受人待见的没落旁支程墨涨本事了,居然带领大半羽林卫砸了章家大门。

  这就不能忍了。

  要是放任章家大门被砸,以后谁还跟随他?想到直被霍光压头,朝大半是霍光的人,他就火大。霍光压他也就罢了,连程墨这什么都不是的混小子也不把他放在眼里,真是岂有此理!

  眼看到站在刘淘甫身边,笑微微的程墨,上官桀火往上冲,喝道:“拿下!”

  他身边的侍卫刚应诺,羽林卫的同僚们轰然拦在前头,双方对峙。

  刘淘甫仰天打个哈哈,道:“上官太仆好大的威风。”

  大家同朝为官,同是九卿之,他身为卫尉,比上官桀这个负责皇帝车驾的太仆还要有权力些。要不是昭帝没有亲政,要不是上官桀是武帝托孤之臣,这会儿见了他,还得上前行礼呢。敢在他面前拿人,真当他是吃素的吗?

  上官桀仿佛刚刚看到他,“咦”了声,道:“刘卫尉也来了?你不是家有喜事,向陛下请假半月吗?怎么这么得闲啊?”

  不提喜事还好,提喜事刘淘甫也火大了。他就个女儿,这辈子也就办这么次喜事了,可上官桀不仅带人闹了喜宴,章秋还因此而死。虽然不是死在他府上,但同僚们说起来,都说赴他的喜宴后死的。这多晦气啊。

  “呵呵,老夫也想享几天清福,无奈有人趁老夫休假,对我羽林卫的儿郎下手啊。”刘淘甫语气森寒,虽是在笑,讥讽的意味更重。

  上官桀看了眼程墨,道:“章礼官被这小子活活气死,章礼官的子孙气愤难忍,失了分寸也是有的。刘大人,你不约束部下,却纵容他们无故砸了朝廷命官的大门,难道是欺章礼官身后无人不成?”

  刘淘甫道:“哦?无故?我看,是章家无故大闹安仁坊吧?安仁坊的百姓何辜,章家居然抬了棺材闹得他们不得安宁。上官大人,你身为九卿之,却不能体恤百姓,尸位素餐,岂不有负先帝所托?”

  这就谈不下去了。上官桀怒道:“刘大人,你说话要负责任!”

  刘淘甫也怒了,道:“你纵容章家扰得百姓不得安宁,却在这里大言不谗。老夫进宫弹劾你。”

  上官桀道:“老夫要进宫弹劾你管束部下不力,不配为卫尉。”

  “走!”刘淘甫怒攥上官桀的手,两人拉扯着来到马车前,各自甩开对方的手,上了自己的马车。

  大佬就是大佬啊,动不动进宫面君。他是郡守,如果不是身为京城长安的地方长官,哪里能有面君的机会?就算这样,昭帝也很少召见他,年半载的,他也没能进宫趟。

  武空等人也有些懵,看来事情真的闹大了,要是上官桀狠,刘大人可压不住啊。

  程墨道:“我们去看看。”

  “对,我们也去。”武空、祝三哥等人附和。无论如何,他们都要站在刘淘甫身边。

  羽林卫在程墨带领下很快走得干干净净,只剩地垃圾。伍全只好自认倒霉,指使差役把章府门前打扫干净。

  程墨到了未央宫,得知刘淘甫和上官桀在前殿,跟小内侍说声,然后去厢房等候。

  部分同僚情绪低落,策马团成员几人低声商议几句,派人找到程墨道:“五郎,这事,不会连累兄弟们吧?”

  虽说法不责众,他们又是皇帝亲卫,有皇帝护着。可世事难料,万因为罗安的缘故,他们成了替罪羊呢?人心险恶,不得不防啊。

  程墨老于世故,哪会不明白他们的想法,诚恳地道:“我跟十郎有些误会,但也仅仅是误会,以后有机会,定会冰释前嫌。这次的事,多谢你们了,若是上头怪罪下来,我力承担,不会连累兄弟们。”

  有程墨的保证,几人都心安不少,特别是程墨把和罗安的仇怨定性为误会,还要冰释前嫌,让他们心里好受多了。

  “如此,多谢了。”几人抱拳告辞,去策马团休息的房间了。

  陈三听几人转述程墨的话,瞥了罗安眼,道:“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罗安想要阻止,陈三已出门了。程墨比罗安大气多了,这才是做大事的人。

  西厢里,武空心里有些不安,道:“上官太仆的气势越大了,不知大人……”

  不是刘淘甫压不压得住,而是昭帝压不压得住啊。这事,已上升到两派势力对峙的层面了。

  程墨在他耳边道:“不会的,上官太仆若不想造反,就不敢对陛下不敬。”

  而昭帝,肯定是站在他们这边的。

  陈三过来,说了几句场面话。武空看了程墨眼,这小子还有化敌为友的本事?

  小半个时辰后,昭帝身边的小内侍来了,宣程墨到前殿。

  武空大惊,道:“公公,陛下宣五郎,要做什么?”

  难道刘大人顶不住上官桀,要推程墨出去了?想到刘淘甫有让程墨背黑锅的历史,他怒气上升,脸色立即不好看。

  “没事的。”程墨安慰武空,起身道:“公公请。”

  昭帝跽坐于上,刘淘甫和上官桀分坐下左右两边,见程墨进来,人露出笑容,人不怒自威。

  程墨看了上昭帝眼。他看起来比程墨还小两岁,长相清秀,脸色苍白,有些羸弱,双漆黑的大眼睛直停在程墨脸上。

  这人就是闹得京城鸡犬不宁的程五郎啊?昭帝实在好奇,程墨是怎么做到,让两位大臣在他面前争执不下的。

  “参见陛下。”程墨抱拳行礼参见。

  昭帝摆了摆手,道:“你今年十岁?”

  程墨不解昭帝为什么问这个,但还是应:“是。”

  昭帝感概:“跟朕同年啊。”

  都是十岁,怎么他就有那么多精力,那么能折腾,而自己却病病歪歪呢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