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74章 看重

第74章 看重

  程墨又洗了次脸,连搓四次,差点把面皮搓破,没好气道:“给你三天,自己去观摩别人家的管家怎么说话做事。√★.★く1く W.若三天后你还做不好,赶紧滚蛋。”

  普祥哭丧着脸道:“小的上哪观摩?”

  哪个大户人家的管家肯随便出来见人?他上哪观摩去?只怕还没见着人,早被当成疯子打出去了。

  程墨又洗了次脸,丢下毛巾,在官帽椅坐了,朝普祥招手,道:“你知道你刚才错在哪里吗?”

  普祥快哭了,他哪里错了?他是为阿郎着想,生怕无意得罪乐大人啊。而且,阿郎太过份了,乐大人气冲冲走了,居然不送,

  “料你也不懂。你是我程府的管家,切该以程府的脸面为重。乐大人要在这里等,你就让他等,何必来找我?真要找,派个小厮来找也就是了,何必自己来?只有对我来说特别重要的人来了,才有这待遇。懂?”想到普祥把这么个疯老头放进来,喷他脸口水,他就气不打处来。

  “哦哦哦。”普祥懵懂点头,道:“小的明白。”

  程墨看他完全副没明白的样子,道:“下次再处理不当,自己卷被盖滚蛋。”

  “谢谢阿郎给小的机会。”普祥陪着小心退了出去。坊居住位郎(官职),他决定去和郎的管家做朋友,好歹也是管家阶层的么。

  午后,程墨气刚消了些,张清来了,笑道:“乐圆在你这里吃瘪了?他到我府上,对我父亲大吼大叫。”

  程墨道:“他这爱乱喷口水的毛病得好好改改。”

  那么大年龄了,要是有什么传染病,会害死人的。

  “可不是。”张清点没因为乐圆朝自己父亲开炮而不高兴,兴灾乐祸道:“他也喷我父亲脸口水。我父亲当场就这么说他了,把他气跑啦。”

  程墨无语看他,这有什么好高兴的。

  自从扔有宜安居成股份,张清手头宽裕多了,天天淘弄各种刀剑,这会儿拿把古剑给程墨看,眉飞色舞道:“怎么样?”

  这把剑古色古香,细看剑身还有些锈迹。

  “说是前朝名剑,从古墓掘出来的。”张清得意。

  是不是从古墓掘出来的程墨不懂,只要张清高兴就好。

  两人正把玩古剑,榆树在门口禀道:“阿郎,有位顾盼儿姑娘求见。”

  “顾盼儿?她做什么找你?”张清跳了起来,带得膝上的古剑“哗当”声掉地上。

  程墨很无辜,道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  好端端的,怎么会冒出个顾盼儿来?还光明正大上门求见?

  张清可不理这些,风风火火拉起程墨就走:“快快快,我们瞧瞧去。”

  身白衣,不着雕饰的顾盼儿不染丝尘埃,就那么微微笑,整间屋子都亮了。张清看呆了眼,榆树的口水像小河似地淌。

  程墨道:“盼和姑娘有何贵干?”

  顾盼儿屈膝福了礼,道:“五郎多日不到松竹馆,妈妈想念得紧,特让奴过来看看。”

  主要是这么位大才子宅男不去她那儿,她不来不行啊,不来就要失之交臂了。

  程墨笑道:“我没钱,二没才,是个只会吃干饭的。去了,你们妈妈还不大扫把拍我出来?”

  “五郎真会说笑。”顾盼儿说着,看了旁的张清眼,道:“十二郎也不帮奴说说话。”

  被她这么笑,张清浑身的骨头都酥了,脑子片空白,只会傻笑。

  程墨踹了他脚,道:“你不是还有事吗,赶紧回去吧。”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。

  张清哪里肯,道:“那个,盼儿姑娘,你想要诗是不?我让我五哥帮你写几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顾盼儿眉眼弯弯,道:“多谢十二郎。”

  “你要怎么谢我?能单独为我抚琴曲么?”张清说着凑上去,大嘴离顾盼儿嫩如滑脂的脸不及两寸。

  程墨真是没眼看,也不想看了,二话不说转身就走。

  顾盼儿赶紧丢下张清追了出来:“五郎等等我。”

  “阿郎,有人送拜贴来。”狗子不知从哪冒出来,递给程墨张拜贴。

  拜贴封面是手绘的山水画,磅礴大气。已经追出来的顾盼儿瞥了眼,低呼:“严子的山水画!”

  严子是当朝书画大家,更是山水画的大宗师。据说这人神龙见不见尾,等闲难得见他面。却不知他的墨宝为什么会成为拜贴。

  张清抻脖袋过来看,道:“好大手笔啊。”

  千辛万苦得到严子的墨宝,谁肯拿来做拜贴?

  程墨打开看,内页用小楷写着:“邀五郎过府叙,请随下人同前往。”

  没有抬头,也没有落款。

  送请贴的是个十**岁的小厮,神色颇为倨傲,道:“五郎请随我来。”

  张清奇道:“你家主人是谁,这拜贴是不是要还回去?”

  小厮瞟了张清眼,脸不屑。

  “哎,你这……”张清不干了,真是岂有此理,个小小的奴才,得意个什么劲?

  程墨拦住他,对小厮道:“令主人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小厮道:“这个我可不知道。主人既让我带你过去,我遵命带你过去就是,哪来那么多废话。”

  “哟嗬,很拽呀。”张清冷笑。放眼京城,敢不把他放在眼里的还真不多,个小小奴才敢如此说话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  程墨用眼神示意他别作,只有主人权势地位屈指,奴仆才会不可世。要不然,怎么会有宰相奴才七品官的说法?

  “程某现在有客,不便与你家主人晤,可否另约时间?”程墨温声道。

  小厮道:“主人既让我带你过去,自然不能另约时间。你有什么事先去办,办完了我们再走。盏茶的时间够不够?”

  给盏茶的时间让程墨打客人,这小厮也真是拽得可以。

  张清要作,被程墨按住。

  顾盼儿识趣,温温柔柔道:“五郎有事,奴就不打扰了。过几天再来请教。”

  程墨让普祥代送到门口。普祥仔细看程墨的脸色,意示询问。这位美貌少女,应该是阿郎看重的客人吧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