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89章 想岔了

第89章 想岔了

  程墨下马,狗子飞奔过去:“阿郎,来了个好漂亮的姑娘。★.”

  那姑娘天仙似的,他都不敢喘大气,怕气息把她吹跑了。

  听他颠三倒四说了半天,程墨总算弄明白,顾盼儿来了。

  大步来到后院,厅堂里,赵雨菲和顾盼儿对坐说话呢。见他来了,两人都站起来。赵雨菲笑道:“盼儿妹妹找你。”

  顾盼儿行礼道:“奴无家可归,只能来投靠五郎君,求五郎君善心收留我主婢两人。”

  程墨苦笑道:“盼儿姑娘离开松竹馆,有什么打算?”

  不会只有两三面之缘便想跑他这里混吃混喝吧?

  这个,顾盼儿还真没想过。昨天被逼成那样,是她长到十六岁,有记忆以来最悲惨的天,又得程墨提醒,便想趁此机会脱离松竹馆。她跟春儿说做小本生意,也不过是说说而已。

  见她朱唇微张,程墨道:“盼儿姑娘识字、琴又弹得好,可以收几个女学生,束攸足够主婢两人度日了。”

  赵雨菲愕然看程墨,难道这位天仙般的姑娘不是他的红颜知已?亏她难过半天,还得强打精神应付。

  顾盼儿笑颜逐开,道: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?只是在哪里开馆,还请五郎君帮忙出出主意。”

  “这个容易。我有个小院,收拾收拾倒还能用,每月十钱租给你如何?”程墨道。

  每月十钱的房租,像征性收点而已。

  顾盼儿欢喜道谢,道:“这样,我就有安身之所了。”

  主婢两人可以安静过日子,比什么都强。所以说,自赎自身,来找程墨,是做对了。

  赵雨菲比程墨还热心,马上让翠花带人去收拾小院,被褥全换新的,再亲自送顾盼儿主婢过去,说了半天话,看天黑透了才回来。

  “都安置好了?”程墨坐在廊下,吹着凉风,喝着自制的清茶,若有深意看了赵雨菲眼,淡淡问。

  赵雨菲脸唰的红了,低声道:“我见她孤苦无依,想帮帮她。”

  程墨笑出了声,道:“我可什么都没说。”

  这声笑,笑得赵雨菲无所遁藏,心事都让他窥破了,不由老羞成怒,别过脸去。

  看她用苗条的背影对自己,程墨纵声大笑,长臂伸,把她拥进怀里。

  赵雨菲轻轻扭了扭腰,窝在他怀里不动了。

  “待伯母三年孝满,我们便成亲。”程墨在她耳边道。

  赵雨菲心里甜甜的,搂紧他的蜂腰,道:“她长那么美,你就不动心?”

  程墨作势打她****弹的小屁股,傲然道:“你当我是什么人了?”

  男人是视角动物不假,可也没到见美女就扑上去的地步,真是太小看他了。

  两人耳鬓厮磨半天,直到程墨肚子咕咕叫才分开,准备吃晚饭。

  刚端起碗,张清和武空来了。

  “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才吃饭?”张清说着,老实不客气坐到程墨旁边,让翠花拿碗筷,直接吃开了。

  接着,66续续的,来了好几个盛夏团的成员,都是上午没被罚跑的,来找程墨起去调/戏那些罚跑的兄弟。这么喜闻乐见的事,不乐呵乐呵怎么行呢。

  “你们去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程墨伸个懒腰,道:“昨晚就睡两个时辰,午又没有补睡,这会儿上下眼皮打架呢。”

  这种落井下石的事,他是从来不做的。

  其实武空也不想去,无奈被张清硬拉过来,见程墨明确表态,也跟着道:“我也睏了。”

  张清吃够了,放下碗筷,道:“别呀,四哥五哥不去,就没乐子了。我都想好了,得好好取笑祝三哥番。”

  “你小子敢取笑我?”祝三哥脸黑如锅底,迈步进来,道:“五郎,你家门子忒不是东西,赶紧换了。”

  却是狗子死活不让他进来,直到他取出羽林卫的腰牌才放行,把他气坏了。

  屋子人都笑了,张清笑得尤其大声,道:“祝三哥怎么来了?你不是晕了么,兄弟们刚要去探望你。”

  “哈哈哈。”众人大笑不已。

  有人眼睛还瞄向他某个部位,道:“本钱挺厚的呀,难怪夜御二女。”

  “去你们的。”祝三哥在程墨另边坐下,道:“亏你们还有心情取笑我,顾盼儿不见了。”

  “嗯?!”张清等人不解。

  祝三哥哭丧着脸道:“我想,顾盼儿遇上昨天那种事,总得伤心几天,这个时候她需要我的安慰。可是到松竹馆,才知顾盼儿不在,头牌已换了人。”

  做为四大妓/院之,松竹馆自然不会只培养个顾盼儿,不过是顾盼儿长相气质最为出色。她走的又是清冷路线,配合她的气质,刚挂牌,便炮而红,名满京城,别人都被比下去了。

  “京城这么大,茫茫人海,上哪找她去?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。”祝三哥喃喃道。

  顾盼儿不见是大事,校场跑二十圈算什么。他这是锥心之痛。锥心之痛,他们懂吗?就会取笑他。

  程墨摸摸鼻子,只当没听见祝三哥的话。

  赵雨菲不了解情况,看祝三哥这么痛苦,讶然道:“盼儿姑娘不是在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程墨个眼神过去,她忙捂住嘴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祝三哥像溺水的人捞到浮木,追着赵雨菲问:“你知道盼儿姑娘在哪儿?”

  盛夏团成员都惊了,个个斗鸡眼看程墨,张清语调夸张道:“五哥,不会是你为顾盼儿赎身吧?她在哪儿,赶快请出来相见。”

  程墨道:“说什么呢,我哪有银子为她赎身?”

  不,这不是银子的问题,而是他基本不会做这种事。

  祝三哥急了,道:“这么说,你也对她有觊觎之心?我们是兄弟,你要有意于她,我把她让给你就是。”

  张清道:“祝三哥,不是你相让,而是人家对你没兴趣吧?”

  要不然,为什么不找你赎身?

  祝三哥瞪眼道:“用不用说得这么直白啊?不说实话会死吗你!”

  看他真急红了眼,程墨只好把顾盼儿自赎自身的事说了,道:“她想开间女子学堂,你们族有人要学弹琴,不妨帮她介绍。”

  话没说完,祝三哥大步冲了出去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