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73章 老羞成怒

第73章 老羞成怒

  乐圆放下茶饮,长笑起身,迎了上去,把着程墨手臂,亲热地道:“五郎太见外了。 ★.不之客不请自来,还请不要见怪。”

  程墨笑道:“乐大人说哪里话。你我见如故,何必在意这些细节。”

  乐圆向自认真名士,不纠小节,除了在昭帝和霍光面前有所收敛外,平素行为随心所欲,常为人诟病。程墨的客气话,顿时让他引为知已,深觉世上知我所者,唯有程五郎也。

  “没想到五郎小小年纪见识如此不凡,当浮大白呀。”真名士自风流,没有酒怎能体现名士的风彩。

  酒很快端上来,乐圆歪在官帽椅上,手臂挂在椅背,仰脖喝了大口酒,道:“五郎可知老夫今天过来,为了何事?”

  程墨道:“正想请教乐大人。”

  大家只有面之缘,你大早跑来做什么?

  酒顺着下巴淌到胡子、脖子上,乐圆也不擦,笑眯眯看着程墨,道:“老夫忝为太大夫,俸千五百石,颇受陛下和霍大将军器重。五郎若跟随老夫,老夫当把身本领倾囊相授。”

  程墨听着,这是要招揽他?他给乐圆添满了酒,道:“乐大人厚爱,程某感激不尽。只是程某在羽林卫日久,刘大人对程某不薄,不好这样离去。”

  乐圆满不在乎道:“你不过是小小卫尉卫士,有何值得留恋?不如就此退出羽林卫,跟随老夫读两年书,到时老夫举荐你入朝为官。哪怕当个小官,也比现在强。”

  若是世人皆知程墨是他的得意门生,自然没有人敢小觑。程墨今年只有十岁,两年后也只有二十岁,做几年三五百石的小官,再慢慢升迁,不到三十岁,当可为千石的大官了。很多人三十岁还找不到门路呢,程墨跟随他,仕途片光明啊。

  他越想越是得意,越得意越手舞足蹈,说话间,手就摸向程墨的肩头。

  他刚才用这只手擦过次脖子上的酒。程墨赶紧侧身让开,道:“乐大人说得是,在羽林卫哪有成为你这样的大儒的门生有前途?只是前段时间章秋章大人不幸身故,他的子孙迁怒于我,多亏刘大人多方周旋,我才得以幸免。这时转投乐大人你的门下,于程某名节有亏呀。”

  刘淘甫刚为我摆平章家人,你就让我跳槽,人家会说我忘恩负义的。

  “这,倒有些难办了。”乐圆摸了摸被酒水沐湿的大胡子,沉思道:“不如这样,老夫把孙女许配给你,这样世人当不会乱说。”

  程墨吓了跳,道:“哎呀,乐大人厚爱,实是小子的福气,只是小子已订下亲事了。因为未来岳母不幸身故,未婚妻要守孝,才没有迎娶。”

  谁娶你家孙女,谁倒大霉呀。

  乐圆很是遗憾,闭目想了半天,道:“女方是什么人家?要是达官显贵也就罢了,若是平常人家,不如退了这门亲事。放心,你娶我孙女,嫁妆定丰厚。”

  这就是真名士自风流?!程墨真想口唾沫吐他脸上。

  “不行呀。”程墨苦着脸道:“此女于我有恩。小子以前烂赌,输光祖产两餐不继,是她用私房钱为我买米买柴。小子为她所感,才决心戒赌,重新做人。她对小子不离不弃,恩深情重。”

  “这样啊,那倒难办了。”乐圆想了想,大度地道:“既然如此,让她为妾,如何?”

  他的孙女出自名门,大家闺秀,自然要为大妇。以他的官职,和程墨这样的人家结亲,孙女已是受委屈了,何况又有丰厚的嫁妆。他越想越觉得自已实在是太大度了,对程墨太好了,有如亲生父母,啊,不是,有如亲祖父。

  他怡然自得微闭双眼等程墨感恩戴德,等了半天,却没见程墨起身就拜。睁开眼,就见双漂亮的桃花眼奇怪地看他。

  “为何不拜?”他不解。

  程墨道:“小子已托媒提亲行六聘……”

  六聘既下,大妇名份已定,你孙女若非我不嫁,只能为妾了。

  乐圆张口结舌,道:“已行六聘?”随即愠怒:“你小子为何不问问我?”

  程墨肚皮早笑破了,表面上却苦着脸,道:“那时不是还没认识你乐大人么?”

  乐圆想也是,昨天两人才认识,他也是在去安国公府的路上才得知,有程墨这么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人。

  “安国公这老东西,怎么不早点把你举荐给老夫?”乐圆突然暴怒,气冲冲起身,道:“老夫这就找他理论去。”

  见安国公无故躺枪,程墨对乐圆印象更差,还得拉着他,道:“乐大人息怒。安国公并不知你喜欢我这款啊,更不知道你还有未出阁的孙女。”

  “胡说。安国公明知我有三个嫡出的孙女没有说亲。”想到他要许给程墨的是他嫡出的亲孙女,可到了程墨这混小子屋里,只能为妾,火气更大,把推开他,道:“你别管,老夫非和他理论不可。”

  安国公找的这都什么人啊!程墨汗,连拦带劝,道:“你老的孙女芳龄几何?羽林卫有的是少年才俊,又出身名门。”

  乐圆的口水直喷到程墨脸上:“你把老夫当什么了?老夫出身岐西乐氏大族,勋贵纨绔如何配得上老夫的孙女?要不是看你有真才实学,哼,就是你请动刘淘甫上门提亲,也休想得偿所愿。”

  那是口水啊!程墨火了,立即不劝:“小子造次,乐大人不要生气。”

  就你这样,鬼才敢娶你孙女。你要去找安国公理论,那就去吧。

  乐圆大袖抽,气呼呼走了。

  程墨喊榆树打水洗脸,普祥脸担忧在门口探头探脑。

  “滚进来。你身为程某人的管家,不懂轻重缓急,没有眼力见,谄媚于外,这就收拾包袱,滚吧。”程墨抹了把脸,看也没看普祥眼,怒道。

  真是太可恶了,那么恶心的口水喷到他脸上,换了三盆水,还有乐老头口水的恶心味道。

  普祥大惊,急忙抢进房,央求道:“阿郎,小的哪里做错了,你责罚就是,小的甘愿领罚,千万不要赶小的走啊。”

  哪怕做个家丁也行啊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