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85章 完胜

第85章 完胜

  在罗安抗议声,程墨连珠箭,“嗖嗖”声不绝,连七箭,箭箭红心。√.く★1 W .

  这时就可看出程墨在羽林卫的人缘了,欢呼声响彻校场上空。原先嫉妒他获圣宠的人这会儿心服口服,也跟着欢呼起来。

  罗安脸色铁青,策马团成员大眼瞪小眼,相顾无言。

  虽然同样是十箭全红心,但他每射箭都瞄准半天,哪像程墨,连珠箭,箭紧跟箭?箭度上,他输了。

  程墨收弓向刘淘甫行礼退回队列,另人上场。

  欢呼声渐小时,祝三哥大吼:“去松竹馆喽!”

  时间,到处都是“去松竹馆喽!”之声。很多同僚不明所以,问才知,程墨和盛夏团成员有过赌约,当即起哄,也要起去。张清却不肯,于是吵成团。

  “吵什么吵,闭嘴!”刘淘甫听得心烦,去什么松竹馆啊,难道不知道他老婆不许他去这些下作地方?

  剩下四人都无心比赛,反正前三名无望,又被“去松竹馆”四字搅得心动,哪还沉得住气瞄准?十箭匆匆射完退下。

  罗安憋了半天,憋出句:“想赢我?还早着呢。”

  百早步穿杨和骑射都得第,才能在这项夺冠,否则只能屈居第二。程墨从不以骑术示人,估计水平有限。人在马上,马不停向前跑,射箭时不仅要瞄准,还要计算马以及控制马不能跑偏,难度可比百步穿杨大多了。

  罗安料定程墨必输无疑。

  张清大声道:“赢定你了!我们准能去松竹馆听顾盼儿抚琴。”

  想起上次大群人包下松竹馆的壮观场面,不少人怀念不已,校场时静悄悄的。过了好会儿,陈三笑眯眯道:“十二郎,我们可是好兄弟,有福要同享。”

  张清也笑眯眯的,道:“你说什么,风大我听不见。”

  刚才那么卖力喝五郎倒彩,这会儿想去松竹馆听顾盼儿抚琴?门儿都没有。

  程墨的马已经不是以前那只老黄马了,。前几天武空回京,给他带了匹好马,浑身毛黑亮没有根杂毛,只有四蹄雪白。程墨起名蹄雪。

  踏雪被牵上来,大眼睛倨傲扫了别的马眼,打了个响鼻,然后别过马脸,倒像看不起别的马似的。

  程墨赞道:“踏雪好样的。”

  踏雪很有灵性,喜欢帅哥美女,对长得丑的人不待见。原来的马夫因为长得丑,喂的草料踏雪都不吃,情愿挨饿,直到换个长相清秀的马夫,踏雪才肯吃草料。

  踏雪能听懂他的夸奖,伸出大舌头舔了舔他的手背。

  人马正亲/热,武空过来了,低声道:“小心罗安背后搞鬼。”

  “嗯?他还想校场再跑二十圈?”程墨不解。众目睽睽之下,他要敢放冷箭那真是脑袋让驴踢了。

  武空道:“你看看他那匹马。”

  罗安的马毛漆黑柔顺,高大矫健,是匹母。

  踏雪是雄马。

  在武空的暗示下,程墨才明白,道:“现在可不是马的交配季节,踏雪也没到情的年龄。”

  其实武空想多了。罗安以为程墨马术不行,这会儿得意洋洋,完全是夜郎自大,却不是要向程墨下黑手。

  依然按昭报名顺序出场,前五人准确率大为降低,有的十箭只有七箭靶,三箭脱靶,更有人没有箭红心。

  轮到罗安出场,他朝程墨扬扬下巴,直着脖子跨上马背。

  程墨朝他笑笑,完全没把他的挑衅当回事。

  张清喊:“罗十,小心从马背上摔下来。”

  不少人哄笑起来,知道张清看不过他向程墨挑衅,故意咒他。

  罗安十箭射完,箭红心,算是很好的成绩了。上个月,他七箭红心,便夺了第。圈转马头,他放低马,享受着万众瞩目的感觉。来到队列前,手举大弓,在策马团成员的欢呼声道:“罗某若夺骑射第,定请众位兄弟去松竹馆。”

  除了盛夏团成员之外,别的同僚欢呼。

  待欢呼声稍歇,张清道:“你会作诗吗?你去了顾盼儿肯出来抚琴吗?”

  做诗是他的硬伤啊。罗安眼闪过丝恨意,怎么程五自晕迷醒过来后,样样胜他筹呢?

  陈三笑道:“做诗不是有五郎嘛,怕什么?”

  “对对对,有五郎。”不少人附和。

  更有人笑道:“怎么说,我们同在羽林卫,都是袍泽兄弟。”

  这样说没错,他们是个集体,是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袍泽。可真上战场,程墨绝不会把后背交给罗安,罗安也不会把后背交给程墨就是了。

  说话间轮到程墨上场。

  张清等盛夏团成员大喊:“五郎加油。”

  罗安嗤笑道:“卫士要是不行就退下来,可别硬撑。”

  程墨扬扬手里的大弓,道:“罗十,难道你学骑射,只学种骑术吗?”

  什么意思?罗安不解。

  只见程墨双腿夹马腹,催马前行的同时,人侧骑在马腹,射了箭,正红心。

  欢呼声大作。

  张清得意洋洋道:“罗十,难道你学骑射,只学种骑术吗?哈哈哈,五哥说得可真对。”

  罗安愤怒了。这些花样他并不是不会,不过为保证能夺第,没有做出来罢了。射箭便射箭,搞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?难道不怕降低箭率吗?

  程墨花样不断,甚至有箭是单腿站在马上做金鸡独立状射的,却能箭箭红心。众同僚沸腾了,他们从没见过弄这么多花样的,最重要的是,程墨居然箭箭红心,有两箭还并在起,箭尾在风颤动。真是太没天理了。

  张清高兴得直嘣哒,道:“罗十,你家先生可以换了。”

  学骑射,要有先生教导。

  众同僚哄笑起来,有人凑趣,道:“为什么罗十家的先生要换啊?”

  张清大声道:“因为他只会种骑术嘛。”

  众人笑弯了腰,连刘淘甫都差点绷不住,弯了弯唇角。

  罗安恨意不绝,却作不得。

  这场,毫无悬念,程墨胜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4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