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70章 兄弟情谊

第70章 兄弟情谊

  做男装打扮的霍书涵粉面桃腮,看就是女子。 ★√.√く1 くW .

  赵雨菲见她面生,奇道:“这位郎君,找我有事?”

  明明是女子,偏要做男装打扮,还直盯着她看,这是要干嘛?

  就在她满腹狐疑等对方答话时,霍书涵看够了,撇撇嘴,摇摇头,抬腿就走。做小厮打扮的青萝紧跟在后。

  “哎……”赵雨菲先是头雾水,接着不乐意了,道:“这位小郎君,为何如此无礼?”

  霍书涵哪去理她,气儿出了程府,上了停在巷口的马车,道:“不过如此。程五郎眼光实在有问题。”

  这位赵姑娘不过人之姿,就是长相可爱了些,不是大美人呢。霍大姑娘表示很失望。

  青萝惯会揣摩主人心思,毫不犹豫把赵雨菲贬低番。

  赵雨菲哪里知道自己被数落了呢,虽然莫名其妙,还是很快把这件抛诸脑后。待程墨回来,把刘病已的事说了。

  程墨这几天心思全在赵雨菲身上,就担心她忧伤太过,抑郁了,哪里顾得上刘病已这腼腆少年。

  来到刘病已住的地方,见他焉焉地坐在台阶下的芍药旁呆。

  “想什么呢?”程墨在他身边坐下。

  听到人声,刘病已微微惊,看清是程墨后,要站起来,被程墨把按住,道:“怎么了,在这里住得不开心?有人轻视你,你就狠狠揍他顿。”

  刘病已摇头,道:“打小,我就靠干活赚钱过日子,虽然粗茶淡饭,但过得踏实。现在大哥让我白吃白住,我……”

  他实在是不习惯啊,连程墨送他的书,都没心思看。

  程墨笑了,道:“你要是担心我对你另有所图,那只管离开。但是我可以坦白告诉你,我没有这个心思。如果你真把我当大哥,那就留下。我想着,你喜欢读书,不如上私垫。咱们不用进考场考状元,但多读点书,多懂点知识,也挺好的。”

  刘病已圆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道:“大哥,你是说,让我上私垫?”

  进学堂读书是他童年的梦想,自七岁时娘亲亡故后,这个梦想永远都只是梦想罢了。没想到有天真的有个人对他说,你去上私垫吧。

  “是,多读点书,哪天你不想读书了,大哥给你娶媳妇。”程墨点头。来的路上,他就在琢磨这件事了。十六岁的少年,搁现代上高吧?能做什么?当然是读书啊,那还用说么。

  刘病已认真看了程墨半晌,道:“我听大哥的。”

  大恩不言谢,兄弟情义,贵在相知,说谢就多余了。

  程墨叫过管家普祥,让他挑家好点的私垫。普祥总算把心放肚子里了。他来到程府,因为年龄大几岁,曾在勋贵家做过,被赵雨菲点为管家,真的想在这里好好干。可刘病已来,各种不自在,弄得下边的人颇多怨言。他又担心刘病已对他不满,正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时候,听说送刘病已要上私垫,真是磕睡有人送枕头,只要把这个问题少年安置好了,他的管家之位就保住了。不到半天,马上找好私垫。

  程墨带上刘病已,普祥拎四色点心,来到私垫。

  先生是位姓任的老秀才,因进举无望,所以办了个私垫,打时间的同时,也可以补贴家用。普祥特会说,把刘病已的身世说得特别可怜,什么饿得快要死了,我家主人心善,收留了他,见他爱读书,又送他上私垫。把老先生感动得热泪盈眶,道:“令主人真是好人啊。”

  这世道,像程墨这样的好人已经不多了。

  所以,见程墨,他便笑容满面,道:“五郎真善人也。”

  程墨笑得和气,道:“善人不敢当,这位是我兄弟,素爱读书,还请先生收下这个弟子。”

  刘病已的身份摆在那儿,不能参加科举。而先生教学生,都希望能出人才,人才的考验标准便是举了。

  程墨担心老先生不肯收,特意多准备了倍的束攸。

  老先生笑吟吟看了看刘病已,道:“人穷志不短,刘郎既愿读书,老朽当然要尽心教授。”

  穷得吃不起饭,快饿死了还心意念念不忘读书。这样的人,读书定会刻苦,他怎能不收?

  两人互相客气谦让,最后老先生收下应给的束攸,让刘病已明天早过来上学。

  老先生的私垫在安仁坊并不出名,只有七个学生,大多是顽童。但是离程府近,普祥为求度,找了这家。

  见事情定下来,普祥和刘病已经样激动。刘病已对老先生长揖行礼,他也跟着照做,刘病已长揖起身,奇怪地看他,难道先生不是答应自己明天来上学,而是答应了他不成?

  出了私垫,程墨问普祥:“你干嘛?”

  普祥不好说他有把瘟神送走的感觉,大力拍程墨的马屁道:“刘家郎君若是以后举,也是阿郎的功德,小的高兴。”

  “什么刘家郎君?你们既叫我阿郎,自然该叫病已二郎。”

  程墨先前问过,刘病已这支被贬为庶人,早已不能列名于皇家的族谱了,宗正也对他们不闻不问。他的父亲下狱后死于狱,出狱后母子两人相依为命。母亲去世后,靠邻居的接济和打短工,好不容易长到这么大。并不能按族排行称呼他。

  程墨既这么说,自是把他当成自家兄弟了。他前世是独子,穿到这儿后连父母都没有,有个兄弟也是意外之喜。刘病已为人极有风骨,很合他的眼缘。

  普祥叫了声“二郎君”,道:“您以后可别再提要搬出去的话了,阿郎待您片真心,您就就安安心心住下吧。”

  刘病已眼望程墨,叫了声道:“大哥!”嗓子眼堵住了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走吧。”程墨拍拍他的肩头,当先迈步。

  赵雨菲听说刘病已要去上学,也很欢喜,张罗着为他裁剪新衣。上次说要为他做几件新衣服,因为赵母意外身故,这事就搁下了。

  刘病已看天色不早,道:“雨菲姐,不用了,我这样挺好的。”

  “好什么好啊,肩头打补丁了。”赵雨菲说着,拿起剪刀咯嚓咯嚓剪开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