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92章 决绝

第92章 决绝

  天空碧蓝碧蓝的没有丝白云,太阳**辣挂在头顶。√ .く 1く√W.

  程墨抹了把脸上的汗,叹了口气。天气这么热,身上这身衣服又重又厚,体质稍差的,怕是会热晕吧?

  祝三哥鬼鬼祟祟贴墙根过来,往程墨身边站,道:“看什么呢?”

  程墨回头看,是他,道:“这么热的天,你不用当差,进宫干什么?”

  在家里呆着多好,有冰盆降温,又有婢女摇扇,何苦穿这身甲胄顶着热日跑过来?

  祝三哥道:“我去你家找你,得知你进宫,便过来了。我想请你做媒,求纳顾盼儿。除了婚书我给不了之外,三媒六聘应俱全。”

  程墨像看怪物样看他,道:“没烧吧你?”

  祝三哥恨道:“没有。盼儿不理我,不就是嫌弃我有家室吗?我已经禀明父母,纳她为妾。虽是纳妾,切礼仪跟娶妻无异。这样,她总该满意了吧?”

  天天去小院,天天吃闭门羹,天天看春儿脸色,他真受不了了。

  程墨从袖里抽出帕子拭汗,道:“你们的事别来烦我。”

  真是受够了,个让他做媒,个托他传话,这两人到底想怎么样?

  祝三哥哭丧着脸道:“难道要我休妻另娶她才肯下嫁?我老婆娘家太强悍了,我爹娘肯定不答应。”

  只要能把顾盼儿娶到手,要他做什么他都愿意,可休妻这么大的事,总得父母点头吧?顾盼儿这是考验他吗?

  “千万别休妻。你要休妻了,盼儿也不会嫁给你。”程墨真心道:“别竹篮打水场空。”

  “啊?!”祝三哥直眨巴眼,这是怎么说。

  程墨拍拍他的肩头,道:“真心听我句劝,放弃顾盼儿吧,她真的很烦你。”

  他在顾盼儿那里,是最讨厌那拨人里最讨厌的个人,要是他脑门热休妻了,再死缠烂打要顾盼儿对他负责,那得多坑?

  祝三哥呆了半晌,道:“她亲口说的?”

  程墨点头。醒醒吧,兄弟。

  祝三哥二话不说,转头就走。气儿来到小院,让侍卫强行破门,不管顾盼儿在上课,闯到教室,直问到顾盼儿脸上去:“你真的不肯嫁我?”

  顾盼儿微愠,放下琴站起来,当着学生的面,字顿道:“是,如果让我嫁给你,我情愿死。”

  从婉转到直接,她已经拒绝祝三哥太多次了,可这个人还是死缠不休。什么时候他才肯死心,让她耳根子清净?

  祝三哥双眼赤红,恨恨看着顾盼儿。

  顾盼儿半点不怵,也恨恨看过去。

  女学生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很担心这两人会不会打起来。

  春儿惊呼:“祝三郎君,你想干什么?”

  这个粗人,不会动手打她家姑娘吧?姑娘那么单薄的身子,哪捱得了他拳?真是太可怕了,她要去程府找人支援,又放心不下姑娘,这可怎么办?

  就在春儿快急哭时,祝三哥恨恨转身,大步离去。

  小院柴门传出声巨响,不知碎了没有。

  顾盼儿心快提到嗓子眼了,口气松下来,扶着琴架才站住。

  春儿哭着抢上扶住,只是叫:“姑娘!”

  祝三哥的样子好可怕,她吓坏了,抖成团,整个人的重量全压在顾盼儿身上。

  顾盼儿长长吸了口气,扶住她,道:“没事儿的,你先下去。”又强自镇定,对女学生们道:“继续上课。”

  女学生们都露出钦佩的神色。刚才教室里气氛紧张,她们都吓坏了,换作是她们面对祝三哥,只怕早就吓哭了,哪能这样淡定继续上课?

  顾盼儿撑着口气,把课上完,给学生们纠正指法,看她们练习几遍,等她们把指法记住,时间也差不多了,才宣布下课。

  女学生们行礼离去,小院里只有主婢两人,顾盼儿才浑身乏力,跤坐倒。

  春儿再次痛哭失声,道:“姑娘,要是他蓄意报复,怎么办?我们还是搬去程府吧?”

  顾盼儿摇了摇头,她何曾不想搬去程府居住。可是程墨把小院租给她,分明是看出她的心事,婉拒了她。

  春儿能做为花魁的贴身婢女,自然是极机灵的,哭道:“以前姑娘没有危险,只是没有地方住。现在姑娘个人住在这儿,常受人欺负。五郎君不能见死不救啊。”

  顾盼儿坚定地摇了摇头。她在松竹馆予人冷冷清清的感觉,给人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,并不是没有缘由。她骨子里极清高,因而,沦落风尘,内心比同为清倌人的姐妹们痛苦多了。这也是她毅然决然借胖子讹诈的机会自赎自身,脱离松竹馆的原因。

  看出程墨不让她住在程府,她哪会开口?

  春儿求了半天,她只是不肯,道:“打水侍候我洗脸换衣服,我们去程府吃饭。”

  好在每天三次去程府用餐,总算没断了联系。慢慢来,她点都不急。

  刚才受了惊吓,脸色很难看,只好重新敷粉上胭脂。

  到程府时,顾盼儿神色自若和赵雨菲说笑,点看不出受了惊吓。

  黄昏时,程墨回府,两女起出门迎他,赵雨菲笑道:“盼儿手真巧,已经会和面了。”

  上次只是把和好的面用点心模子印出来,这次学会和面了,再练习几次,这款甜点她就会做了。

  程墨细看顾盼儿,没从她脸上看出异样,只好微笑道:“看不出来,盼儿倒有做点心的天分。”

  他很好奇,这么个天仙似的人儿在厨房里忙活是什么样子。

  “是呢,我也没想到。”赵雨菲像天下所有遇到聪明学生的老师,笑得很开心,道:“点就会,点就透,学得可真快。”

  顾盼儿含笑逊谢道:“哪有雨菲姐说的那么夸张?雨菲姐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五郎快进屋,尝尝我的手艺。哦,饴糖是雨菲姐放的呢。”

  放多少饴糖很重要呢。程墨笑看赵雨菲眼,道:“好。”

  当先进屋,在厅坐了,顾盼儿亲手去厨房端了点心和茶进来。

  这个时代只有富贵人家喝加各种配料,如肉沫之类的茶,叫茶饮。贫苦人家却是不会喝茶。这种茶程墨喝不惯,经济条件好了后,便自制清茶喝,也就是现代的喝茶法。

  赵雨菲知道他的口味,学着做,顾盼儿来后,下子就学会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2140049.html