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78章 有大后台

第78章 有大后台

  2o  程墨回府,刚走到前院,只听“哗当”声,什么东西猛地摔在地上,接着人咆哮:“真把我当叫化子了!我告诉你,要是程五郎不出来,我家东家跟你们没完。★√.★く1く★W.”

  接着人小声说了句什么,又是“哗当”声响。

  程墨问跟在旁边满面怒容,恨不得抢进去把对方的脸砸烂的榆树:“这是来抄家的?”

  “阿郎,你就别开玩笑了,让小的进去打这老兔崽子顿。”榆树哭笑不得道。都让人欺上门了,自家阿郎还能这么淡定,他不服都不行啊。

  程墨勾了勾唇角,道:“带根棍子去,扫把也行。”

  “啥?”榆树大吃惊,小眼睛瞪得滚圆,道:“真的可以吗?”他没听错吧?管家可说了,那个死老头的后台大得吓人。

  程墨笑眯眯道:“可以,你要打出新境界,我赏你两吊钱。”

  榆树不懂什么是新境界,听到两吊钱马上跳起来如风般朝厅堂冲去,冲到半,想起程墨说的抄家伙,又跑出来,抄起廊下柱后的扫把,进门抡起扫把就打。

  方掌柜来程府之前,上官桀的大管家亲自见了他,隐晦地传达了上官桀的指示。那可是来自武帝托孤重臣上官太仆的高级指示啊,方掌柜瞬间热血沸腾,像捧了尚方宝剑。

  来到程府,得知程墨不在,他很是不悦。好在普祥陪着小心,总算让他觉得只是不巧,程墨刚好不在。于是耐心等了下,吃了三四碟点心。

  可是等着等着,他不耐烦了,刚要作,在门口守着的小厮进来禀报程墨回府,普祥赶紧迎出去。

  他以为程墨会屁颠屁颠连跑带喘进来求他宽恕,为让他等这么长时间惶恐不安,送上笔厚厚的大礼。

  可是,他错了,程墨直接无视了他。于是,当他得知程墨又出府了,立即作了。这次有“尚方宝剑”在手,人生难得的次风光,当然得好好作回,让程墨知道上官太仆的厉害。他这是在为上官太仆立威呢。

  当他把厅堂里能砸的都砸了,连官帽椅都被踢了几脚,普祥苦苦哀求而无果时,他觉得人生真的太圆满了,要是能天天这样该多好啊。

  就在他心里飘飘然,表面上做怒冲冠状时,道快如闪电的青色人影冲了进来。他还没反应过来,劲风扑面,扫把如雨落下,没头没脑打在他身上。

  他惊呆了,竟不懂得闪避。

  普祥也惊呆了,这是哪里来的瘟神啊,敢对这么个有大后台的人物动手?

  华掌柜也吃了惊。他放下手里所有活计,匆匆赶来,被方掌柜好顿冷嘲热讽,早就憋了肚子火,所以,很自然的睁眼瞎了。

  方掌柜挨了数十下,开始惨叫。榆树却越打越起劲,真是太爽了,原来揍人这么爽啊,他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,今生才能跟了这么好的阿郎啊。

  眼看再不喝止,方掌柜不被打死也要被打残,华掌柜不忍心了,道:“榆树,快住手。”

  榆树百忙之应道:“华掌柜,你不用管。”

  他是奉了阿郎之命打的,切有阿郎呢,怕什么?

  再打十几下,在方掌柜的惨叫声,普祥总算回过神了,气急败乱抢上去夺榆树的扫把,喝道:“快放手。”

  小兔崽子,你这是要灭程家满门啊。

  榆树侧身避开,道:“阿郎来了。”

  普祥急忙回头,果然见程墨面无表情站在门口。

  “阿郎,你可算回来了!”普祥痛哭失声,您要再不回来,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。

  他奔向程墨哭诉,榆树又用力打了几下,得意道:“阿郎,您看这样行么?”

  这样算不算打出新境界?

  话音刚落,扫把头离开把柄,飞了出去,撞到窗棂,掉在墙边。

  榆树有些呆,喃喃道:“这扫把谁做的?太不结实了。”

  早知道抄根棍子好了。

  普祥抱着程墨的大腿放声大哭。程墨嫌弃道:“起来。”

  普祥要表达对程墨的片关切之情,对程家十多条人命的担心之情,哭得那叫个认真,程墨的话就没听到。

  程墨指指脚边的普祥,道:“榆树,打他。”

  “哦。”榆树二话不说,立即转移对象,抡起扫把柄就打。

  普祥把自己感动死了,哭得那叫个聚精会神,突然肩头剧痛,转头看,顿时怒了:“榆树,你干什么?”

  榆树嘴上说话,手上不停,道:“阿郎说的啊。”

  阿郎说什么了?普祥茫然。

  “行了,榆树,你把那个老头扶起来。”程墨道。

  方掌柜已经不能用狼狈来形容了,帽子不知哪里去了,披头散,头上还挂着几根扎扫把的草绳,衣服上东条西条,都是扫把打过的痕迹。榆树为了打出“新境界”,可谓不遣余力,扫把柄上的脏东西全挂他身上了。

  方掌柜懵了,直到盆冷水从头淋下,才跳了起来,道:“你们……”

  真是太大胆,太无法无天了,难道他们不怕惹上官太仆生气吗?程五郎是怎么管这个家的,怎能放任下人如此无法无天?

  他脑天雷滚滚,直到个俊朗飘逸的少年施施然走到他面前,居高临下看他,道:“这些东西都是你砸的?”

  厅堂上的博古架空了,地上全是陶瓷碎片,屏风也倒了,画作毁坏。

  “帐房呢?点下帐,看看损失多少,让这位有大后台的人物赔吧。”程墨冷冷清清的话听在方掌柜耳,他却句也听不懂。

  他可是奉上官太仆之命而来,程五郎怎能让他赔偿?就算砸了又怎么样?多少人家求他砸,他还不砸呢。

  损坏的物品很快列了清单,其上茶饮的茶盅是前朝留下来的古董,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,屏风上的画是名家所作,价值不菲。

  看到面前的数字,方掌柜傻了。

  程墨道:“您是大有来头,哦,不,您是大有后台的人,我这小门小户点不值钱的东西让您笑话了。不多,就两万两银子。您看,你是付银票呢,还是我派人上府上取去?”

  “什么?”方掌柜觉得这个世界太玄幻了,他是奉上官太仆之命而来呀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