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90章 烦人

第90章 烦人

  在祝三哥的热心帮助下,不到半天,起名锦瑟的女学堂便招了六个女学员。く.く★1★ W .★顾盼儿坚持再多教不过来,其余的都婉辞了。

  挑了开学的日子,顾盼儿特地来请程墨过去参礼,接着道:“能不能麻烦五郎跟祝三郎说声,我这里是女学堂,男子不方便过来。”

  程墨问才知道祝三哥天天往小院跑,不用进宫当差大早过来,进宫当差了,交了差使过来,来就赖着不走。有时候坐到半夜三更,顾盼儿又拉不下脸赶他,实在痛苦难言。

  “这个祝三,真是的。”程墨答应了:“我说说他。”

  顾盼儿再三道谢。赵雨菲看她被祝三哥骚/扰,心里过意不去,特意留她吃饭:“新来的厨子做手好菜,你来了,先别回去,尝了再走。”

  顾盼儿笑道:“好。”

  她在松竹馆时对任何客人都冷冰冰的,满京城都说顾盼儿孤傲,程墨没见她之前就听说她孤傲之名。没想到从良后,却变了个人,不仅不孤傲,还挺好说话,和程墨赵雨菲说话时,总是未语先笑。

  赵雨菲还不觉得怎么样,程墨却很不习惯。

  “你喜欢吃什么,让厨子做去。”赵雨菲拉她到边说话。

  顾盼儿没客气,点了几个菜。吃饭时,翠花端菜上桌,不仅有这几个菜,还色香味俱全。顾盼儿慢慢吃着,露出怀念的神色,道:“姐姐请的是哪里的厨子?真好吃。”

  程墨失笑,道:“你和春儿都不会做饭吧?嗯,准你每个月交伙食费,到点过来蹭饭。我们日三餐,你不吃亏。”

  她向不食人间烟火,要是会做饭才怪呢。春儿是贴身丫鬟,管着她的衣裳饰妆奁,怎么可能近厨房?也不知两人这几天怎么过的。

  赵雨菲白了程墨眼,对顾盼儿道:“你别听他的,你能吃得多少?只管在这里吃就是。”

  顾盼儿道:“姐姐为我好,却哪里知道五郎片苦心?这样,我交个学生的束攸做伙食费,以后每天过来蹭饭。可好?”

  她教的是勋贵人家的女子,每人每月的束攸十两。锦瑟女学堂,是贵族学校呢。

  “不用不用。”赵雨菲道:“交十钱好了。”

  程墨笑道:“我还指望你管家,能帮我省钱呢,合着我是怎么赚都填不满你亏的窟窿啊。盼儿现在可是小富婆,哪能让她省?最少吊钱,真的不能再少了。”

  顾盼儿眉眼弯弯答应了。

  赵雨菲不肯,道:“你个男子,跟盼儿计较什么?”

  两个人吃饭,哪餐不吃剩大堆菜?不过多个人多双筷,何必这样计较。

  程墨正色道:“盼儿要自立门户,就得这样。”

  “是呀是呀。”顾盼儿笑眯眯道:“五郎是为我好嘛。”

  赵雨菲看看程墨,看看顾盼儿,气道:“合着我成了坏人?”

  顾盼儿看她不高兴,忙放下碗筷揽住她香肩,小心哄道:“知道姐姐最疼我了,哪里舍得我受苦?不过我只交十钱,外面的人要说闲话的。”

  这几天,邻居们暗议论,说她是程墨的禁脔呢。春儿为此和个妇人大吵架,议论才少了些。

  这两人,个愿打,个愿挨,赵雨菲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 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,自此,顾盼儿下课后,到程府吃饭。她天资国色,路走来,婀娜多姿,是道会移动的风景。不过天,沿途经过的地方便聚集很多男人,做着各种各样的丑态,想千奇百怪的办法,和她搭讪。

  男人们的婆娘看她的眼神,像刀子,嗖嗖的。

  程墨婉转向祝三哥表达了顾盼儿的意思,祝三哥瞪圆眼睛,道:“五郎,不会是你自己垂涎她的美色,想把她收房吧?咱们是兄弟,没得说的,你要是看上她,句话的事儿,哥哥把她让给你。”

  这还说不清了。程墨正色道:“你为她着想没有?你天天往她那里跑,邻居们的唾沫星子能淹没了她。她要是名声坏了,谁还肯把女儿送到她那里学琴?”

  祝三哥摸了摸脑袋,想了半天,道:“哪用得着这么麻烦,只要她肯嫁我,保准她吃香的喝辣的,穿金戴银,呼奴唤婢。”

  程墨懒理这个糙人,白他眼,转身走了。

  很快到了开学的日子。六名名门闺秀好大的排场,侍卫婢女车马把小院巷道堵得严严实实,程墨差点走不过去。好不容易挤过去了,进门,便瞧见祝三哥挺胸凸肚站在小院里,副守护天使的模样。

  顾盼儿和个十二三岁的少女说话,见他来了,忙吩咐仪式开始。

  六个少女起行了拜师礼,顾盼儿受了礼。

  她白衣飘飘,清丽难言,看得祝三哥狼性大,和程墨嘀咕:“要能娶到她,就是立刻死了,我也愿意。”

  程墨白他眼,道:“不要做梦了。”

  顾盼儿有多烦他,难道他不知道?

  祝三哥拍胸脯:“要么她不嫁人,要么她嫁你,要么她归我,再没有别的了。”

  他的豪言壮语换来程墨个白眼。

  顾盼儿走过来,含笑对程墨道:“五郎请这边用点心。”

  观完礼,人家要上课,就该走了。程墨道:“我还有事,这就告辞。”

  拉祝三哥就走。出了院门,祝三哥挣开程墨,往小院跑。春儿见他来了,马上把院门关上。

  “这丫头!”祝三哥狠道:“哪天把她家姑娘收了房,我非卖了她不可。”

  程黑鄙视:“得了吧你。”把他拉走了。

  黄昏时,顾盼儿过来吃晚饭,先向程墨道谢:“多亏五郎,要不然祝三郎还不知要赖到什么时候呢。”

  他要呆着也行,总是色迷迷看她算怎么回事?在松竹馆日久,这种眼神儿见得多了,她看就心烦。

  程墨道:“我劝不动他,还是你自己跟他说清楚吧。”

  这种事,外人到底帮不上忙。

  顾盼儿叹道:“我跟他直接说了,嫁谁也不会嫁给他,可他还是这样。”

  如果不是祝三哥硬往锦瑟塞人,她真不想收他介绍来的学生。哪怕收的人少些,能够清淡过日子就可以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4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