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5章 赵家女婿

第65章 赵家女婿

  仵作很快验明,赵母是吃错草药而亡。 .★√1く√Wく.在程墨的运作下,天后,庸医被判流放。

  赵家门前白灯笼高挂,白挽挂于厅堂。

  赵雨菲全身缟素,披麻戴孝,跪在堂前,泣不成声。娘亲吃了她煎的草药,就这样没了,让她如何接受?想起娘亲临去之前,不愿请大夫,要省钱给她置嫁妆,她心如刀绞,心痛得无法呼吸。

  双有力的手臂轻轻把她环进怀里,大手轻轻抚摸她的墨。程墨轻叹声,道:“怪我,该拨两个丫鬟过来服侍伯母才对。”

  他不是没提过,只是赵雨菲拒绝了。赵母性子要强,两家没有结亲,不肯受程墨点孝敬,。又再三叮嘱赵雨菲,要把银钱分清楚,程墨交给她理家的银子,不许拿去另作他用。赵家俭朴,多两张嘴吃饭,得花费多少粮食?如此来,送丫鬟事,只能作罢。

  没想到因为身边没人,赵雨菲分不开身去找程墨,只能就近请大夫,。而赵母恰恰是因为庸医误人而死。

  赵雨菲伏在他怀里只是流泪,道:“怎么能怪你?”

  程墨叹息声,没说话。赵家母女做针线活能赚几个钱?以他的能力,早就能养活她们。他提过让母女俩搬过来住,赵母执意不肯,最后却出了这样的事。除了嘘唏,还能说什么呢?

  赵雨菲实在太累了,靠在他的怀里,闻着他的气息,哭着哭着,沉沉睡去。

  程墨轻轻抱起她,放在床上,给她盖好薄被。

  赵家族人亲戚得到噩耗,前来吊唁,帮着料理丧事。众人见程墨以女婿身份回礼,都问这位少年郎是谁。得知他在羽林卫任职,还是位卫尉卫士,态度都恭敬起来。羽林卫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老百姓能接近的。

  赵大郎是赵雨菲的族兄,少不得说说程墨还债的壮举,筐筐的铜板,如流水般散出去。

  众亲戚才知眼前这位,还是位财神爷,于是更加亲热。

  赵雨菲觉醒来,已是深夜,在屋角打磕睡的翠花忙道:“姑娘可要喝水?”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赵雨菲没想到程墨叫翠花过来侍候她,道:“阿郎呢?”

  翠花脸色苦怪,道:“阿郎和他们喝酒呢。”

  灵堂上离不了人,本来赵雨菲应该守灵,可她累成这样,精神上又接受不了母亲去世的事实,哪能让她在灵堂上跪着守灵?于是,程墨以赵家女婿的身份全包办了。

  程墨那是什么人,能句话气死章秋的货,口才能不好吗?照面不用三句话,赵家亲戚族人就和他打成片。

  丧葬有丧葬的习俗,除了守灵,少不了吃喝。程墨有的是钱,酒水源源不断送来,赵家人哪会客气,于是拉着程墨喝上了。

  他以女婿的身份送灵,自然不好拒绝。

  赵雨菲听,外面果果传来阵阵劝酒声,不由阵气苦,道:“请阿郎进来。”

  程墨得知赵雨菲醒了,忙过来,道:“可好些了?已经派人去请何大夫啦。”

  这么个哭法,身体迟早会垮的,得好好调养才行。

  “让他们回去。”赵雨菲怒道。在母亲堂前大吃大喝,有没有照顾到她的心情?

  程墨道:“都是你的族人,还有几个表亲,说要帮着守灵。我们怎好拒绝?”

  有人觊觎赵家三间房屋,后来有人指了指他,低声说了句什么,才没有人敢吱声。如果不是有他这么位强势女婿在场,赵母的灵堂能不能设在这儿,有没有地方设还两说呢。

  家里没有兄弟,少不得受人轻视。

  赵雨菲自是知道这里的习俗,垂泪不语。

  程墨道:“翠花,你去跟他们说,姑娘醒了,要自己守灵。他们忙了天,也累了,回去吧。”

  翠花应了,道:“他们要是要钱,怎么办?”

  这些人真是贪得无厌。她可看到了,晚饭时,有人把整盘的菜倒在盆里,带回家。

  “给。”程墨道:“我们是主家,哪能让帮忙的人说闲话。”

  “哦。”翠花不情不愿地点头。

  赵雨菲要作,被程墨搂进怀里,道:“不要为这些不相干的人生气。”

  顺顺当当把丧事办了,让赵母入土为安,也就是了。

  赵雨菲的泪水又下来了,道:“娘亲不在了,他们就……”

  程墨亲****的泪水,道:“乖,不哭,我们不跟他们般见识。”

  翠花端了粥进来,程墨就着小菜,勺勺喂她吃了,扶她到灵堂,两人起为赵母守灵。

  夜色渐深,赵雨菲劝道:“你忙了天,去歇会吧,明天还有得忙呢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程墨道。

  第二天出殡,赵家族人又为谁给赵母摔盆打幡吵了起来。按习俗,谁披麻戴孝摔盆打幡,谁过继到赵家,待赵雨菲出嫁后,能得这三间房。

  程墨道:“都不用争了,让雨菲来吧。”

  有族人反对道:“雨菲侄女是女子,哪能做这些事?”

  这人六七个儿子,能多得三间房,娶儿媳妇时就宽裕得多了。争得最凶的几人里头,就有他。

  族长想到程墨的身份,不敢不听,道:“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,那就照五郎说的办吧。”

  族长话,这事就定下来了。

  赵雨菲在程墨搀扶下,披麻戴孝为母亲摔盆打幡,在族人的帮助下,安葬了赵母。

  看着锹锹泥土盖住了棺材,永远地盖住了母亲的身体容颜,赵雨菲晕倒在程墨怀里。

  回家的路上,程墨直抱着她。

  赵母已安葬,只待停灵四十九天后做法事,请高僧渡。程墨跟赵家人分别后,把赵雨菲抱回家,放在她房的床上。

  何大夫来了,施了针,开了药。

  第三天,赵雨菲才悠悠醒转。

  “姑娘,阿郎直衣不解带侍候你呢。”翠花脸羡慕地道:“药也是他亲手喂的。”

  短短几天,赵雨菲瘦了大圈,下巴尖尖的,声音嘶哑,道:“阿郎呢?”

  “十二郎君来了,和阿郎说话呢。我先去端水给姑娘洗脸,再去请阿郎。若知道姑娘醒了,阿郎定马上过来。”

  阿郎对姑娘实在太好了,要是她以后也能遇到个这样的男人,就好了。翠花默默祈祷,上天赐个如程墨这样的男人给她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