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72章 秘密

第72章 秘密

  银盘似的圆月高挂空,洒下片银辉,照在株老榕树上,树下,斑斓片。 ★√.√く1 くW .

  刘病已和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树下,少女长相清纯,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。

  “小君,明天我要去上学了。以后,我们就在放学的路上见面。”刘病已凝视少女,压低声音道。

  此时万簌俱静,声音稍微大点,会把附近的邻居吵醒。

  名叫许平君的少女点头,轻声道:“如果你那位大哥知道我们的事,会不会生气?”

  许平君的家在刘病已借住的老屋旁边,两人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刘病已的母亲病逝后,许母可怜他无依先靠,家里虽然不富裕,却常接济他。刘病已接了短工,若是需要出大力气,许平君的父亲许广汉担心他人小力气小做不来,便帮他把活儿做完。

  在他遇到程墨以前,许家对他可谓恩重如山,许平君更是对他倾心相恋,用柔情温暖他那颗荒凉的心。现在遇到程墨,得以搬离那座随时会倒塌的老屋,唯让他放心不下的,便是许家待他的恩情,和许平君了。

  住到程府,以后和许平君见面,就没那么方便了。

  刘病已想了半晌,道:“应该不会。但是……”

  但是他现在还不想让大哥知道他们的事。他自懂事起便谨小慎微地活着,做事说话之前,总是思之再三,生怕触怒别人,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。程墨不会伤害他,但这习惯由来已久,已成为他的潜意识了。

  许平君并没有问为什么,更没有责怪他不向程墨提及她,而是体贴地道:“那每天酉时我在王婆屋后等你。”

  那儿有块空地,种两畦青菜,平常没什么人去。

  “嗯。”刘病已用力点头,道:“待我能写章了,就把你带回家。”

  以后,程府就是他的家了。

  许平君温柔微笑,道:“好。我盼着这天早点到来。”

  两双手紧紧握在起,两人的身体慢慢靠近。时间流逝,不知不觉月挂天,刘病已低声惊呼:“哎哟,我该回去了。”

  话出口,生怕附近的邻居有人听到,忙捂住嘴。

  许平君依依不舍道:“我送你。”

  “我送你吧。我们明天还会见面呢。”起起明天约好在王婆屋后见面,他顿时觉得暂时的分别不算什么。许平君的家在榕树旁边,刘病已把她送到家门口,然后快步朝程府的方向走去。

  回到程府,见大门虚掩,狗子在门房打磕睡,知道程墨为他留门,他心头暖暖的。略带谦意,回身把大门关上,上了栓,轻拍狗子的肩头,道:“回去睡吧。”

  狗子被叫醒,迷迷糊糊道:“你回来了?怎么去这么久。”

  要不是阿郎交待,他早关门睡觉啦,哪里会去理会刘病已回不回来,什么时候回来?

  程墨住在后院,月亮门已关,刘病悄悄回自己房间。想到能读书,脸上的笑便止不住,拿出程墨给他买的书翻了起来。

  此时程墨已经睡下,夜无梦到天明。

  今天不用进宫当差,正好送刘病已去私垫。

  行了拜师礼,老先生让刘病已坐最后排。开始上课,先教四句三字经,让学童们摇头晃脑跟着念半天,然后练习写这四句,再来到刘病已位子旁,教他论语。

  刘病已学得很认真。程墨站在窗口看老先生上课,小学童们时不时转头看他,向他挤眉弄眼,他却眼不斜视。

  看他那么认真,程墨暗暗点头。这孩子,是个可造之材啊。

  老先生教了刘病已两句论语,解释什么意思,让他每句抄十遍,然后出了教室,来到程墨面前。

  刚和程墨再次互相见礼,张嘴要说什么,人在门口狂呼:“阿郎,阿郎!”

  私垫是老先生家的厢房改造而成,门外是院子。

  小学童们个个丢下笔站起来,伸长脖子朝外张望,恨不得跟出去看外面是谁。

  老先生色变,怒道:“谁在外面喧哗。”

  程墨听声音很象普祥,对坐在院阴影处纳凉的黑子道:“去看看。”

  很快,普祥满头大汗喘着粗气进来。真难为了他,大热的天,路奔跑,整个人像从河里捞起来似的,浑身上下被汗湿透了。

  “阿郎,有位乐大人求见。”来不及行礼,普祥先说重点,道:“他说他定要等你回府,见你面再走。”

  这话说的怎么让人那么不爱听呢。程墨和老先生告辞:“病已就托先生多多用心了。”

  老先生高兴极了,总算走了,还不用他开口赶,再好没有了。他笑容满面道:“五郎尽管放心,老朽会尽心教导。”

  程墨道了谢,带了黑子等侍卫往回走。普祥不停抹汗,道:“阿郎,走快些,那位乐大人已经在府等候了。”

  那可是位大官啊,名贴上的头衔大得吓死人。怎么能让这样的大官等呢,万他生气了怎么办?

  程墨看了他眼,第次觉得,这个管家,很不称职。

  普祥被程墨看得有些怵,可事关程府前途,他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阿郎……”

  “行了,不用再说了。”程墨不再理他。

  昨天乐圆从安国公府回去后,越想越觉得程墨见识高,若是照程墨的思路辩驳下去,他定名扬京城,成为新代大儒。

  这样的人才,不可不折节下交啊。

  刚好,今天休沐。所以,大早他便身着便服寻摸到安仁坊了。没想到程墨早送刘病已上学,两人相差只是前后脚的功夫。

  普祥看他气质不凡,再看名贴,差点没吓死。他活了四十多岁,什么时候接过仕大夫的名贴?还是个大官的名贴?

  程墨出门他不知道,好阵忙乱之后,才得知程墨去私垫,急忙火烧火燎赶来找人。

  这时,乐圆已在程府等了快个时辰了。

  临进门前,普祥看了程墨眼,心想,要是大官怒,降罪下来,可怎么办好?

  正堂,乐圆慢慢喝着茶饮,他已把屏风的仕女图和墙上挂的画欣赏了几遍,实在再没可看的了,只好坐下喝茶。

  “乐大人驾到,寒舍蓬荜生辉。某有失远迎。”程墨笑吟吟进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