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5章 仙子谪凡

第55章 仙子谪凡

  房四宝端上来,娇俏的小丫鬟****半露,跽坐在侧磨墨。 √★. ★1W.

  老鸨冷笑道:“小郎君,请吧。”看你能写出什么花花来。

  众同僚眼巴巴看着程墨,张清紧张道:“五哥,你可定要写出好诗啊。”

  刚才吹牛为自家兄弟撑门面,现在到了见真章的时候,他心里没底。认识这么长时间,从没见程墨拿过毛笔好不好。

  祝三哥也道:“五郎,要是不行,咱们到别家?”

  要是写不出来,可就丢大人了,不用天,羽林卫就成京城笑话。

  程墨微微笑,俊脸更是迷人,淡定道:“兄弟们不用担心,我定叫顾盼儿为兄弟们弹唱。”

  老鸨久经风场,早就心如铁石,不会轻易动摇,可程墨只微微笑,她却觉得璨灿夺目,心旌为之摇。看程墨这么自信,她撇嘴道:“胡吹大气。”

  程墨撩袍袂,举止潇洒,跽坐于席上,心想,好在这些天苦练毛笔字,要不然连字都写不出,岂不丢人。

  苦练几个月毛笔字,他也只勉强能把个字凑在起,好看是说不上的。

  看他落笔,老鸨又撇了撇嘴,众同僚都叹气。才子可不是谁都能当的,须有天赋,自三五岁开始早起背书不说,哪个不是满腹经纶,手好字?从来没有字写得不好的才子。

  祝三哥深深后悔提议来松竹馆,张清后悔让程墨写诗,武空绞尽脑汁想着等会儿怎么把场子圆过去。

  众人各怀心事时,程墨已写好,放下笔,道:“先写两句,等见了顾盼儿再接着往下写吧。”

  老鸨下巴高高抬起,看都不看程墨,像是他写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,只示意****:“念我听听。”

  ****副吃了苍蝇的表情,上前取竹简。张清气不过,把推开****,道:“滚开。不要脏了我们的好诗。我来念。”捧起竹简,看了眼,立即双眼光,大呼:“真是好诗!你们快来看。”

  你懂什么是好诗?****腹诽,闪到旁。

  众同僚围了过来,有人大声念道:“锦瑟无端五十弦,弦柱思华年。果然是好诗!”

  虽然只有廖廖两句,却意境非凡。美丽的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琴弦呢?因为弦柱系着太多的回忆,太多的心事啊。

  老鸨滚滚圆圆的身子猛地颤,愕然望向程墨,不敢置信。

  张清扬了扬手里的竹简,得意洋洋道:“快让你家顾盼儿出来给兄弟们弹唱曲,唱得好了,我家五哥再写两句。要不然,我五哥到莳花馆接着写,立马让玲珑的风头盖过顾盼儿。”

  常有好诗捧红位名妓的事,要不然名妓为何独爱才子,倒贴也愿意?原因就在这儿。

  这么好的诗,老鸨哪肯放过?她飞快换了副笑脸,扭着胖腰,急步来到程墨面前,深深礼,谄媚道:“妾身有眼无珠,失礼之处,还请小郎君不要见怪。小郎君请稍等,妾这就去请盼儿过来。”

  程墨轻轻“嗯”了声,端足了才子的范儿。

  老鸨屁颠屁颠地去了。众同僚“哄”声把程墨围住,七嘴舌道:“五郎,看不出啊,你还是写诗的高手。”

  程墨不好说是抄李商隐的,道:“这下你们放心了吧?”

  “放心,绝对放心。”众同僚道。祝三哥又恨恨道:“这顾盼儿可恶,每次我来,总是拿诗说事,没次能见她面。这下好了,有五郎在,看我不好好羞辱她番。”

  不是要写诗嘛,会写诗的来了,看你还有什么话说。

  曾经要见顾盼儿被老鸨推托开的同僚都点头,道:“不羞辱她番,不足以洗涮我等被拒的屈辱。”

  说话间,环佩叮当,香风袭人。众人不由屏住呼吸,侧头望了过去,只眼,都看呆了。

  只见个二佳人如仙子谪凡,清纯出尘,不染丝人间烟火气。她轻移莲步,走了过来,所到之处,众同僚都侧身让开条道。她经过谁身边,谁不敢呼吸,生怕浊气亵渎了她。

  程墨只瞄了眼,便端起面前的茶饮,喝了口。原来这位花魁走清纯路线。

  在老鸨指引下,顾盼儿来到程墨面前,深深礼,轻启朱唇,道:“见过郎君。”

  看到竹简上那两句写得歪歪斜斜的诗,她的心神被震动了,弦柱思华年,可不正是她晚景的写照么?他是说,她们这些为妓的,年轻时再风光,晚年也只能靠回忆年轻时的风光,度过凄凉的岁月么?

  程墨起身还礼,道:“你是顾盼儿?”

  刚才恨要羞辱人家番,这会儿口水流到衣襟上而不自知的祝三哥狠狠白了程墨眼,还用说嘛,除了顾盼儿,谁有如此美貌?

  “奴正是顾盼儿。”顾盼儿抬头瞟了眼,被程墨的长相深深震撼了。她自小卖身到松竹馆,见过的欢客不知有多少,却从没见过如此俊朗的男子。

  俊朗也没什么,可是在这俊朗的外表下,还有颗体恤她的心,还有满腹的才华,那就不同了。

  “请容奴为郎君弹奏曲。”顾盼儿说着,又是深深礼。

  众同僚大为兴奋,所谓的要羞辱她番的想法,自她出现后,早就丢到瓜洼国了。这会儿个个跟乖宝宝似的,随意坐在地上,竖起耳朵,准备听曲了。

  老鸨谄笑道:“小郎君可否把诗写全了,好让盼儿弹唱?”

  祝三哥捅程墨:“快写。”

  程墨翻了个白眼,看祝三哥这个样子,若是他说不写,老拳就下来了。

  很快,《锦瑟》就写好了。顾盼儿调了弦,弹唱起来:“锦瑟无端五十弦,弦柱思华年。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
  曲未终,珠泪滚滚而下。

  众同僚听得如痴如醉。

  她的嗓音柔媚,曲终,余音绕梁。程墨微闭双眼,听了这曲。没想到古诗还能这样唱,或者,这是古诗原来的唱法?程墨望向顾盼儿时,见她低头拭泪,不禁微生侧隐之心,在欢场混,不容易啊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