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3章 感激涕零

第63章 感激涕零

  进了安仁坊,路上人来人往的,程墨放心了。 ★√.√く1 くW .章布再丧心病狂,也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,在人群行凶。

  两个侍卫手按佩刀刀柄,双眼到处乱瞄,几次现有人望向程墨,马上提缰过去,吓得路人抱头鼠窜。

  “行了,好好赶路。”程墨没好气道。

  两个侍卫总算收敛些,路无事回到家。程墨暗暗松口气的同时,也觉得这样不行,只有千日做贼,哪有千日防贼?天天这样防着章家,累也累死了。

  刘病已小心翼翼从程墨马后溜下来,坊内道窄,马走得慢,可就这样,他还是怕得要命。

  程墨扶了他把。如果不是担心章家人趁夜设伏,程墨会请他上酒楼,现在却只能把他带回家。

  狗子听到动静跑出来,见阿郎回来了,忙屁颠屁颠跑过来,接过缰绳,把马牵去后院马槽。

  “大哥,这是你的府邸?”刘病已长到十六岁,从没到过这么气派的地方,不禁有些迟疑,不敢迈步。

  程墨含笑点头,道:“走吧,我们小酌两杯。”

  “小酌!”刘病已头有点晕,能吃饱饭就不错了,还要小酌吗?

  “走吧。”程墨刚迈过门槛,赵雨菲已笑吟吟迎了出来,见有外人,有些惊讶,道:“这位是?”

  程墨道:“刚认识的朋友,你准备几个菜,我们喝两杯。”

  刘病已看两人说话的语气,以为赵雨菲是女主人,恭恭敬敬叫了声:“嫂子。”

  他脸有红,刚认识就到人家里蹭饭,不大好啊。

  声“嫂子”叫得赵雨菲心花怒放,这孩子真懂事。她忙招呼刘病已进院子,亲自去叮嘱厨子,多备几个菜,要大盘的肉。

  菜很快端上来,两人对坐,程墨这才闲闲问起刘病已的来历。

  刘病已很担心程墨得知他的身世后嫌弃他,不肯再跟他做朋友,可朋友贵在相知,怎能欺瞒?只略犹豫,他便咬牙把自己的身世说了。

  曾祖父武帝,祖父曾为太子,后被人诬,自杀身亡?程墨越听眼睛瞪得越大,眼前这人是皇室后裔,却沦落民间,生活如此拮据?

  “大哥在羽林卫任职,和小弟交往怕于前途有碍,不如……”刘病已艰难开口。难得有个朋友啊,这么快就要没了,叫他如何不痛心?

  程墨连连摇头,道:“不不不,你这么说,太小看我了。”

  官帽椅做起来了,他又和武空、张清等人交情非浅,就算不在羽林卫也没什么。反正他也没雄心壮志打拼出番事业,想过的是有闲有钱的逍遥生活。再说,和个落魄皇孙交往,也不是什么灭九族的大罪,皇孙都活得好好的,他有什么可怕的?

  刘病已大为感动,握住程墨的手,眼泪就下来了。

  程墨笑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,哭什么?你怎么会丢失百钱,又蹲在坊门口?难道在那儿等拾到之人?”

  刘病已点头,道:“这百是我替人放牛三个月赚来的。原想积攒了,买本书看,没想到刚到坊门口,就现钱丢了。”

  路上,他可是摸了好几遍,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丢呢,想起来就肉痛得不行。

  “我这里有书,你要看,只管过来拿。”程墨说着,问他看什么书,列了张书单,有的让他拿去,没有的再去买。

  程墨前世经营那么大个企业,深知看书学习的重要性,不过他看的大多是管理类书籍,还有每个月的热销书籍,对历史类书籍不感兴趣。上学时历史书的成绩在各科成绩是最差的,他总认为历史是过去式,没有未来精彩。

  穿过来后,他偶尔也会想,早知道要穿来古代,就该多读点历史书嘛。这样的想法也只是偶尔有之而已,更多的是对未来会生什么的期待。因而,他并不知道刘病已以后还有另个名字。这是后话了。

  刘病已感动得眼泪洼洼,起身郑重向程墨行了礼,只叫了声:“大哥!”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说是喝两杯,真的只喝两杯。刘病已酒量浅,两杯下肚,就有些醉了,倒是饭量大得吓人,口气吃了四大碗饭。

  程墨问清他的住处,知道他住在处年久失修的老房子里,房子狭小,只有小间房,于是道:“你回去收拾下,搬来我这里得了。我个人住,你来了也有个伴。”

  刘病已道:“这怎么可以?”

  “没事。”程墨叫过黑子,道:“你陪小郎君去收拾衣物。”

  刘病已怯怯道:“那嫂子那里……”

  家里大哥做主,也得征求下嫂子的意见嘛,万他搬过来,嫂子不乐意,咋办?

  程墨笑道:“那不是你嫂子。”想了想,又道:“以后会成为你嫂子吧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刘病已顿时明白了。

  刘病已回家收拾几件旧衣服,顺便跟青梅竹马起长大的小玩伴许平君说声。程墨却去了后院,赵雨菲的闺房。

  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他把她拥进怀里,轻声道。

  手碰到赵雨菲纤腰,她的脸红了,嗔道:“我不能来呀?”

  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天没见你,怪想的。”程墨说着,手不老实起来。

  赵雨菲前晚不知哪来的勇气,想把程墨拿下,过后想想,羞得不行。这会儿见他这样,扭怩着推开他。

  程墨也不勉强,把刘病已要搬过来的事说了,道:“就当多个弟弟吧,人多热闹些。”

  省得赵雨菲回去,家里冷冷清清的。

  赵雨菲应了,道:“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?”

  “嗯?”程墨挑眉。家里切不是她在打理吗?

  赵雨菲红着脸,声细如蚊道:“我娘问你,什么时候请媒提亲。”

  好在这时夜深人静,程墨耳朵又灵,要不然还真听不清楚。

  什么时候请媒人过去提亲?程墨摸了摸下巴,这个,得好好想想。

  轮明月挂在空,赵雨菲静静依在他怀里,轻声道:“我娘说,我们成亲了,她再搬过来。”

  这是告诉他,赵母不肯搬过来的原因呢,说到底,还是希望两人的婚事得成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2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