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71章 格局不同

第71章 格局不同

  刘病已点了灯放在案板旁边,帮着打下手。 . 1W.

  赵雨菲做惯针线,飞针走线间,件圆领衫就做好了。再缝了同色的腰带,让刘病已试穿,长短胖瘦十分合身。

  “谢谢雨菲姐。大哥,你看——”刘病已欢天喜地在程墨面前转了个身,让他看自己穿新衣的样子。

  总算露出少年心性了。程墨含笑点头,道:“你雨菲姐的手艺不错。”

  “那是。”说起做针线活,赵雨菲向当仁不让,道:“赶明儿也给你做件。”

  她早想给程墨做了,就是挑来挑去,没有合意的花样子。给刘病已做只缝件圆领衫,衣襟下摆领子各处都没绣花,给程墨做可不能这样简单。

  程墨笑道:“不用你这么费神,请两个裁缝就是。”

  他有钱惯了,习惯了能用钱请人做,不自己动手。给刘病已做件外衣,是因为明天要上学,不能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去私垫,这样会没面子。而他就无所谓了,反正有的是衣服。

  赵雨菲白了他眼,这木头。

  刘病已笑了,道:“大哥,雨菲姐片心意哦。”

  连他都懂了。赵雨菲又送程墨个大大的白眼,道:“我们不理他。”

  程墨哈哈大笑,道:“明天还要上学呢,赶紧去睡吧。”

  “大哥,我出去下,很快回来。”刘病已有些羞涩道:“就在坊内转转,不出坊门。”

  他想偷偷溜出去,又觉得不好瞒着程墨,程墨为他做这么多,对他这么好,瞒他,很过意不去。

  程墨有些讶异,但还是道:“要不要让人跟着去?”

  赵雨菲却道:“这么晚了,你要去哪里?有什么事不能等到明天?”

  都二更天了,明天还要上学,还到处跑,实在不像话。

  刘病已低头不说话。他不想骗程墨和赵雨菲,也不想说实话,只好不吱声了。

  有问题。程墨温声道:“去吧,快去快回。”

  赵雨菲还要再说,被程墨眼神止住了,也没提让他带小厮块儿去的事。

  刘病已应了声,低头快步出门。

  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赵雨菲不解。

  程墨道:“他不想让我们知道,我们就不问。让狗子给他留门吧。”

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,他既不愿说,自有不愿说的道理。

  赵雨菲嘀咕:“神神秘秘的。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程墨取笑道:“开始有当姐姐的感觉了?”

  赵雨菲也笑了,道:“你别说,多这么个懂事的弟弟也不错。”

  他刚才帮着打下手,又乖巧又聪明,确实让赵雨菲对他的印象好得不得了。

  程墨也有同感,道:“不早了,你忙了天,也去睡吧。”

  赵雨菲看了他眼,想说什么,又什么都没说,缓缓点头,回房了。

  程墨坐在案前看起竹简。如果细看竹简上面的字,就会现,虽然不是霍书涵案前那些竹简,但上面的字,却是样的。

  在乐圆的引导下,官帽椅之争,已彻底变成周礼之争。争论的焦点不再是官帽椅是不是箕踞,而是,周礼所谓的跽坐才合乎礼仪,是不是正确的。

  程墨交给安国公那份竹简上,第条,便是为官帽椅正名。要为官帽椅正名,先得质疑周礼对于“坐”的描述。怎么坐才是合法的?周礼说只有跽坐才合法,可周礼流传至今,已有几百年了。当时,生产力不达,大多数民众衣不敝体,连裤子都没有,不跽坐,难道把下身某个羞羞的部位袒露于人前?

  现在不同了,民众有四季衣裳,达官贵人更是有皮裘锦衣,哪里还用得着跽坐?要与时俱进嘛。

  而如果不跽坐,坐在地上,两腿伸开,那得多难看?这时候太祖就派上用场了,他老人家因为箕踞,以粗俗无礼的形象留名青史。

  但是坐在官帽椅上就不同了,两腿分开离地,仪态端方又与传统的箕踞不同。

  乐圆按照程墨提出的思路,打了陶然个措手不及。陶然听,居然可以这么无耻地把箕踞于地跟箕踞于官帽椅分开?还跟他抢着拿高祖说事,真是气死他了。正要反驳回去,乐圆得理不饶人,唾沫喷了他脸,哪有让他说话的余地?

  虽说出面的是乐圆,但提出新思路的却是程墨,所以安国公得到消息后,马上让张清来请程墨过去,商量下步怎么走。

  随着第场胜利,安国公对程墨更为欣赏,能提出这样的观点,站在新的高度,他的格局比重臣们都高啊。

  今天同时在场的,还有像打了大胜仗样得意洋洋的乐圆。他在来安国公府之前,已得知自己借以大出风头的观点来自程墨,所以对程墨分外客气。并不因为他年轻而轻视,相反,还连声道:“后生可畏。”觉得程墨不入官场,可惜了。

  再次看了双方的论点,程墨勾了勾唇角,这场争论,越来越精彩了。

  同时间,上官桀也在看竹简,上面详细列举了程墨十年的生平。例如,五岁时扔石头进某邻居家院子,被脱裤子狠打屁股;十四岁时偷看坊东头王寡妇洗澡,被王寡妇追大半个坊;十七岁时把老爹留下的两进院子低价贱卖了,在赌场赌了三天三夜,出来时身上没有个铜板;今年年初,和钱二打了架,晕迷两天,醒来后,整个人都变得跟以前不样。

  上官桀保养得极好的手指轻轻划过最后段话,切的根源,都在晕迷那段时间啊。

  “来人,带钱二。”

  随着话声,屋角人现身应诺,行礼退出。

  很快,吓得脸无人色的钱二被押到门房,个管家模样的人开始问他的话。

  “我真的没有杀程五啊。”钱二崩溃了。不就是打架么,怎么有那么多人来问,眼前这位不怒自威,看就非富即贵的年人,他得罪不起啊。

  管家冷冷道:“把你和程五打架的事细细说遍,越细越好,要是有句谎话,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。”

  不用他威胁,钱二也不敢撒谎。早知道敲程墨棍子会敲出这么多麻烦,当时他就该叫人直接把程墨扔大街上,让他自生自灭。

  钱二真是悔青了肠子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2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