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82章 成为笑话

第82章 成为笑话

  昭帝嚷嚷不行了,不愿再走,程墨只好扶他上了肩舆。く.く★1★ W .★

  上肩舆,昭帝忙道:“快回宣室殿。”

  内侍宫女们飞快往回跑,嗖的下,群人全回宣室殿,只剩程墨呆呆站在日头底下。他们,这反应也太激烈些了吧?

  太医为昭帝请脉,说是劳累太过。

  不过走几十米,就劳累太过?这是个十岁的少年吗?程墨傻眼了。

  此举震动朝野,众大臣在霍光带领下进宫问安。很多朝臣路过程墨身旁,都带着戏谑的笑容,唯有上官桀在他面前站住,做语重心长状,道:“这里是皇宫,不是安仁坊,切不可胡来。”

  队伍后面有人“噗嗤”笑出了声。

  程墨道:“多谢太仆提醒。”

  后面好多人都笑了,只是小心没出声音。

  寝室摆满了冰盆,四个宫女分站两旁扇风,又喝了凉饮,昭帝总算缓过来了,对霍光道:“朕很长时间没去御花园了,听说那儿的花开得好,想去赏赏。程五郎刚好在场,因而朕让他随侍在侧。”

  谁听不出来,这是为程墨开脱呢。不少人又妨又恨,程墨这小子,何德何能,得以简在帝心?

  霍光恭谨道:“臣明白,程五郎在殿外等候,陛下可要宣他说话?”

  这是告诉昭帝,程墨好好的,没有受到责罚,更没有被下大狱。

  昭帝露出笑容,道:“宣他进来吧。”

  “诺,臣等告退。”眼看昭帝没事,霍光带领武百官行礼退下。

  程墨被叫进来,行礼毕,见昭帝身盖锦被,脸色苍白,嘴唇没有丝血色,苦笑道:“是臣欠思量了,现今天气太热,又近午,确实不宜外出。”

  实在没想到昭帝虚弱成这样。

  昭帝含笑道:“不要自责,朕只是懒得动。”

  刚才是热了些,也出了汗,可并没有到忍受不了的程度,只是外面比屋里热得多,他心志不坚,没能坚持住。

  程墨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陛下日后要处理国政,没有个强健身体,如何能行?还须有计划地锻炼,纵然开始时辛苦些,也得坚持。”

  希望他对权力的热切盖过锻炼的辛苦,能让身体强壮起来。

  昭帝直点头,道:“是啊。可是朕就想舒舒服服地坐着,不想动。”

  程墨劝道:“陛下,为了以后能舒舒服服地治理国家,你得适当动下。”

  再这样宅下去,真的会成废人的。

  昭帝道:“现在说这个尚早,朕还有两年才亲政,等亲政再说。”

  锻炼这种事,岂能蹴而就?等亲政就来不及了。可无论程墨怎么说,昭帝就是找借口推托。哪怕黄昏时去御花园走走,或是闲着没事,不出殿门,就在宣室殿的院子里走走,他也推托。

  程墨郁闷极了。活了两世,还没见过这么宅,这么懒,这么不想动的人。他要不是皇帝,程墨非每天拖他走半个时辰不可。

  他没精打彩从宣室殿出来,马上被刘淘甫叫过去,破口大骂道:“你挺能的啊,敢拐带陛下出宣室殿!陛下什么没见识过,几朵花有什么好瞧的?就是要瞧,让宫人摘来就是了,何必劳动陛下移驾御花园?你这小子,脑袋让驴踢了!”

  程墨趁他骂得口渴,喝茶饮的工夫,道:“大人片受护陛下之心众所周知,只是陛下久居宣室殿,四体不勤,身体日渐虚弱。属下只不过想让他多多外出走动,以增强体魄。”

  刘淘甫口茶饮喷出老远,瞪圆了眼,道:“你是为让陛下增强体魄?”

  真是够了!这件事让他成为同僚的笑柄,大家都说这个程五郎,别的本事没有,就会搞事,现在居然搞到陛下头上,差点把陛下金贵的小命给搞没了。

  上官桀更阴阳怪气道:“现在真是世风日下,什么人都能进羽林卫。”

  他憋了肚子气没气,可程墨告诉他,切都是为了让昭帝增强体魄?他是皇帝,用得着增强什么体魄?

  程墨道:“那是当然。”

  昭帝虚弱成那样,不锻炼怎么行?真当自己是真龙,能活万岁?

  刘淘甫顾不上擦拭衣襟上的茶渍,抓起几案上的茶碗扔了过去,怒吼:“以后再乱搞,老子饶不了你。”

  程墨侧身避开,怜悯地看着他。

  刘淘甫是昭帝的心腹,对昭帝忠心耿耿,最希望昭帝长命百岁的人定有他。连他都这样,看来,运动能强身健体的理念还没被提起呀。

  程墨感叹着,摇了摇头,离开刘淘甫的公庑回府了。

  霍大将军府,霍书涵以袖掩嘴轻笑不已,道:“他真这么做?”

  “是呢,大人们都说开国至今,就没遇到个这么离谱的人,邀陛下赏花,亏他怎么想得出来。”青萝笑弯了腰。

  主婢笑了阵,霍书涵道:“他的想法确实异于常人,不过,却不会做无用功。”

  弄了把官帽椅,财源滚滚而来;引起周礼之争,举成名满朝皆知。他会搞事没错,却在众人谈笑傲然前行。

  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,只管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  如果程墨听到霍书涵这番话,定会感动得哭了。

  就在大家拿程墨拉昭帝去御花园赏花当笑话时,昭帝再次宣霍光觐见,道:“官帽椅不过是张椅子,用与不用,因人而异,就随他去吧。”

  有人为高祖正名,足够了。

  霍光已经答应霍书涵保官帽椅,之所以没有表态,不过是想看双方各出什么招,待双方招数尽出之后,他再锤定音。没想到昭帝会宣他特地说这件事,他生性谨慎,自不会反驳昭帝,于是当场拟旨用玺。

  陶然坐在上官桀的书房,兴奋难言。程墨出这么档子事,当可以他精神有问题把他关起来,到时候要夺宜安居还是把官帽椅列为禁椅,全在上官桀念之间。

  上官桀静静听陶然说完,含笑点头。真是不作不死,程墨这么作,谁也保不住他了。

  两人心情好到爆棚时,消息传来,霍光以昭帝名义下旨,周礼之争到此告段落,官帽椅可以与席子并列。

  陶然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。

  上官桀对霍光的恨意,从没如这刻这般强烈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