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81章 宅男

第81章 宅男

  乐圆嚣张跋扈,对昭帝却敬如天人。 .★√1く√Wく.昭帝表扬两句,他愧不敢当,立即把为高祖正名的观点出自程墨奏报。

  昭帝顿时感动了,能为高祖正名的人,近百年就这么个,马上宣程墨进宫。

  “卿不愧是朕的卫尉卫士,”昭帝感叹道:“满朝武,唯卿深知朕心。”

  太祖因为不拘小节,偶尔箕踞被记入史册,后世臣子涉及礼法,便把这事翻出来,当成反面教材说个没完。昭帝深觉脸上无光。今天好不容易有人站出来,说太祖的坐法不粗俗,不嚣张无礼,不是不尊周礼,而是种新坐法。这说法,昭帝听来,是为太祖平冤啊。

  可怜太祖代英雄,被指责粗俗近百年,真是比窦娥还冤。

  程墨道:“臣惶恐,臣不敢当,还请陛下慎言。”

  他可不想成为史官笔下的谄臣小丑。

  昭帝点头,道:“卿说得是。卿且忍耐两年,待朕二十加冠后,定重用卿。”

  周礼,男子二十而冠。加冠,便意味着成年,可以亲政了。

  程墨再次道:“陛下慎言。”

  话不要说得太早,以免有心人出手加害啊。他现在把上官桀得罪得死死的,上官桀手下的人定也以他为仇敌,昭帝这话若是传出去,他分分钟钟会死于非命。

  昭帝岁继位,憋了十年,实在憋坏了,天天盼星星盼月亮,就盼快点到二十岁,能举行加冠礼,可以亲政,这时忍不住对程墨说出口。又得个心腹亲信,他可高兴坏了。

  昭帝对侍立于屋角的内侍道:“这话要传出去,你也不用活了。”

  内侍名黄安,便是和程墨来往密切的小内侍小6子的干爹。程墨向阔绰,这些天小6子可没少得他的好处,光是官帽椅就要了十张,其六张送给干爹了。

  黄安对程墨也越来越客气。这时佝偻着腰,谄笑道:“奴才不敢。”

  他侍候昭帝十多年,就盼着昭帝亲政,他能风光把呢,这时候可万万不敢出差错。

  程墨道:“臣身为卫尉卫士,当守护陛下,还请陛下放心。”

  昭帝微笑道:“你当不止为卫尉卫士。你我都年轻,路还长着呢。”

  这句承诺太重了,程墨行大礼道:“臣甘愿为陛下肝脑涂地。”

  话说完,却是怔,如果他没记错,昭帝的寿命并不长。他对历史不熟,前世听过很多管理课,有些课程是讲帝王的用人之道,有个培训师曾讲过霍光辅助昭帝的事。程墨努力回忆,确定那个培训师并没有讲到昭帝亲政。不知是没有讲呢,还是昭帝没有亲政。再说,这个平行空间的历史走向跟他前世生活过的汉朝,轨迹会不会样?

  “爱卿,爱卿,你在想什么?”见程墨行礼半天没有抬起头,如石雕般动不动,昭帝奇怪极了,唤了两声。

  黄安暗暗咋舌,敢驾前失态的,也就程五郎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了,连刘淘甫刘大人见驾时都诚惶诚恐呢。

  程墨“啊”了声,抬头见昭帝双黑如点漆的眼睛关切地看着自己,越衬得小脸苍白,不由脱口而出道:“陛下向可康健?”

  皇帝的健康问题是高度机密,程墨句话出口,深觉失言,忙补救道:“臣等很少见陛下出来散步呢。”

  黄安刚要斥责,听到第二句,脸色稍霁。

  昭帝被问心事,长长叹了口气,挥手示意黄安退出,道:“卿可懂医术?”

  他自小身体不好,又懒得动,要不然,为什么对程墨这个生龙活虎的同龄人这么羡慕,这么有好感呢。

  程墨见他肤色是不正常的苍白,不知是从没晒过太阳,还是身体底子不好,略思忖,道:“臣不懂医术。但臣小时候身体不大好,后来跟着坊里些无赖玩耍打架,天天在坊里到处跑,身体慢慢结实了。当然,也挨了不少打。”

  所谓无赖,是指不事生产,不肯下地种田,成本晃荡的青少年,有点类似现代逃学的学生。

  “到处跑能让身体强壮?”昭帝眼睛亮了。

  程墨肯定道:“那是当然啊。”

  你明明是个少年,应该生龙活虎满是朝气,却成天死气沉沉宅在屋里不出房门步,再好的身体也会宅坏了。

  昭帝若有所思。

  程墨多精明的个人,见昭帝意动,马上道:“御花园的花开得正好,不如臣陪陛下去赏赏花?”

  虽说两个大男人去赏花,传出去太碜人了,个搞不好有断袖之嫌,可总得有个说辞嘛,借口而已,随便啦。

  昭帝望了眼窗外亮晶晶的阳光,迟疑道:“会不会太热了?”

  “陛下可以摆仪驾。”皇帝出宫门步,仪仗立刻跟上,黄罗伞比般的雨伞挡阳效果强多了。

  昭帝依然望着外面白晃晃的阳光,没吱声。

  程墨站起来,把手伸到昭帝面前,道:“肩舆在后跟着,若是陛下走累了,随时回来就是。”

  “好。”昭帝总算放心了,手放在程墨手心,站了起来。

  他的手瘦小苍白,没有丝血色。程墨几乎可以肯定他宅出病了。

  黄安得知昭帝要去御花园赏花,大惊,劝道:“日头太毒,陛下万万不可造次。”

  要是暑怎么办?

  程墨觉得昭帝像现代被爷爷奶奶宠坏的孩子,而黄安就是把这个孩子宠得病病歪歪的爷爷了。他道:“常侍要是不放心,先宣太医进宫候着,待陛下赏完花,为陛下请平安脉就是。”

  昭帝犹豫了下,才道:“听程卿的。”

  大概昭帝从没出门,内侍宫女从没准备,这会儿乱成团,好不容易把仪仗摆好,四个胖大内侍抬了肩舆跟在后面。

  黄罗伞像移动的亭子结结实实挡住阳光。

  程墨走在黄罗伞旁,和昭帝说着闲话。

  走了不到箭之地,昭帝道:“太热了,朕受不了了啦,程卿,今天先到这里吧。”

  “啊?”程墨有些傻眼,这么几步路,目测也就几十米,能算是散步吗?他只好劝道:“陛下再走走,很快就到御花园了。”

  昭帝抹了把额头的汗,苦着脸道:“朕喘不上气了。”

  黄罗伞确实挡住阳光,但是挡不住热啊,他气喘如牛,快晕倒啦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