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3章 欢乐

第53章 欢乐

  西厢的欢笑声像长了翅膀般飞出房门,传遍了整个院子。同僚们纷纷赶来,很快把西厢填满了。

  “五郎,这个时候嘛,应该去松竹馆庆祝下。”祝三哥笑眯眯道,生怕程墨见人多拒绝,又吼声:“五郎作东,请兄弟们去松竹馆,兄弟们去不去?”

  “去!定要去!”整个西厢瞬间沸腾了。

  松竹馆嘛,他们平日也常去,不过是与三五好友,叫上几个妓子,玩乐番。这么多人起上妓/院,可从来没体验过,何况有人付钞。

  来得迟了,进不了西厢,只能在外面说笑的同僚听到里面如炸雷般的轰鸣声,也蹦起来了,纷纷道:“算我份。”

  这是被逼上梁山,不去不行了。程墨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都去。今天包了松竹馆,兄弟们乐呵乐呵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五郎好样的!”

  各种赞美声轰笑声差点把屋顶掀了。院子成了欢乐的海洋,笑声不断。

  “做什么做什么?”个不协调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刘淘甫脸严肃,倒背双手走进来,道:“嚷什么?都给老子老实些!”

  “大人来了。”众人纷纷笑着抱拳行礼,道:“见过大人。”

  有识趣的凑上道:“五郎包了松竹馆庆贺呢,大人起去吧?”

  “那是自然,今晚就由顾盼儿陪大人了。”有人狗腿子似的奉承着,好象顾盼儿是他家的,陪谁由他说了算。

  顾盼儿是去年的花魁,青/楼界第美女,卖艺不卖身,不是随便的人能见到的,何况请她作陪?觊觎她的人从松竹馆排到朱雀大街。不过,这不妨碍下属们对刘淘甫这个上司大拍马屁。

  听到顾盼儿的名号,刘淘甫绷不住了,笑踹那人脚,道:“边儿去。”

  那儿笑着躲开,百忙不忘添上句:“顾盼儿能得大人青眼,是她的福气。”

  这拍马屁拍得太过了,旁边人拉住他,道:“少说两句吧。”

  要不然,刘大人真被顾盼儿拒绝了,这张老脸往哪搁?

  好在刘淘甫不再理他,走向西厢。众人见他过来,纷纷让开道。

  “行啊你小子,皇上居然为你破例。”刘淘甫笑骂程墨道:“你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,升了官,也不过来见老子。”

  他等了小半个时辰,程墨这混小子半个人影也没见着,只好自己过来了。亏得他声嘶力竭和上官桀争辩,又担了半天心,没想到这小子倒因祸得福了。

  程墨不是不想去跟刘淘甫说声,这不是过来就被同僚围住了么,人人挤上来跟他说两句,他不应答也不好。

  “多谢大人在陛下面前陈情,属下才能有此机缘。”程墨抱拳行礼郑重道谢。

  这下刘淘满意了,连连点头,本正经道:“以后不许再淘气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程墨也本正经应道。

  欢乐得塌糊涂的张清不乐意了,道:“大人,要是章家再闹事,难道五郎只能当缩头乌龟不成?”

  “闭嘴。”刘淘甫瞪了张清眼,道:“陛下已着上官太仆和霍大将军处理此事。你是认为两位大能处理不好吗?”

  这次,章家势必吃个大亏,以后再也不能动不动就上人家府门前闹事了。想到满朝武不知有多少人暗感激程墨,刘淘甫感慨,这小子可真是歪打正着。

  张清受了训斥,也不以为意,眨巴眨巴眼睛,道:“这么说,章家再也不能为恶了?”

  武空大喜,笑容满面朝刘淘甫兜头长揖,道:“多谢大人周全。”

  要不是刘淘甫坚持保程墨,想来昭帝也不会让当朝最有权势的两位人物起处理此事。这是昭帝给刘淘甫的脸面。虽然章秋是上官桀的人,上官桀定会徇私,但在昭帝施加压力和霍光凭公处理的情况下,也不能做得太过份。

  这局,是程墨胜了,完胜!

  刘淘甫很受落。他素以护短出名,要是护不住程墨,也不用在官场上混了。何况程墨先是解决了刘思莹的婚姻大事,接着在喜宴上引走章家人,让他能顺利办完喜宴。这个人情,无论如何都得还。

  “谁让我是你们上司呢?”刘淘甫捋须自得道。他不仅是卫尉,掌宫门卫屯兵,是昭帝的禁卫司令,还是朗令,直接掌管羽林卫。

  程墨也跟着笑吟吟道:“多谢大人周全。”

  刘淘甫巴掌扇在程墨头上,道:“你小子再这样胡闹,看老子饶不饶你。”

  程墨“哎哟”声怪叫,道:“做什么打我。”

  这幕看得众同僚好生眼热,他们想让刘大人这么轻轻扇巴掌,刘大人还不扇呢。武空自心底地笑了,刘大人这是把五郎当自家子侄辈看待啊。

  张清道:“走走走,我们去松竹馆。”

  “去松竹馆喽!”众人欢呼,簇拥刘淘甫就要往外走。

  刘淘甫个没注意,被他们簇拥到了院子里,好不容易收住脚,道:“你们去吧,我还有事呢。”

  他敢去狎/妓,老婆不抽死他才怪。

  下属们都知道他怕老婆,也不勉强,声欢呼,簇拥程墨出门。

  “这些臭小子。”院子里,刘淘甫笑骂。他也很想去啊,这些混蛋,怎么不强押他去,这样他回家就能向老婆交代嘛。

  院里下子安静下来。只有末尾间厢房传出声轻不可闻的冷哼。

  罗安坐在席上,听着窗外阵阵轰笑声,脸色阴沉。房间里空荡荡的,策马团的成员都跑去凑热闹了,只剩他人孤零零地坐着。他心里恨恨地想,皇帝没事瞎掺和什么,凭什么封程墨的官?又怪老天不开眼,让程墨得意。

  平时同僚们和他称兄道弟,到紧要关头,人人去巴结程墨,没人在乎他的感受,没人来劝他放下成见,起去。

  他自怨自艾阵,又想若是程墨低声下气求他,他去不去呢?

  此时的程墨已被簇拥来到松竹馆。大白天的,大群人不由分说,闯门而入,把****吓得腿肚子直打颤,声音都变了:“有客到!”

  太可怕了,这是哪里来的强盗啊,个个像饥渴了若干年,如狼似虎往里闯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