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84章 小比

第84章 小比

  赵雨菲在灯下做针线,不时望望窗外,直到天边现鱼肚白,才听到脚步声。.程墨回来了。

  人还没到,酒味儿扑面而来。

  赵雨菲抢上去扶住,心疼地道:“怎么喝到这个时候?”

  以祝三哥为的兄弟们,象是要泄没去松竹馆的不满似的,争着向程墨敬酒。程墨想装醉都没得空儿,确实喝得有点多了。

  赵雨菲温软的双手扶住了他,程墨头歪,靠在她肩膀睡过去了。

  程墨身材欣长,看着均称,却沉,赵雨菲费了好大劲,才把他抱回房,放在床上。灯下,他俊脸绯红,长长的眼睫毛像两排小扇子,在脸上投下剪影,鼻翼嗡嗡,薄唇微张,好个美少年。

  赵雨菲细心地为他拭脸,解开他的外衣,露出雪白的衣时,她颗心狂跳,为他拭了上身,忙拉过锦被为他盖上。

  程墨这觉睡得好沉,梦母亲温柔地为他擦脸拭身,可当他想拉住母亲的手,母亲却不见了。

  他惊,睁开眼,头青丝映入眼帘。赵雨菲扒在桌上睡呢。

  “雨菲,上床睡。”程墨轻声说着,抱她上床。

  赵雨菲在床边守他,倦极了,本想扒下,没想到下子睡了过去。她睡得不沉,程墨手碰到肩头,立即睡了,惺忪着眼,道:“你醒啦?怎么不多睡会儿。”想要起身为程墨准备饭菜,身子腾空而起,被放在床上。

  她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,却见程墨拉过锦被为她盖上,温声道:“快睡会儿。”

  眼所见,是他白皙的上身,鼻所闻,是被上他淡淡的气味,赵雨菲哪里睡得着。

  程墨已披上外衫,趿着鞋走出去了。

  外面天阴着,看沙漏,已过了午时。把榆树叫来问,榆树道:“姑娘写了手书让小的送给武四郎君,请武四郎君为阿郎请假。张十二郎君也喝醉了,不能进宫当差。”

  昨晚他和张清等人的小厮在楼下候着,喝了两坛酒。

  程墨点点头,先去洗澡,吃了饭,去了书房。

  第二天进宫当差,和张清等六人被刘淘甫叫去臭骂了顿。别的盛夏团成员昨天不用当差,逃过骂。

  出来后,张清和程墨嘀咕:“我看大人是怪我们去喝酒没叫他吧?下次叫上他起去,省得挨骂。”

  叫刘淘甫起花天酒地,要是被刘家母老虎追杀怎么办?程墨失笑,道:“要叫你去叫,我可不去。”

  张清缩了缩脖子,笑道:“我可不敢。”

  几人说笑回,各自散了。

  羽林卫的小比在每月初上午举行,自觉对艺业有信心的人可以报名。获胜者不仅会得同僚拥护,上司青眼,还比别人有更多晋升机会。毕竟,像程墨这样被昭帝钦封为卫尉卫士的幸运儿不多。

  以前的小比,程墨从没参加。他晋升为卫尉卫士后,不少人心里不服,想趁小比羞辱他番。此次见他报名,认为机会来了,奔走相告,兴奋不已。

  校场上,羽林郎们分列四队,刘淘甫居而站,道:“你们是羽林郎,是陛下的亲军,肩负保护陛下的重任,理应有好的身手。”

  众羽林郎齐声应:“诺!”

  程墨也在队列。刘淘甫行行扫过去,扫到程墨时,停顿了下,才移开,道:“报名弓箭者出列。”

  小比四项:第项弓箭,又分为两小项,是百步穿杨,二是骑射;第二项骑术;第三项武术,赤手空拳对阵;第四项兵器。

  程墨只参加第项弓箭。

  罗安率先出列,站到前排,回头挑衅地看了程墨眼。他得知程墨报名时,连声冷笑,心想这小子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,今天非羞辱他番,出出这些日子的怨气不可。每当想到昭帝对程墨的恩遇,罗安都嫉恨欲狂,若是让程墨再得意下去,他还怎么在羽林卫混?

  程墨神色如常步出行列,眼望前方,看都没看罗安眼。

  刘淘甫又训了几句,宣布小比开始。

  所谓的百步穿杨,是在百步处立个箭靶,十箭以射红心者多为胜。

  按报名顺序,前面五人都射过了,第六人到罗安。

  他出场,策马团成员便欢呼声不断,盛夏团成员在张清的带动下,喝倒彩,鼓躁声不绝。

  武空微蹙眉头看了张清眼,再看看云淡风轻的程墨,没说话。

  罗安十箭连红心,在策马团成员的喝彩声手举大弓连挥三下,才回归队列。

  “唉,这次第名又是十郎的囊物。”人唉声叹气。

  “我是没敢想能胜过十郎的,能得二三名已经不错了。”这是刚才比过,九箭红心的。只差箭,想来能得第二名吧。

  又两人上去射了,都只五六箭,估计前三无望,垂头丧气下来。

  接下来轮到程墨出场。

  盛夏团成员大声喝彩、加油、鼓劲,策马团成员则喝倒彩、吹口哨、鼓躁声不断。整个校场吵成片。

  程墨淡定出列,手挎大弓来到红线前站定。

  罗安大喝声:“程五,你行不行呀?”

  这声喝如晴天霹雳,震得众人耳膜嗡嗡响。

  有人悄声和旁边的人嘀咕:“十郎这是要五郎心神不宁呀。”

  被他吼这么声,他觉得心惊肉跳,何况程墨这个即将上场的人?

  程墨回头看了罗安眼,眼神平静无波。

  这声喝把刘淘甫吓跳,他不悦道:“吵什么吵,都给老子安静些儿。”

  老大开口,没人敢不捧场,除了策马团成员之外,众人都闭嘴了。

  程墨淡定拉弓,射箭,像后面的切没有生样。弓拉如满月,箭出似流星,箭正红心。

  盛夏团成员齐声欢呼,张清朝罗安扮个鬼脸,武空也笑了。

  罗安十分不服,道:“属下比试时,大人可没约束同僚不吵闹。”

  刘淘甫眯了眯眼,道:“你吵得老子耳根子疼,怎么,老子还说不得你了?想指责老子偏心,你也得有证据才行。”

  就是偏心了,你又待怎么着?

  两人说话间,程墨第二箭、第三箭红心。

  盛夏团成员欢呼声再起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4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