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91章 自由

第91章 自由

  吃过午饭,程墨回书房看书,赵雨菲和顾盼儿手拉手回房间说话。√★.√ 1★ W√. ★顾盼儿人长得美,从小学的是取悦人的技巧,只要肯放下架子,自然予人如沐春风之感。和赵雨菲认识只两三天,两人已像多年好友,无话不说。

  不知不觉到半下午,程墨伸个懒腰,准备写字,门被推开,顾盼儿道:“五郎,快尝尝我跟雨菲姐学做的点心。”

  这么个天仙似的人儿,洗手下厨做点心,是多么美的幅画?程墨含笑道:“你怎么下厨了?”

  说话间,两个少女前后绕过屏风进来,人端壶茶,人端两样点心。

  “原来做点心比弹琴还难。”顾盼儿巧笑嫣然把托盘上的点心放在书桌上,很自然地拿了块,递给程墨。

  点心是用模子印的梅兰菊竹形状,很是精巧。程墨吃了口,有点甜。

  三人围坐喝茶吃点心,顾盼儿叹道:“我以前从没想到会过得这样惬意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真好。”

  人就该这样活,而不是为那些面目可憎的男人而强颜欢笑。

  程墨打趣道:“天啊,你以前过的是名门淑女般的日子,锦衣玉食不说,想甩谁脸子甩谁脸子。这样的日子还不好,什么日子才算好?”

  顾盼儿吃吃的笑,道:“可不是。像祝三郎这样的人,我说不见,妈妈就帮我拦下,不管他出多少银子都不行。哪像现在这样,不想见,还推不开。”

  程墨道:“对嘛。多少王公大臣,都得看你脸色。”

  “可是我不开心。”顾盼儿收了笑,认真看着程墨道:“就像养在笼里的鸟儿,笼子再漂亮,鸟儿再金贵,也还是鸟儿。”

  在这里,自由自在,是多少绫罗绸缎也买不到的。

  程墨看她自内心地笑,也笑了。

  三人围坐喝茶吃点心,偶尔说上两句,静谧而安宁。

  顾盼儿每天上半天课,下午便直呆在这里,直到刘病已放学回来,四人起吃饭。

  饭后,程墨检查刘病已的功课,也就是听他背诵今天读的书。顾盼儿看程墨脸严肃,颇有种长兄如父的感觉,不知为什么,眼眶湿了。她赶忙别过脸去,悄悄擦了眼睛,道:“五郎待病已真好。”

  要是她也有这么个兄长该有多好啊。

  心刚转过这样的念头,赵雨菲温柔地握住她的手,道:“如果你愿意,五郎便是你的兄长。”

  他会像对待刘病已样待你。

  顾盼儿轻声道:“不。”

  赵雨菲不解,为什么不呢?

  检查完刘病已的功课,程墨道:“小七说你每天放学后总是支开他,你有什么事不能让他知道?”

  小七是刘病已的小厮,每天为他背书包,跟随他上学。可每到放学,刘病已便用各种借口让他先回家。他觉得不对劲,思来想去,只好禀报主人。

  刘病已没想到程墨这么直接,红着脸低下头。

  程墨道:“不能说?那就不说。但是小七跟了你,就是你的人了,你这样避着他,他会很担心。要么,你让他忠于你;要么,你重新挑个小厮。”

  既然进这个家,就是这个家的人,别搞得自己像个外人。

  程墨的弦外之音刘病已听懂了。他有些委屈地道:“大哥,我没把自己当外人,只是……”

  只是他不知道程墨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。他生性谨慎,不确定的事,自然能避则避。

  程墨道:“不想说就不说。”

  他这样说,刘病已反而急了,以为程墨不相信他,道:“雨菲姐和盼儿姐在这儿,不方便说。”

  顾盼儿忙道:“我也该回去了。”

  赵雨菲借口送她,也走了。

  厅只剩两人,程墨看着刘病已不说话。

  刘病已纠结半天,直到被程墨看得心慌,才咬牙把和许平君青梅竹马的事说了。

  “这是好事啊,有什么好避着人的?”程墨讶然道:“等你学业有成,我便为你们举行婚礼。”

  刘病已苦笑道:“小君她,只是介平民百姓。”

  他担心程墨嫌弃许平君的出身。

  程墨奇道:“平民又怎么啦?你雨菲姐不也是平民么?”

  “那怎么样?”刘病已想,雨菲姐是你喜欢的女子,小君和你却素未谋面,怎么能样呢?

  这么奇葩的想法,程墨哪里知道?好在他没有追问,道:“让她有空过来玩吧。以后别避着小七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刘病已羞愧地点头。其实这件事他早就想告诉程墨啦,只是担心程墨反对。他是没落皇孙,谁见了他不绕着走?难得有女子喜欢他,他真的不想再起波折。

  出了厅堂,刘病已越想越兴奋,大哥同意了,也就是过了明路了。他很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许平君,于是悄悄出门。

  许平君听说程墨同意他们交往,还说要为他们举行婚礼,很是欢喜。两人商量了,起过来。

  百姓们没什么娱乐,同个坊,晚上串门很常见。程墨在书房练字,得知刘病已带许平君来了,搁下笔出来见他们。

  “多谢大哥对病已的照顾。”许平君诚心诚意向程墨道谢,道:“常听他说起您,只是不知如何报答您。”

  两人见面,刘病已常长吁短叹,说承受程墨这么大的恩情,不知怎么报答。

  程墨笑道:“说报答就太见外了。”

  前世,他成立基金会,在家乡捐助大学,只是大学还没有建成,便穿到这里。现在只不过帮助个贫苦少年,算得什么。

  许平君再次行礼,叫了声:“大哥!”道:“病已自幼孤苦,是大哥给他个家……”

  程墨打断她,道:“他还有你,怎么能说自幼孤苦?”

  许平君衣服洗得白,衣角处打两个补丁,补丁处绣了花,要是不细看,还真看不出缝补过。她说话温声细语,举止自然不做作。这样的女子,相处起来很舒服,难怪刘病已会把心交给她。

  刘病已道:“我再读两年书,然后去宜安居帮忙,帮着大哥把生意做遍全国。”

  这是他能想出的,报答程墨的唯办法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4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