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9章 又是这招

第59章 又是这招

  程墨觉醒来,已日落西山。★く.★√1√W.这觉,是他穿过来后睡得最沉,最舒服的。改善生活环境是必须的,他感慨着,伸了个懒腰,掀被坐起来。

  窗外暮色笼罩,房没有点灯,片朦胧,有个身影。程墨起初以为是赵雨菲,定晴看,差点晕倒,却是个身着圆领衫,腰系锦带的男子。

  怎么会有男子进他的卧室?真是岂有此理!

  程墨刚要出声质问,男子听到动静回头,道:“五哥,你醒了?”

  原来是张清。程墨没好气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吓我跳。”

  他还以为满院子的奴仆都是摆设,让人进来而不晓阻止呢。

  张清抱怨道:“赵姑娘不肯让我叫醒你,我在这里等你半天了。你还不知道呢,陶然老匹夫弹劾满朝勋贵争购官帽椅,有失朝廷脸面,还指责陛下私自接受你送的官帽椅,置祖宗家法而不顾。”

  吴朝奉行周礼,除了高祖喜欢箕踞记载于史外,历代皇帝都遵循周礼,从没箕踞记载于册。现在昭帝公然接受程墨送的官帽椅,这不是向帝国所有臣民宣布要箕踞吗?这样置周礼于何地?置历代祖宗于何地?

  程墨问明情况,懒洋洋道:“又来这套?就不能来点新鲜的吗?”

  官帽椅已渐成风气,现在想阻止,迟了。人旦舒服惯了,回到以前的艰苦环境,会各种抱怨,各种不习惯。有人跳出来指责,引出话题,只会让更多的人尝试官帽椅。这就跟现代雇水军炒作,某影视剧骂的人越多,越得越凶,看的人越多样的道理。受众想去体验骂得很凶的某个点是什么样。

  陶然跳出来说箕踞有违祖制,这个没错,但是说官帽椅定箕踞,等于免费为官帽椅做广告。买了官帽椅的人会觉得,这样的箕踞跟传统的箕踞不同,自然有人跳出来反驳;没买官帽椅的人会想要试试官帽椅怎么个有违祖制法。

  官帽椅势必大热,成为京城主流家具不远了。

  听完程墨的分析,张清吃惊地瞪大眼,道:“五哥,你真这么想?”

  这样的想法他听都没听过。

  程墨点头:“嗯。”

  张清急匆匆跑来,除了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他之外,还想把安国公愿意相助臂之力的意思告诉他。没想到程墨如此淡定,不仅不着急,还以为这是好事。有这样的好事吗?

  “万陛下不得已,只能把官帽椅退回呢?”张清急道。

  如果群情汹涌,满朝武都反对的话,皇帝也不能意孤行。

  程墨起身穿衣,道:“不会的。你看着好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张清真心着急啊,他有成股份呢,万昭帝不得已只能把官帽椅送回来,宜安居的生意可就落千丈了。他因为有这成股份,父亲对他另眼相看,家族资源开始对他倾斜。要是宜安居不行了,他怎么办?

  当然,他着急,也有因为与程墨是兄弟,为程墨担心的成份在里面。

  程墨穿好衣服,当先走出卧室,道:“没什么可是的。我饿了,你要不要起吃东西?”

  厅堂已点了灯,大早被赵雨菲好通训的婢女们垂手站在角落里,见程墨出来,忙屈膝行礼,道:“见过阿郎。”

  翠花早上差点被卖,苦苦哀求才得以幸免,这会儿还心有余悸,更是殷勤端来洗脸水,拿来毛巾,道:“阿郎,请梳洗。”

  程墨梳洗完毕,和张清坐到仙桌旁。满满桌的菜肴,还在不断端上来。张清瞪大眼,道:“赵姑娘怎么知道我要在这儿吃饭?”

  简直是太豪气了,他们家也没这么丰盛的晚餐啊。

  程墨笑道:“那就多吃点。”

  估计赵雨菲见他睡了天,担心他饿了,吩咐厨子多做几个菜。新来的厨子要在主人跟前卖弄,所以下子做了很多。

  张清也不客气,坐下就吃,吃饱了,感觉弹劾的事好象也没那么可怕,道:“我还得跟四哥说去,他也很着急。”

  武空没过来,是去探听陶然背后的是谁。

  朝总有些表面立的朝臣,上官桀这次找的陶然,便是这类人。

  “起去吧。”程墨道。

  夜色掩映,两人骑马经过条僻静的巷子,两侧民居的窗户透出灯光,路上却没有人。突然有人大喊声:“程五来了。”

  程墨忙圈转马头,道:“快走。”

  张清怔,来不及勒马,冲出箭之地后才反应过来,跟着圈转马头,朝来路跑去。

  黑暗只听见人声脚步声响成片,无数人喊道:“捉住程五,别让他跑了。”

  这里巷道狭小,马跑不快,程墨回头道:“分开走。”

  他们既然这么喊,定然只对他人下手。分开走来可以分散追兵,二来张清不跟他在块儿,危险就小了。

  眼看前面横巷跑出群人,过不去了,张清只好应道:“好。”斜刺里拐了个弯,往另条小路走了。

  程墨绕来绕去,绕了七条巷,总算上了官道,鞭子扬,跨下黄马撒开了跑。

  不过息,身后马蹄声响。程墨回头看,火把灯笼亮如白昼,十多人手提灯笼纵马而来。他们的马是骏马,比程墨那匹代步的黄马高大健俊得多,眨眼间已快追上。

  程墨瞥之下,只见不少人马鞍上横放兵器,想来若被他们追上,小命难保。他的马鞭用力抽在马屁股上,黄马奋蹄向前,总算跟这些人拉开些。

  “程五,你跑不掉的,快快束手就擒吧。”

  章布的声音。伍全赶到小院时,程墨曾跟他说过几句话。

  月黑风高杀人夜,既然章家选择这个时候追杀他,真的是铁了心要他的小命了。

  程墨跑得更快。

  前面又冒出群人,虽然离得远,看不清面目,可章家人的可能性占了九成以上。人多就是好啊,能分出这么多人四处围堵他,还能来这么多人追杀他。

  程墨兜马头,想跑到官道左边,再逃进居民区,身后章布大喊:“你跑不了啦。”

  说话间,对面居民区出来群人,手持棍棒,又是拨等在那里的人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