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88章 这是报复

第88章 这是报复

  “咳咳咳。 √. 1くW.”程墨被酒呛了,咳个不停。

  顾盼儿很自然地帮他轻拍后背,众同僚眼珠子掉了地。

  祝三哥悄声和旁边武空耳语:“我可听说了,盼儿姑娘年底梳拢。她这是看上五郎,要五郎做她的入幕之宾么?”

  张清凑过来道:“**怎么舍得让她梳拢?怕是炒作吧?”

  也不是没有花魁梳拢的先例,但顾盼儿这么天仙般的人物,怎么想,都不可能。

  祝三哥舔了舔嘴唇,色迷迷道:“这样个尢物……”

  想想就让人心跳加快,某个部位不受控制啊。

  对面,程墨总算咳完了,向顾盼儿道谢。

  顾盼儿红晕双颊,更增丽色,含情脉脉道:“郎君太客气了。”

  灯下看美人,更是动人。程墨暗呼吃不消,忙端起酒杯,道:“我敬众兄弟杯。”

  众人纷纷举杯喝应,饮了杯。

  这席酒直喝到三更鼓响,程墨率先起身,道:“我不胜酒力,先走了。”

  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,祝三哥已点了两个侍酒的妓子回房间胡天胡地啦。大多数人留下过夜,不留下的,都跟着起身。

  程墨提前结帐,走了。

  顾盼儿依依不舍送到门口,回到房间,把这几年的私房钱整理好,马上去找********安排好留宿的客人,回到房间,想起晚上的惊险,心有余悸。再来这么次,她非心脏病不可。

  “妈妈,我只有这些银两珠宝,再多就没有了。”顾盼儿把个翠绿色包袱放在**面前,道:“若程五郎不是恰好赶到,女儿就不能站在这儿了,妈妈连这些银两珠宝也不能得到。”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**惊惧。

  她费尽心血培养顾盼儿,这才几年,正是大赚的时候,哪里舍得顾盼儿就此离去?

  顾盼儿玉手翻,手上把寒光闪闪的剪刀。

  **惊得跤跌倒地上,惊惶地看着顾盼儿。

  程墨睡了两个时辰,匆匆梳洗了,进宫当差。

  今天有十几个同僚托人请假,刘淘甫大脾气,不准请假,派侍卫把请假的人从松竹馆拖出来,带到羽林卫,罚绕校场跑二十圈。

  这些人胡天胡帝半夜,这会儿身无寸褛睡得正香。刘淘甫的侍卫如狼似虎冲进来,拖起就走,塞进马车,赶到宫门口,用披风围,避开朝臣们,拉进宫去。到校场,解开披风,烈日下,光着身子,跑步。

  清早挣扎着起床,这会儿在各处宫门当差的人,都分批跑去看热闹。不用当差,被刘淘甫的侍卫惊醒,再无睡意的同僚,得到消息,也进宫看热闹。

  看十几人这么狼狈,众同僚乐灾乐祸。

  这些人个个羞愤欲死,都道:“都是张十二害的,他要不邀大人块儿去就没这事。大人这是存心报复。”

  程墨站在人群,和张清说话:“看见没有,都是你惹出来的。”

  刘淘甫从没对请假的人这么大动干戈。对这些勋贵子弟,他还是很宽容的。这次反常态,实在是太受刺激了。

  张清边兴灾乐祸,边后怕:“好在我昨晚跟五哥起走了,要不然……”

  要不然这会儿光滑滑绕校场跑圈的人里面,就多他个了。

  祝三哥跑近程墨,放慢脚步,道:“五郎快救我。”

  这些人里面,就数程墨诡计多端了。

  程墨低声道:“你要不怕被笑话,赶紧装晕。”

  “怕什么笑话?我现在就是最大的笑话。”祝三哥夜御二女,体力透肢,哪里迈得动步?何况大家光着,**部位暴露于烈日下,被同僚们指指点点,让人羞愤难言。

  话刚说完,“怦”的声,他两眼翻,直挺挺倒了下去。

  程墨翻翻白眼,你要装晕,也跑远些再装啊,刘淘甫又不是瞎子,哪看不到两人说话?

  张清配合地叫起来:“祝三哥晕过去啦。”

  来两个小内侍,把像大白猪样的祝三哥抬下去了。

  跑祝三哥旁边的人大奇:“这样也行?”有样学样,也晕了。

  很快,十几人都“晕”倒在地,被抬下去。

  刘淘甫瞪了程墨眼,喝道:“你小子闲得很啊,不想休沐是吧?”

  程墨笑道:“属下上茅厕,刚好路过这里,顺便看看,这就去当差。”溜烟跑了。

  同时间,顾盼儿收拾细软,和众姐妹告别,带了婢女春儿走出松竹馆。站在街边望望这个生活了近十年的地方,她笑了,可算从这里出来啦。

  春儿担忧地道:“姑娘,程五郎肯收留我们吗?”

  这样贸贸然去投奔,万被扫地出门呢?姑娘值钱的东西可都给**了。

  顾盼儿笑吟吟道:“他要不收留我们,我们就自力更生,做点小本生意过日子。”

  春儿更担忧了,姑娘这是脑袋让驴踢了吧,身上个铜板没有,哪有本钱做小本生意?他要不收留她们,晚上就得睡街上了。

  “走吧。”顾盼儿觉得空气自由而新鲜,辨明方向,朝安仁坊走去。

  主婢两人走得满身的汗,来到程府已近午。

  程墨进宫当差,她们自然见不到。狗子见顾盼儿美若天仙,忙端了水让她们喝,又让她们在门口坐,等程墨回来。

  门口坐个美人儿的消息很快传进去,下人们都跑出来看稀奇。到下午,婢女们也跑出来看。翠花看后啧啧称赞,三步并作两,当新鲜事讲给赵雨菲听。

  “来了个很美很美的姑娘?”赵雨菲警惕道:“你去问问,这位姑娘找阿郎做什么?”

  要说程墨在外胡来,她是不信的。

  翠花很快问清楚了:“说是无家可归,来投奔阿郎的。”

  赵雨菲满腹狐疑,特地细心打扮了,出来遇遇顾盼儿。

  顾盼儿三言两语之间,便从翠花这里摸透了程府的情况,知道府里有位女主人。

  她净身出松竹馆头上,头青丝只用根木簪绾住,不施脂粉,身着粗布衣衫。这时略微整理下衣衫,神情淡定而从容。

  绕过照壁,赵雨菲便被顾盼儿的容貌气质惊着了,世上怎么有这么美貌的少女?

  顾盼儿从容起身,含笑行礼:“奴顾氏见过赵姐姐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