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4章 意外

第64章 意外

  翠花来报,刘病已来了。★.く√1 ★W√.

  程墨和赵雨菲来到前院,刘病已手提个小小包袱,站在廊下,见两人过来,迎了上来,道:“大哥。”

  “这是你雨菲姐。”程墨道:“以后缺什么,找她要。”

  赵雨菲笑道:“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了,别拘束。”领他到新换了被褥的厢房,又拨了个小厮给他。

  刘病已连声道谢。

  赵雨菲见他肩头处打了补丁,放在几案上的包袱又很小,也就放两件衣裳,道:“明天让裁缝过来给你做几件新衣服。”

  “那怎么成?雨菲姐,不用了。”刘病已急忙道。住到这里,已经很不好意思,怎么能再让大哥破费?要不是那处老房子的主人三天两头地赶他,他也不会搬过来。

  程墨道:“你叫我大哥,就不要跟我客气。不过几件衣裳,值得什么?”

  什么叫值得什么,那是几件衣裳的事吗?那是两人待他的片心!刘病已用力占头,道:“大哥当我是兄弟,我不会跟大哥客气。”

  “这就对了。”程墨拍拍他的肩头,道:“我家里没有长辈,你不用拘束,就当在自己家好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安置好刘病已,赵雨菲低声道:“天色不早了,我该回去啦。”

  “啊?你不留下?”程墨道:“最近坊内不太平,常有人趁夜围堵路人。”

  赵雨菲哪里肯信,白了他眼,道:“胡说些什么呢。”

  看她坚持要走,程墨只好派人护送。回到卧室,泡了杯清茶,认真考虑起赵雨菲含羞带怯说的提亲事。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,有个人愿意和他过辈子,愿意对他温柔相待,值得他真诚相对。

  既然她愿意嫁他,那就把婚结了吧。

  赵雨菲回到家门口,打走黑子,见半开的窗透出灯光,知道娘亲还没有睡,忙推门进去,道:“娘亲,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不睡?”

  屋里传来阵剧烈的咳嗽声。

  赵雨菲家里三间房,间做厅堂,间放些绣品针线,间是母女俩的卧室。这会儿赵母拥被坐在床上,还没睡,边等赵雨菲边咳个不停。

  “娘亲,你这是怎么了?”赵雨菲见油灯有点暗,忙把灯心拨亮,倒了杯水,递到赵母嘴边。今早她出门时娘亲还好端端的呀,这是怎么了。

  赵母又咳了半天,总算咳完,把水喝了,缓了口气,道:“活计做完了,下午去送了货,晚饭便有些不舒服。这会儿不知是怎么了,突然咳起来。”

  她们针线好,常常接了大户人家的绣活回来做,做好了得给人送回去,顺便领工钱。为了再领些回来下午做,大午的,她便把绣品送去了。也许,那时便暑了?

  赵雨菲摸娘亲的额头,热得烫手,顿时急了,道:“娘亲怎么不请个大夫瞧瞧?我这就请大夫去。”

  “不要,太费钱。”赵母又咳起来,赵雨菲帮她按摩后背,好不容易才止住,喘着气道:“我歇歇就好。”

  “那怎么成。”赵雨菲坚决不干,扶她躺下,取了铜板,马上出门。

  隔三条巷有位大夫,就是医术般,不过这会儿太晚了,请来应应急,明天再换个医太高明些的吧。赵雨菲想着,急步来到这位大夫的住处,很快把大夫请来。

  番望问闻切后,大夫摇头晃脑道:“想必是着了风寒。”

  “着了风寒?”赵雨菲不解,道:“怎么可能着了风寒?”

  这会儿三伏天,热死人,上哪里着风寒去?

  大夫不悦道:“谁说大热天不会着风寒?若是荫地里坐卧,或是夜里吹了风,都有可能着凉。”

  好吧,你是大夫,你说了算,先把今晚应付过去,明天让五郎去请位高明些的大夫就是。赵雨菲见娘亲又咳起来,无心跟他争辩,道:“请大夫开方子。”

  那大夫又摇头晃脑数落赵雨菲几句,这才开了药方,道:“如今天晚,药店关门了,我家里还有些草药,你随我回去取,先让你母亲吃了再说。”

  “如此再好不过。”赵雨菲千恩万谢,跟他回家取草药。

  三条巷而已,很快回来。赵母埋怨女儿:“又花钱!你这样乱花钱,什么时候能攒下嫁妆?”

  女儿和程家五郎两情相悦,喜事将近,这嫁妆,沉甸甸压在她心头。吴朝风俗,女子出嫁,嫁妆若是太少,会被夫家瞧不起。

  赵雨菲在廊下煎药,回头道:“没有嫁妆五郎也不会见怪。”

  他生意做得大着呢,很多达官贵人都用他的官帽椅,银子就跟流水似的,哗哗流进他的荷包,哪会计较她嫁妆少?

  赵母叹了口气,不说话了。

  她以前担心程墨不学好,女儿跟他吃亏,现在担心他太有钱了,会花天酒地。做母亲的,总是有操不完的心啊。

  赵雨菲喂她喝了药,扶她躺下,自己也躺下了。听着娘亲的咳嗽声,想着明天定要让程墨请个医术高明的大夫,又想得等娘亲病好了,才让程墨来提亲。各种念头纷至沓来,快五更才迷迷糊糊合上眼。

  睡梦没有听到娘亲的咳嗽声,估计大夫的药见效了,心里欢喜,点了灯起来查看。

  灯光下,赵母的脸没有丝血色,已经没有呼吸。

  “哗当”声,油灯掉在地上,豆油溅了地,灯熄了。

  赵丽菲天旋地转,跤跌坐在地,良久,声悲号惊醒刚刚起床的邻居。

  程墨像往常样早起练箭,沐浴好准备吃早饭时,才得知赵母过世,忙匆匆赶了过来。

  “好端端的,怎么就没了?”程墨很吃惊,昨晚赵雨菲还让他请媒提亲,并没有说赵母有任何不适,为何夜里人就没了?

  邻居道:“说是昨晚有些咳嗽,请了大夫,说着了风寒,吃了药,人就没了。”

  赵雨菲已哭晕过去,被位妇人扶坐在旁。

  程墨从妇人手里接过赵雨菲,吩咐榆树去请大夫。

  赵雨菲醒过来,见程墨,扑在他怀里又哭晕过去。好在请的位姓何的大夫在旁边,用了针,才悠悠醒来。

  程墨让黑子带人去把那个庸医绑来。

  庸医叫屈,口口声声说确实是得了风寒。何大夫把赵母的症状和风寒的症状陈述,庸医才服了软。

  “送官法办。”程墨怒道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