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79章 就整他了

第79章 就整他了

  程墨道:“没钱?难道你说有大后台,是讹诈?来人,送官法办。.”

  榆树早就准备好绳子啦,不用程墨吩咐,马上把方掌柜捆起来。普祥大惊,嘶声道:“阿郎,使不得。这人,是有大后台的。喂,你的后台是谁,快说啊。”

  方掌柜见过狠的,没见过像程墨这么狠的。他又不是什么忠肝义胆硬骨头,先前嚣张跋扈不可世,不过是以为奉了上官桀之命,可以到程府作威作福。他就是个生意人,最会精打细算。

  “程五郎君,老汉真的奉命而来。”他脸上青道紫道,没有块完整好皮,这时哭丧着脸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道:“上官太仆的大管家让老汉来的。”

  “哦——”程墨拖长音调儿,所谓的大后台,便是上官桀的大管家了。

  方掌柜听这音调儿不对,立马急了,道:“大管家是上官太仆最信得过的人。”

  不要说上官家的大管家了,就是上官家打杂的,你们得罪得起么?方掌柜腹诽,如果不是摆在面前的巨额赔款让他心寒,他定好好寒碜寒碜程墨下,现在没办法,把柄在人手。

  他这念头还没转完,程墨道:“你是说这赔偿,我得找上官太仆的大管家要吗?哎呀,这得多麻烦,还不如直接找上官太仆。这样好了,我明天进宫跟上官太仆说说。”

  找上官太仆!方掌柜犹如五雷轰顶,像看怪物样看程墨,过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:“程五郎夸好大的口,你……你怎么能见到上官太仆?”

  不是说只是个地位低下的商贾吗?大管家是这么说的啊。

  榆树深深地鄙视道:“上门闹事也不打听清楚。上官太仆的大管家没告诉你,我家阿郎曾在未央宫追着上官太仆要债吗?上官太仆羞愤难当,只好托刘卫尉刘大人求情,看在刘大人面上,我家阿郎才给他留点脸面,勉强收下他欠的银子。”

  这段,张清的小厮说得绘声绘色,榆树为此把程墨当成神般看待。要债要到未央宫,就是传说权倾朝野的霍大将军也不敢这么干吧?

  他只顾说得高兴,哪里想到厅堂股腥臭,滴嗒声不绝。方掌柜吓尿了。

  程墨掩鼻后退,榆树抄起丢在地上的扫把柄,随手就给方掌柜下,道:“加银十两。”

  “赶紧让人进来收拾。”程墨白了榆树眼,这小子打人打上瘾了。

  榆树赶紧丢下扫把柄,叫了两个粗使婢女进来。收拾好了,华掌柜身上的衣服也换了榆树的,程墨闲闲道:“婢女花费二十两,衣裳用料十两,工钱就算了。记上。”

  帐房答应声,添上两笔。

  榆树目瞪口呆,我的天,阿郎比他狠多了。

  方掌柜杀猪般叫了起来:“件衣裳怎么就值十两了?”

  这是赤果果的讹诈啊。早知道程墨这么狠,他就不来了。

  程墨认真道:“件衣裳怎么就不值十两了?你要是不信,我可以把购买的单据给你,这样你向上官太仆的大管家报帐时,也有个凭证。”

  方掌柜惊出身冷汗,他在上官家几个心狠手辣的掌柜里面,算是最狠的个,平时坑顾客坑伙计,各种手段层出不穷。没想到今天被程墨坑了,用的还是最浅显的手段。如果大管家知道他这么没用,还会用他吗?

  可是迟了,程墨让榆树带两个人,把身小厮服饰的方掌柜送去上官府:“请上官太仆的大管家认认人,要是冒名的,就送官府。”

  “完了。”方掌柜摊软在地,被榆树拖起就走。

  普祥目瞪口呆跟在大门口,见行人真的朝上官桀府邸的方向走,不禁呆滞了。这样也可以?

  华掌柜默默跟在程墨身后进了书房,在程墨示意下在下坐了,道:“东家,他说奉上官太仆之命而来,到底要做什么?”

  听他的身份,方掌柜便深觉受辱,当场作,怎么可能和他坐下详谈?看了这么出戏,他心头沉重,来者不善呀。

  程墨道:“不管他要做什么,我们只要经营好宜安居就行。若是有人问你,宜安居的东家是谁,你只管说是安国公。”

  华掌柜吃了惊,失声道:“安国公?!”

  宜安居是程墨所创,怎么会拱手相让?难道说,权臣争相觊觎宜安居,安国公先下手为强?难道上官太仆……

  程墨打断他的联想,道:“这是我跟安国公商量好的权宜之计,宜安居的东家还是我。你只管这么说,若有人以强权相压,你就让他去找安国公,安国公自会出面。”

  这么说,安国公有护庇之意?华掌柜欢喜道:“是。东家吉人天相,自有天佑。”

  榆树少年心性,又跟了特会惹事的主人,点不想省事,路上敲锣打鼓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去上官桀府上闹事。

  来到上官府,后面已跟了条长长的尾巴,都是看热闹起哄的百姓。

  上官府的门子看群人气势汹汹,吓了跳,忙进去叫人,很快出来两百多名护卫,守在门口。

  “你们干什么?”门子头领喝道。

  榆树得意洋洋,挺胸凸肚道:“请你们大管家出来认人吧。”把方掌柜往地上掼。

  门子头领见个山羊胡子的老头身穿小厮服饰,披头散倒在地上,很不高兴地道:“哪里来的歹徒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岂容你敲诈勒索?”

  方掌柜羞愤欲死,低声道:“安大爷,是我,老方。”

  门子头领认了半天,可不是每个月月末送帐本来的方掌柜么?他失声道:“你怎么成这副样子?”接着怒了:“谁他么把方掌柜整成这样?”

  瘦得跟猴子似的榆树挺挺小胸脯,大声道:“就整他了,怎么啦?”

  呼啦啦,两百多个护卫把榆树三人围了起来。

  混在人群的黑子带头鼓噪起来:“上官家仗势欺人啦。打死人啦。”

  百姓最喜闻乐见的,便是这种打豪强的戏码了,有人带头,也跟着鼓躁,时间,声浪震天。

  上官桀下衙迟了,这会儿才回府,走到临近府门数十丈处,仪仗车驾过不去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