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86章 与强抢无异

第86章 与强抢无异

  欢呼声响彻校场,盛夏团成员把程墨抛起接住,接住抛起,连续四五次。 .★ 1 くW .

  罗安狠狠跺脚,转身走了。在片欢呼声,他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落寞。策马团成员没有丝毫犹豫,马上投入到欢呼大营。

  “松竹馆!松竹馆!松竹馆!”呼声从参差不齐到整齐划。

  程墨夺了骑射第,不请他们去松竹馆,他们可不答应。

  刘淘甫听得心烦,喝道:“闭嘴!”

  最听不得松竹馆这三个字了,小兔崽子们还没完没了啦。

  程墨被兄弟们放下,正在整理衣裳,就听张清的声音响彻全场:“兄弟们,恭请大人与我们起去松竹馆呗。”

  他手顿,忙向旁走开几步,离张清远点。

  有跟张清样不着调的,也跟着嚷嚷:“大人起去。”

  刘淘甫心头滴血,他怎么不想去,就怕去了,老婆满京城追杀他啊。于是,老刘虎目圆睁,怒喝:“小小年纪不学好,不说有闲多练习艺业,整天想着走马章台。除了程五郎外,有个算个,都给老子跑十圈。跑完再接着比试。”

  众人全傻眼了,武空瞪了张清眼。

  有愣头青傻傻问:“为什么程五郎不用跑?”

  去松竹馆,不是他做东么?他应该跑二十圈才对嘛。

  刘淘甫道:“他刚夺第。有本事你也夺第。”

  这样也行?不少人觉得罗安说得对,刘大人实在偏心得厉害。

  十圈跑完,再接着比赛,参赛者已没有争胜之心。众人的心,早就飞到松竹馆了。

  不知道刘淘甫是不是有心里阴影,小比完毕,再操练个时辰,直到人人精疲力竭,才解散。

  张清被埋怨惨了。他软绵绵搭在程墨后背,有气无力哭诉:“我是片好心!”

  真是有苦无处诉啊,天知道,他真是片好心,想讨好上司,和上司打好关系啊。

  程墨忍笑忍得很辛苦,道:“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。”

  这样揭刘大人的短,他不疯狂报复才怪。

  大群人哼哼唧唧出了宫门,太阳西斜,天还没有黑。祝三哥嚷嚷直接去松竹馆,武空主张先去醉仙楼,天黑后再去松竹馆,两人争执不下。

  “五郎,你怎么说?”武空问程墨。

  “就是,五郎请客,五郎说了算。”祝三哥满脸堆笑,脸讨好道。他恨不得立刻把程墨绑去松竹馆。早点去,能早点见到顾盼儿嘛。

  程墨看看日头,再看看口水流满地的众同僚,道:“去松竹馆吧,不用跑来跑去。”

  程墨话,武空自然没有异议。

  “去松竹馆喽!”祝三哥带头,众人声喊,纷纷翻身上马,挥鞭飞驰而去。眨眼间宫门口只剩程墨和武空,两人相视而笑。程墨道:“四哥,走吧。”

  武空笑骂:“祝三这个老不正经的,就不带点好。”

  祝三哥快三十的人了,不思仕途有所作为,天天只想混青/楼,真是带坏小孩子。

  程墨也笑了,道:“人各有所志,不好强求。”

  武空想起以前的程墨烂赌,以为无意揭了他的伤疤,没有接口。

  两人并辔徐行,小半个时辰才来到松竹馆巷口。远远的,听见个女子气急败坏道:“你个杀千刀的,如此断我财路,老娘跟你拼了。”

  然后是片嘈杂声。越近松竹馆,嘈杂声越清晰。

  进入松竹馆,满满当当的全是人。羽林卫的同僚,个个脸色沉重,或抱胸或倚柱而站。

  程墨奇怪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他在羽林卫时间也不短了,从没听说谁上勾栏妓/院闹事。大家是纨绔不假,可纨绔最爱面子,跑这种地方闹事,面子往哪搁?

  张清见两人来了,跑过来,道:“四哥,五哥,真是太没天理了,居然有人觊觎顾盼儿,要她作妾。”

  “要顾盼儿作妾?”武空讶异,道:“什么来头?皇亲国戚吗?”

  不是皇亲国戚谁敢这么强抢豪夺?

  张清啐了口,道:“哪是什么皇亲国戚,是个死胖子,把**灌醉了,按了手印,现在拿着书来要人呢。”

  程墨问:“买顾盼儿的书?”

  张清气愤愤道:“可不是。顾盼儿都要上吊了,**这会儿和死胖子拼命呢。”

  众同僚见程墨来了,让开条路。只见**坐在地上哭天抢地,个满脸横肉的胖子挺着足球大小的肚子,得意洋洋扬了扬手里的竹简,道:“今天要不把顾盼儿交出来,老子马上报官。”

  程墨问:“顾盼儿呢?”

  张清道:“在闺房呢。婢女说,她上吊两次了,扬言情愿死,也不愿嫁给这死胖子为妾。”

  **从地上爬起来向胖子撞去,胖子避开,她用力过猛,摔倒在地。

  程墨走过去,道:“妈妈息怒,有话好好说。你可拿过这位兄台的银子。”

  “没有,我钱都没拿。这个杀千刀的,是要我白送啊。”**脸上的粉被泪水冲涮成道道的印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  程墨朝胖子略抱拳,道:“兄台请了。这样闹可不是办法,兄台可愿把书交程某看看,若书是真,程某愿劝劝妈妈。”

  胖子三角眼斜睨程墨,他正要让人把顾盼儿绑走,突然冲进群人,为顾盼儿说话。眼前的美少年明显和这群人是伙的,他不会想为顾盼儿解围吧?

  程墨笑道:“程某请诸位兄弟来此玩乐,你们这样闹,大扫众兄弟的兴。不如由程某做个人,解决此事,我们也好尽兴。”

  我们到这种地方是为了寻开心,可不想看你们狗皮倒灶堆事。

  胖子见程墨等人身着禁军服饰,不欲惹事,才收敛了些。听说程墨同来狎/妓,不禁露出会心微笑,道:“给你看也无妨,难道你能颠倒黑白不成?”

  话是这样说,却不肯把竹简交给程墨,拿在手里,摊开了,让程墨过去看。

  程墨看,真是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。竹简上说,顾盼儿是他失散多年的表妹,如今寻到了她,**自愿把顾盼儿归还,分不取。

  以**的为人,就算顾盼儿的亲爹来了,也会狮子大开口,怎么可能分不取?这人分明是想强抢顾盼儿。

  “原来是令表妹。”程墨道:“与兄台长得可不像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