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4章 松竹馆规矩

第54章 松竹馆规矩

  祝三哥冲在最前,张清第二,两人往厅站,齐声喊:“顾盼儿呢?快请出来。★√★.く 1√√W★.く”

  老鸨汗,不得不强打精神上前应付:“诸位郎君来得不巧,盼儿还在休息。”

  开玩笑,什么人要见顾盼儿都能见着。顾盼儿有这么不值钱吗?

  祝三哥转头,在人群人寻找程墨。

  太奇葩了,上青/楼上得这么气势如虹。接受现代教育的程墨捂脸,落在后面。

  祝三哥找了半天,没找到,由是大吼声:“五郎!”

  声暴喝骤然响起,老鸨吓了跳,连退两步,在****搀扶下才站稳。她大怒,道:“何人敢到松竹馆喧哗?”

  松竹馆是妓/院没错,可也是有地位的妓/院,达官贵人、人墨客来往无数,哪能由这些粗鲁的混蛋胡来?

  祝三哥以前也来过松竹馆,只是下子来了这么多人,老鸨心惊胆战之下,没认出他。见老鸨给脸色看,祝三哥不高兴了,道:“还不快叫你家的姑娘过来陪酒?顾盼儿呢?叫她出来好好陪老子喝酒。”

  “哈哈哈!”老鸨冷笑,道:“哪里来的强盗,也敢到松竹馆撒野?”

  她眼扫过去,有些人身着铠甲,有些人身着长袍,就是没个做士打扮的。这些人,全是兵流子嘛。这样的人,也敢来松竹馆,当松竹馆是什么了。

  张清不高兴了,道:“我们是强盗,也强过你个老鸨。装什么装?快叫姑娘们过来陪酒。”

  不过是卖笑的行当,还真当自己是大爷了。他们才是真正的大爷好不好。

  俗话说,打人不打脸。张清说话太直,老鸨脸上挂不住,张粉涂得厚厚的脸热得烫。来的人太多,护院****没有打赢的把握,不能力敌,只能智取了。她胸脯起伏两下,道:“松竹馆的规矩,以取胜。诸位郎君若是诗能入得盼儿姑娘法眼,盼儿姑娘自然会出来与诸位相见。”

  你们要会写诗才有鬼了呢。

  祝三哥和张清对望眼,都有些丧气,道:“又来这句。”

  顾盼儿就是这点可恶,诗有什么好的,不顶吃不顶穿,哪有银子实在。

  张清挤开同僚走了出来,路寻找:“五哥,你在哪?”直走到松竹馆的大门口,才看到程墨靠在大门上,眼望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,看得入神。

  “五哥快来,祝三哥顶不住了。”张清拉起程墨就走。祝三哥向好色,是京城众妓/院的常客,连他都顶不住了,可见老鸨有多难搞啦。

  程墨被拉着脚不点地来到厅。

  老鸨见来个俊俏少年,唇边的讥讽更浓。都说****无情,戏子无义,松竹馆的姑娘会对长得俊的恩公另眼相看才怪。

  祝三哥尴尬,又被这该死的老鸨句话逼到绝路。真惹恼了他,花银子请落魄书生写两诗羞辱这老鸨番,撕了她的嘴,看她还能张扬不。

  “五郎,这不着调的妈妈说要写诗。”看到程墨走来,他忙道。

  说好把松竹馆包了的,金主在这里,顾盼儿敢不出来吗?

  老鸨见程墨装束跟他们样,料定他也是兵痦,冷笑两声道:“对啊,要写诗,诗写得不好,恕松竹馆不能接待。”

  程墨瞬间怒了,你个开妓/院的,装什么大爷?从现代穿过来的,哪个不会背几唐诗宋词?他勾了勾唇角,道:“哦?要写诗?还要写得好?”

  “对。”老鸨加强语气道:“写得不好,恕松竹馆不能接待。”

  写得不好,你们给老娘滚出去,别妨碍老娘做生意。

  程墨夸张道:“哎呀,我好怕。”做出副害怕的样子,道:“如果诗写得好呢?顾盼儿是不是就此赎身,为某红袖添香啊?”

  他话音刚落,众同僚哄堂大笑,犹以祝三哥和张清笑得最大声。

  老鸨看他副害怕的样子,没去想他话里的意思,还顺着原来的思路走,道:“你要害怕,就请回吧。”

  直到笑声大作,才反应过来,愠怒道:“想让盼儿姑娘为你红袖添香,你消受得起吗?”

  程墨懒洋洋道:“不过是写诗,有什么难的!我大笔挥就是十,能让顾盼儿名扬京城。只是我连她长什么样,是美是丑都没见过,为什么要为她扬名?她名扬四海,于我有什么好?”

  “对啊。”张清小胸脯挺得高高的,道:“我五哥武全才,不过是写几诗,有什么难的?只是,我五哥为什么要为你家顾盼儿扬名?除非你家顾盼儿自愿赎身为侍妾。要不然,免谈。”

  众同僚齐声道:“对啊对啊。”

  祝三哥又添上句:“想要让人写诗吹捧,又不给人点好处,当人是傻子啊?”

  老鸨气往上冲,怒道:“好,如果这位小郎君的诗真的写得好,盼儿姑娘当为小郎君单独弹唱。如果小郎君诗写得不好,诸位还请出去。”

  别以为识几个字就能写诗,要是写得不好,看她如何羞辱这些王蛋。

  祝三哥两眼放光,道:“言为定?”

  能得顾盼儿单独弹唱,他们羽林卫可是露了大脸了。要知道顾盼儿诗才绝佳,颇具才名,长得好又生性冷清,自挂牌以来,能得她如此青睐的还不到十人,全是当世鼎鼎大名的才子。

  程墨道:“只是单独弹唱?某要的是红袖添香。”

  “五哥,能单独弹唱已经很不错了。”张清提醒道,又列举据说得此殊荣的几人,有某某才子,某新科状元,某当世大儒,等等。

  老鸨冷笑道:“小郎君写出好诗再说吧。”

  吹得好大气,别写不出来,被赶了出去,当场哭鼻子。

  程墨道:“取房四宝上来,某写两句你看看。”又嫌弃道:“你们好说也是接待贵客的地方,怎么连张官帽椅也没有?”

  官帽椅老鸨是听说过的,只是张要两百两银子,她肉痛,没有添置。

  “小郎君休要嫌东嫌西,顾左右而言他,写出好诗再说吧。”她道。写不出诗,就要被赶出去了,还挑刺,什么人哪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