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83章 太牛了

第83章 太牛了

  圣旨下,官帽椅的合法性得到承认,华掌柜高兴疯了,三步并作俩赶到程府,道:“东家,这下好了,以后我们可以放开手脚大胆做了。√★く.★く1★くWく.√★”

  程墨眼皮没抬,道:“你以前没有放开手脚吗?”

  生产力全开好不好,木匠和漆匠加起来好几百人,还在不断招人。

  华掌柜满脸褶子如菊花盛开,只是笑,哪里说得出话。这些天围绕官帽椅的坐法是不是箕踞,朝重臣争得厉害,程墨很淡定,他却提着心,就怕有天不让生产了。

  程墨道:“你挑批人,在几个大郡开分店,官帽椅就地生产。人要挑信得过的,保证质量,不坠宜安居的名号。”

  终于要开分店了!华掌柜激动,道:“是,我这就回去挑选,明天把名单交给东家过目。”

  东家看人可比他准多了。

  程墨道:“名单交给我做什么,把人挑齐了,送过来我瞧下。”

  “哎哎,我这就去。”华掌柜急匆匆走了。

  他刚走,赵雨菲过来了,笑吟吟道:“陛下可真圣明。”

  命都差点被五郎弄没了,还下旨为五郎说话,可真是明君。

  程墨道:“你笑什么?怎么笑得那么怪异?”

  这问,赵雨菲再也端不住了,笑得直不起腰,道:“外面都在传五郎陪陛下赏花,差点把陛下的阳寿给赏没了。”

  大臣家里也常开赏花会,只是没人有程墨这么大胆。那可是皇帝啊,怎么能拉着皇帝去赏花呢。赵雨菲心里还是很骄傲的,也就她家五郎干得出这样的事,别人哪敢呢。

  程墨想起昭帝的身体,叹了口气,道:“我真心为他好,他自小身体不好,还天天在宣室殿坐着不动,长此下去,身体定会垮。可惜他不听我的劝。”

  赵雨菲住了笑,讶然道:“外间都在说,陛下是傻子,你说什么都信,难道不是?”

  难道竟是身体不好,才会听从五郎的意思,去御花园?

  程墨点了点头,昭帝的情况确实让他忧心,只是这种事,可不能乱说。

  刘病已下学的路上听人说了程墨的事,大惊,到王婆的菜园见了许平君,没说上两句话,急匆匆赶来。进门直冲后院,道:“大哥,外间都在说……”

  程墨走出来,淡定点头,道:“我没事。”

  见到程墨的刹那,他松了口气,整个人酸软无力,靠在墙上,只是喘气。听到这件事,可把他吓坏了。

  程墨扶他进屋坐下,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大哥可想过后果?要是陛下因此而崩,程家满门……”刘病已后怕极了。

  这个程墨倒没想过,细想,还真有这种可能。他确实鲁莽了,怎能置程家于不顾,置身边人而不顾呢?他人真道:“以后我会小心的。”

  刘病已恳切道:“大哥做事全凭腔热血,原是好事,只是从不细思后果。以后切切不可如此。”

  他自襁褓便在狱度过,直到五岁才得以离开,破家灭门这种事,没有人比他体会更深了。程墨对他这么好,真拿他当兄弟相待,他真心不想程墨出事。

  程墨笑着拍了拍他脑袋,道:“学会教训我了?”

  刘病已低下头,道:“不是。只希望大哥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。”

  皇帝赏不赏花,真的不关你的事啊。

  “真哆嗦。”程墨道:“先生教了什么,说来我听。”考较起他的功课。

  刘病已人聪明,学习又认真,已会背论语了,当下摇头晃脑背给程墨听。

  同时间,上官桀的书房,陶然已气呼呼走了。上官桀和谋士们商议良久,决定名下家具店开始制作官帽椅,和宜安居争市场。官帽椅是小事,霍光永远压在他上头,把朝廷搞成言堂才是大事。

  可惜了,孙女年纪还小,不能和昭帝圆房。且再忍耐两年,待两人圆房,孙女生下男半女,他便有话语权了。

  “还要再等两年啊。”他食指扣在几案上,轻声自言自语。就让程墨这小子再得意两年吧,两年后,看他还能不能得意。

  被他惦记的程墨被武空群兄弟簇拥着,来到醉仙楼。醉仙楼的掌柜迎出来,道:“客官们来得不巧,小店要打烊了。”

  话刚出口,程墨张银票递过去,掌柜马上换上张笑脸,道:“客官里面请,小二,快快上酒。”

  财神爷来了,得好生侍候嘛。

  众人在二楼坐了,张清埋怨道:“五哥要是嫌松竹馆花销大,小弟请就是,何必非要来这醉仙楼。”

  光喝酒,没有舞没有曲,有什么乐趣?

  程墨不好说不想见顾盼儿,本正经道:“松竹馆有什么好的?舞跳来跳去就那几只,要听顾盼儿唱曲还得做诗。哪有这样喝酒聊天自在。”

  祝三哥笑道:“你不是怕了顾盼儿吧?”

  他可听说了,顾盼儿特地跑去程府,就为求新诗。

  众人都哄笑起来,道:“要听新鲜曲儿还不容易,你给顾盼儿写啊。”

  “来来来,喝酒。”程墨招呼道:“大家放开了喝,不醉不归。”

  张清振奋道:“正是,不醉不归。五哥太牛了,不仅赢了上官太仆,连陛下都听他的话,我们不把他灌醉怎么行?”

  众人纷纷响应,不由分说,齐向程墨敬酒。

  程墨道:“这样胡喝气有什么意思,不如猜拳,输了的喝。”

  众人不答应,道:“猜拳有什么意思,过两天就是月次的小比了,你不喝也行,只要能在小比上赢了罗十就成。”

  罗安箭射得好,十次小比倒有次夺了头名,他们心里不服,却拿他没有办法。

  “赢了罗十?”程墨摸摸下巴,道:“这有什么难的?”

  罗安自从被他罚去校场跑二十圈后,远远见了他便避着走,已经有段时间没遇见他了。

  众人大笑,道:“还没喝呢,这就醉了。”

  程墨道:“那我们打个赌,如何?”

  “好。”张清笑着先和程墨击掌,道:“五哥,咱先说好了,要是你输了,可得请我们去松竹馆。”

  **可放话了,只要程墨去,不管他写不写诗,都让顾盼儿为他们抚琴唱曲儿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4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