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6章 夜色

第56章 夜色

  铜鹤嘴吐出缕缕轻烟,古朴的几案,汉白玉的石席,切的切,都显示这是间富人的居室。★.

  程墨坐在**的汉白玉上,看着人工痕迹极重的设内摆设,轻轻笑了笑。没有真正见识过繁华是什么样的人,来到这里,定会为这里的摆设所迷,觉得只有这样的地方,才配得上顾盼儿。

  “郎君笑什么?”旁研茶的顾盼儿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没刻离开过程墨的脸庞。他的侧脸线条柔和俊朗,怎么看也看不够。见程墨突然轻笑,她的心漏跳了拍,忐忑问道。

  曲既罢,顾盼儿请程墨到静室奉茶。其他人只能叫了松竹馆的姑娘作陪了,或是看歌舞,或是开了房间胡天胡地。

  程墨觉得这姑娘气质还是不错的,起码不做作,笑微微道:“姑娘于茶道很是熟悉呀。”

  琴棋书画、茶道,这些都是必学的功课,哪会不熟?顾盼儿叹道:“是啊。”把研好的茶奉上,道:“奴再为郎君弹奏曲。”

  歌声再起,唱的是曲《临江仙》。

  低吟浅唱,不知不觉夜色渐深。顾盼儿有些犹豫,她十六岁了,老鸨露出口风,再过几个月为她梳拢。如果没有遇到程墨也就罢了,现在遇到程墨,她如死寂般的心活泛起来。如果是他为她梳拢,该有多好啊。

  可是这样的话,她毕竟说不出口。

  迟疑,程墨已起身,道:“天色不早,程某告辞。”

  “郎君!”她如梦初醒,轻呼声,又惊觉失态,期期艾艾道:“你还会来吗?”

  他晚上目不斜视,跟那些混迹欢场的男人完全不同,分明是第次来这种地方。要是以后他不来,岂不是再难遇见?

  程墨没想到她有此问,道:“应该不会了。”

  前世什么女人没见过,对很多同僚来说,吸引力巨大的松竹馆,于他来说不过如此。

  顾盼儿失望极了,轻声道:“郎君为何不再来了?”

  因为没兴趣啊。程墨笑道:“松竹馆是销金窿,我介穷人,消受不起啊。”

  原来是这样。顾盼儿脸上重现光彩,道:“郎君何不早说,奴这里还有些积蓄。”

  程墨义正辞严拒绝道:“那怎么成,我堂堂男人,如何能花你个姑娘家的积蓄?”

  他剑眉微微提起,漂亮的桃花眼很是严肃,真的迷死人了。顾盼儿痴迷地看着程墨,直到他转身离去,还依依不舍地望着。

  婢女春儿叹息道:“姐姐,他走啦。”

  从来没见过自家姐姐对谁如此痴情,这可怎么好?

  顾盼儿道:“你去打听下,他住在哪里。”

  春儿想劝,话到嘴边又咽下,应了声,来到众羽林郎胡天胡地的所在。今晚程墨包了松竹馆,众人只管玩乐,并没有人意识到程墨已会钞离去。

  新居里,赵雨菲独坐窗下,听外面三更鼓响,程墨还没回来,担心得很,想叫新来的护院去找找,又不知去哪里找好。

  正不知怎么办好,程墨回来了。

  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她轻嗔道。灯下,见程墨脸色薄红,好象喝了酒。走近了,身上又有淡淡的香味儿。这是?她略思忖,眼眶登时红了:“人家为你担半天心事,你倒好,去那烟花柳巷之地。”

  这么快被识破?程墨闻闻自己的衣袖,还好啊。

  “和同僚起去喝几杯酒。”程墨道:“给我沏杯清茶。”

  喝晚上那种加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茶沫,他嗓子难受得紧。

  几个月的相处,赵雨菲早知道他的习惯,很快沏了清茶放在他面前,道:“怎么不叫个人回来说声。”害她担了半天心。

  “呃……”程墨很想说,不知道你在这儿啊。赵雨菲回家跟娘亲商量后,决定不搬过来住,程墨基本就没想到她会直在这里等。

  看程墨张口结舌的样子,赵雨菲莞尔笑,轻声道:“真是呆鹅。”

  这人,就是段不开窍的木头。

  桔黄色的灯光照在她如白瓷般的脸上,如镀上层浅金色。程墨现,赵雨菲没有顾盼儿长得好,也没有顾盼儿出尘的气质,可是,她的皮肤很好,不施粉黛,却天然去雕琢。

  感觉到程墨异样的目光,赵雨菲心里甜甜的,只觉得晚上的焦急等待都值得。瞟了程墨眼,道:“看什么?”

  程墨鬼使神差道:“太晚了,今晚你在这里歇下吧。”

  吴朝没有宵禁,京城夜生活丰富,两家相距不远,派几个人送她过去并不费事。

  赵雨菲心头荡,低下头,轻轻应了声:“嗯。”

  两人站得近,她头歪,靠在程墨肩膀上。

  在自己家,有这么个人,为自己留盏灯,等自己回来,这种感觉,是松竹馆那种地方永远无可替代的。程墨难得的轻轻揽住她的香肩。

  夜色静谧,窗纸透出两个依偎的身影。

  良久,程墨才道:“备水,我要沐浴。”

  赵雨菲轻“啊”声,道:“可不是,你去那种地方,早该沐浴了。”

  家里已买了十几个婢女,可赵雨菲还是亲自为程墨准备换的衣裳,亲自试水温。此时已是夏天,本来用冷水沐浴即可,可她觉得井水太凉了,非要打婢女去烧水不可。

  “不用。”程墨笑道:“井水就好。”

  走进浴室开始宽衣,赵雨菲红了脸,跟了进去,双纤手轻轻为他解扣子。

  程墨略微犹豫,外衫已被脱下,只剩衣。就在纤手伸向腰带时,程墨把握住,轻声道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  赵雨菲张脸已红得像熟透的虾子,垂头不语。

  如此良宵美景,最难消受美人恩。可在他的心里,还没从朋友迈到爱人这步。他想解释什么,赵雨菲已抽回手,转身退了出去。

  程墨匆匆沐浴完毕,着衣出来。灯下,赵雨菲手托香腮,不知想什么想得出了神,连他走过来都没觉。

  “我……”程墨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。

  赵雨菲抬头,眼眶红红的,声音沙哑,道:“人家没有那些女子会服侍人。”

  他被哪位青/楼女子迷上了?竟这么看不上她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1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