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2章 曾孙

第62章 曾孙

  罗安恨意涛天,却不得不强忍恨意,勉强抱拳行礼,道:“见过卫士。.”

  “嗯。”程墨大打官腔,道:“大清早的,你不去公庑应卯,到处闲逛什么?”

  哪有闲逛了,他哪有闲逛了?他就是要去应卯啊!罗安抓狂,上官的问话不能不答,只好道:“是。”

  “你进羽林卫两年了吧,怎么连基本的规矩都不懂?这样下去可不行啊。”程墨语重心长,很是为他担忧的样子,其实暗暗笑破了肚子。

  罗安气得满脸通红,抬头看了程墨眼。

  “怎么,不服?敢不敬长官,校场跑二十圈。”程墨道。

  罗安心里狂呼:“你这是公报私仇!我自然不服。”表面却不敢多说,只能去校场跑步。想起前天程墨假惺惺说什么“我们只是有些小误会,总能冰释前嫌。”的话,就恨得牙齿咯咯响。

  程墨还没到西厢,已有人喊起来:“五郎来了。”

  呼啦啦跑出大群人,下子把程墨围在间,个个眼冒绿光,道:“五郎,前晚可**?”

  更有猥琐的,问得直接:“滋味如何?”

  他们等天了,就等着问这句话呢。和顾盼儿独处室喝茶谈心啊,没有绮旎怎么可能嘛。

  程墨笑道:“曲不错,茶也研得好。”

  “切!”话说罢,收获鄙视堆,他们可不是问这个。

  祝三哥把揽住程墨的肩头,道:“好兄弟,不多说,以后有事,吩咐声。”

  要不是程墨,他哪能圆了见顾盼儿面,听顾盼儿抚琴曲的心愿?这个情,欠的可就大了。他对顾盼儿倒没有什么非份之想,就是顾盼儿得花魁那天,和三五好友打赌,定要请顾盼儿弹曲。没想到松竹馆,被打了脸,被好友笑话很久。这口气,直堵在心里,前晚总算出了。他回来后,可是在好友跟前好通吹,把他们羡慕得眼泛绿光。

  程墨也不矫情,拍拍祝三哥的手臂,道:“好。”

  这天,是他进羽林卫以来过得最畅快的天,同僚们自真心的笑脸相迎,人人热情万分。

  心情好,时间就过得快。很快过了换班的时间,程墨交了差事,出宫。

  章布太疯狂了,程墨担心他再来回,今早出门带了两个侍卫。这会儿在宫外汇齐了,起回家。

  快到安仁坊,两个侍卫高度警惕,对路上每个行人再三打量,以防这些人藏有章家人。

  章家没有资格临街开府,临街开府的人家也不可能让他们设伏。要进入安仁坊了,程墨才开始上心,以防他们随时从某幢民居冲出来。

  安仁坊门口围了堆人。侍卫黑子夹马腹,挡在程墨马前,喝道:“干什么?”

  这些人围在这里是要对自家主人不利吗?

  站在外围踮着脚尖朝里张望的老汉抬头,见壮汉骑着高头大马上,脸凶相,不高兴了,道:“呼喝什么?没点同情心!人家铜板被抢,饭都没得吃了,你还在这里呼来喝去?”

  最要紧的是,看你骑马,衣服的质料也不错,不是没钱人,就不能点善心,让丢了钱的少年吃顿饱饭吗?

  黑子怔,这都什么跟什么呀?他没反应过来,后面程墨已下马,走了过来,朝老汉抱拳,道:“老丈请了。”

  老汉见程墨长得好,又有礼貌,火气登时没了,道:“小郎君请了,”

  “请问,这里生什么事?”程墨刚才在马上看见,人群央个少年双手抱膝,蹲在地上,然后群人对他指指点点。难道少年作奸犯科了?

  老汉长叹声,道:“真没想到安仁坊的人会这样!以前谁家丢只鸡,拾到的人都会在原地等待失主前来认领。现在病已丢了百钱,大半天过去了,还没人送来。唉,世风不古啊!”

  看他唉声叹气感慨万方,程墨心想,他若知道昨晚有人要在安仁坊杀人,会作何感想。

  程墨推开人群走进去,从荷包里抽出张五两面额的银票,放在少年膝上。

  银票的面额,五两最小。

  看清是张银票,少年震惊了,旁边的围观者也震惊了,响起片吸气声。这可是传说的银票啊!

  “我……我不能要。”少年嘴唇哆嗦,手抖得不像话,拿了几次,才拿起银票,却因为手抖得太厉害,又掉了,飘落在地。

  他长这么大,从没见过五两银子。那可是五两银子啊,于他是不可想像的巨大财富。见银票掉了,他忙弯腰去捡。蹲了这半天,头有点晕,捡得急了,下子摔在地上。阵风起,银票飘开几尺,落在个妇人脚边。

  妇人直在安慰少年,突然见银票飞到脚边,嘴唇也哆嗦了,要不要藏起来?这么多人看着,占为已有不好吧?可那是银票,大笔银子啊。

  她这里天人交战,旁边个年汉子已把银票捡起来,交到少年手里,道:“快谢过这位郎君。”

  “谢过郎君。可是我只丢了百,五两银子太多了。”少年双手把银票奉还程墨。

  若是他收了银票,程墨倒觉得没什么,可他能抵挡得住巨大诱惑,那就非常人能及了。程墨不接银票,道:“就当交个朋友如何?朋友有难,伸出援手是人之常情。等你有银子了,再还我不迟。”

  少年听到“朋友”两个字,眼眶红了,哽咽道:“我是罪人,哪配成为郎君的朋友?”

  他还在襁褓之,祖父为奸人所诬,全家获罪入狱,祖父也因此自杀身亡。后来祖父虽然得以平反,家人被释出狱,但他却从九重天阙沦落凡尘,遭受世人白眼。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,人人对他避之不及。

  程墨道:“胡说,罪人都在狱。你好端端在这儿,怎么会是罪人?某程墨,族排行五,人称程五郎。”

  他自通姓名,是真的折节下交了。

  少年呜咽道:“某刘病已,族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泪流满面。他的家族,已经不认他这支了。

  程墨把银票塞在他怀里,拍拍他的手,道:“走,我们吃饭去。”又对围观众人道:“都散了吧。”

  太奇葩了,这么多人看着,竟没人慷慨解囊,哪怕人个铜板也行嘛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