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0章 再遇

第60章 再遇

  前后左右都有人,对程墨形成包围之势。く.く√1★★W√.

  “程五,你跑不了了。”章布得意。他守在安仁坊天夜,总算等到程墨,眼看很快就能抓住他。这次,拼着受上官太仆责骂,也要弄死他,为曾祖父报仇。

  前面来人队型松散,马不快,不是马术不行,就是武术不行,要不然就是凝聚力不强。程墨果断朝前冲去。

  双方越来越近,相距两箭,箭,眼看马头就要碰到起。程墨身子伏在马背上,双腿夹紧马腹,度不减,冲了上去。

  和间匹黑马交错而过时,程墨身子瞬间滑下来,紧贴马腹。杆长枪快如闪电,刺在马鞍上。

  如果程墨依然伏在马鞍上,这柄长枪定会从后背穿透他的身体。

  黄马没有停滞,双方擦肩而过。

  黑马上的汉子骂道:“草,这样还让他避过!”

  他们调查过,程墨弓射得不好,马术也不行,属于肩不能挑,手不能抬的类型,只会赌。现在不赌了,搞了什么官帽椅。可骑射功夫不是日之功,没有经过苦练,哪能说会就会?黑马上的汉子本来以为杀程墨十拿九稳,这下肯定能把程墨刺个窟窿,没想到程墨马术这么好,居然逃过了。

  他话音刚落,程墨已冲出箭之地。

  “追!”黑马上的汉子是他们这队的头目,大手挥,群人纷纷圈转马头,朝程墨追去。

  章布见程墨冲进已方的人群,以为已经得手,拍马赶来。只差小段路,见群人纷纷圈转马头,觉得不对,忙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  黑马上的汉子勒马等章布过来汇报,群人停了下,只这息,程墨已冲出两箭之地,朝前飞奔。

  前面又队人赶来,当先几匹马,马上汉子身姿笔直,间辆马车,车前挂两盏灯笼。

  看样子不像章家人,章家人没有马上骑士那股气势。程墨放了半心,飞快奔驰。

  官道大概能容两匹马车并驾齐驱,照现代算,应该算两车道。对面来的马车比常规马车宽了两尺,前头四马并驾齐驱,也占了不少地方。程墨马术虽好,毕竟马匹普通,刚才长枪透过马鞍扎在马背上,破了点皮,黄马微觉吃痛。程墨翻身坐起后,马鞍又磨擦到破皮的地方,更是疼痛。

  于是,程墨本来想操控黄马走官道右边,黄马却径直朝马车冲了过去。

  前排四个侍卫人越众而出,长臂伸,抓向黄马的辔头。

  程墨用力勒马,这人见马勒住了,缩回碰到马辔的手。

  车夫为安全起见,停下马车。

  大概感觉到马车停了,车里个动听的女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禀姑娘,有匹疯马冲了过来。”车夫回身道。

  车帘挑起,支小巧的灯笼举起来。灯笼不知什么材质做的,虽然小巧,光线却强,如探照灯般照亮大片范围。

  张美到极致的脸出现在灯下,双妙目看着马上狼狈万分的程墨,道:“后面是些什么人?”

  程墨被挡了这么小会儿,黑马上的汉子和章布带的人合并处,已经追到他马后了。

  先前牵马辔的侍卫拍马过去,道:“什么人?”

  章布怔,看看程墨,再看看侍卫,反问:“你们又是什么人?”

  难道程墨这小子来了救兵?不像啊。

  程墨道:“他们是已故章礼官的后人。人老自然会死,章礼品十多岁高龄,岂有不死之理?可是他们非要把章礼官的死赖在我身上,趁夜埋伏在我家附近,意图杀了我。”

  “胡说道。”章布怒道:“家曾祖明明是你气死的。”

  程墨道:“我跟你曾祖近日无怨,往日无仇,我又不认识他,干嘛气死他?你们要赖在别人身上,也别太离谱啊。去找认识你家曾祖的人吧,别缠着我不放了。”

  美貌少女双清澄的眼睛直停在程墨身上,听他这么说,微微笑,道:“叫他过来吧。”

  车夫应了声“是”,扬声道:“喂,我家姑娘叫你过来。”

  程墨早看出车人身份不凡,身边的侍卫个个身手高强。听车夫这么说,马上答应声,慢慢催马来到车前。

  灯下见到少女那张美到极致的脸,他呆了下,道:“怎么是你?”

  这少女气质出众,跽坐在车席上,如牡丹般雍容华贵,让人不敢逼视。正是霍大将军的幼女,霍书涵。

  霍书涵赴完闺蜜的赏花会回府,没想到竟会遇到程墨,更没想到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程墨就是这人。当下微微笑,道:“上不上车?”

  她这笑,犹如牡丹盛开,光彩逼人,连灯光都黯然失色。

  傻子才不上车。程墨点头,翻身下马,自有霍家侍卫过去牵马。

  程墨站在地上,先整理衣裳,再抱拳道谢,才迈步上脚踏。

  车夫看他番做作,好生无语。你都被人追杀了,还要什么脸面?

  车宽敞,坐三四人绰绰有余,多程墨人并不觉狭逼。待程墨坐好,车帘放下,车夫驾车前行。

  章布见程墨上车,不由大急,拦在路间不让马车通过,道:“把程五交给我们。”

  侍卫举了举手令牌。章布看得清楚,令牌正间个大大的“霍”字,这惊非同小可,结结巴巴道:“这……”

  霍家的人怎么会在这时出现?又怎么会救走程墨?没听说这小子跟霍家有关系呀。

  侍卫冷冷道:“让开。”

  章布不敢不让,谁敢拦霍家人的路,那是自寻死路。当下手挥,带领族人仆人,垂头丧气让到旁。

  程墨隔着车窗帘儿看到这幕,暗暗感慨,果然还是实力说话。没有实力被人诬陷追杀,有实力的人,却能率性而为。

  霍书涵双妙目直没离开程墨的脸,见他沉思,道:“想什么?”

  程墨收回目光,眼睛投射在她身上,道:“请问姑娘高姓大名?为何能让章家人乖乖让路?”

  这问是必须的,总不能说我知道你的身份吧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